443.第443章 无法靠近3

    易北战才念到第十种小动物,就见钟小情小脸煞白,从一棵树下走了出来。

    “我是说,假如遇到了就不好了,这周围是做过处理的,帐篷四周洒了药粉,蛇和虫子是不会靠近的,所以,你呆在营地范围内,安全可以保证。”

    易北战见她出来了,也不纠缠,浅笑着解释。

    钟小情给了他一记极度没有好气的冷眼,“你闭嘴,我不想和你说话。”

    “要去看萤火虫吗?”他走过去,抓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指冰冷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

    钟小情用力的把手抽了回去,“我累了,要休息了。”

    她不想再和他相处下去了,一秒钟都不想。

    如果实在没办法立即离开,至少她会表现出十足冷漠的态度来,从此刻开始,她不要给他一点点希望。

    等到易北战的耐心耗尽,大概这场无聊的绑架之旅就可以结束了吧。

    她越是给他好脸色,他反而会以为她同样是在半推半就呢。

    钟小情拉开了帐篷,钻了进去。

    “小情,我升起一堆篝火,你出来烤火,好不好??”

    “不要。”

    “萤火虫呢?你真的不想看吗?等会这附近也会有喔,不用走太远。”

    “不要!”

    “小情,你生气了吗?”

    “没有!”

    “我不懂,你为什么会生气呢?我又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改!”

    “算了!”

    这对话,即使是耐心再好的人,都没办法继续下去吧。

    更别提易北战从来就不是个委屈自己去体贴别人的个性。

    心里有点不高兴,冷眼用力的瞪着帐篷。

    帐篷内的女孩子不发出一点声音,冷冷的态度,完全不给他一点点靠近的希望。

    “小情,这些年,你都是怎么度过的呢?”

    易北战坐在帐篷之外,身体微微向后倾,隔着帐篷,他没有障碍的贴近了她。

    钟小情的眼睛张的大大的,这种问题,她当然没有一点点想回答的冲动,大脑却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问题去运转起来。

    这些年,她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呢??仔细回想,竟然有些想不起来了。

    忙碌、忙碌、忙碌……

    一开始还是星耀在给她加工作量,后来变成了她去主动索取工作。

    甚至一度,她连照看豆豆的时间都没有,每一天都在高负荷的状态之下运转,即使身体频频的示警,出现了很严重的疲劳过度的反应,她仍是停不下来。

    因为只要一停下来,她就会很没有骨气的想他,易北战的面孔深刻的烙印在灵魂深处,总不受控制的出来,扰乱她平静的心。

    一想到两个人以后不会再见面了,不会再有任何牵扯了,她好心痛好心痛。

    像她这样的女孩,曾有过那般可怕的遭遇,重新能够拥有爱的能力,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偏偏,所爱之人,不切实际,最终仍逃不过一场心碎一场空。

    现在她已然放下了,就算面对面的与他对视,她依然可以心如止水,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来问她,那些年是怎么度过的,她不想答,不想答!

    “小情,孩子……我们的孩子……他还好吗?”易北战攥住了拳头。

    永远回避孩子的话题,显然是不可能。

    他知道,或许一提起那个孩子,钟小情会立即跟他翻脸的。

    可是,能真的当孩子不存在吗?不可能的吧。

    “那不是我们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钟小情音色冷冽,不客气的纠正。

    “他好吗?”易北战问。

    “很好。”钟小情口舌发苦。

    她不想回答与豆豆有关的任何问题,不想让易北战与她的儿子有一点点牵扯。

    没有易北战在,她和孩子不是仍然好好的吗?

    曾以为找到了一个能够庇护她的温暖港湾,谁会想到,后来的大风大浪全都是他带给她的。

    如今,她学乖了!

    “你带着孩子,吃了很多苦吧?”易北战声音变的很重。

    “我是薇薇安*索门,就算我想吃苦,也不太容易啊。”钟小情傲然回答。

    她从来不是怨妇,也没兴趣做怨妇。

    离开易北战,她一样能够好好的活,漂漂亮亮、潇潇洒洒,怎么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好,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心脏受了重伤已经够悲催的了,再把自我都失去了,怎么得了。

    两个人的人的对话,全不在一个频率上,但这并不妨碍交流。

    易北战没有假惺惺的说些宽慰她的话,这让钟小情多少舒服了些。

    “以后如果有机会,能让我见见孩子吗?”易北战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渴望。

    钟小情一怔。

    足足三分钟,她一言不发。

    “小情,我只是想要见见孩子而已,我想看看那个我们一起‘造’出来的小人,会是个什么模样。”易北战抬眸看着天空,神情很是空洞,“我怎么都没办法想象出他的模样来,越是这样,我越想知道,那个孩子,我们的孩子,他是怎样的呢?”

    “那个孩子,是你不要的。”钟小情冷酷的提醒。

    “我没有不要他。”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若是时光倒流,他有机会重新做出选择,他不会再一意孤行的用孩子去换取什么。

    可是现在,说这些全都晚了。

    钟小情不会相信他话中的诚意,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那些话语之中藏了几分真心。

    “易北战,我们能不聊这个话题吗?”很怕一个忍耐不住,火大的冲出去和他厮打在一起啊。

    他真的住了口。

    两个人之间,又一次现出死寂的沉默来。

    不靠近时,还没有发现,隔在两个人之间的那道伤,竟然如此的深,几年过去,伤口发脓、溃烂,伤处坏死,她痛,他也痛,可是彼此都没办法去治愈对方心上的伤,只能眼睁睁的瞧着渐离渐远,最后居然连呆在一起的变成了奢侈。

    ——————————

    夜深的时候,树林里再次刮起了风,钟小情睡在帐篷内,都能感觉到夜里独有的那股寒意。

    易北战就睡在外边的睡袋里,这一夜可以想象有多难熬。

    她没办法像昨晚那样,坦然的睡去,完全不理会他了。

    翻来覆去了一会,她想要喝水,便爬出了帐篷。

    ——————

    PS:天气真冷,注意保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