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385章 痴爱成伤1【投月票咯】

    “顾恩华手上的公司名单全查清楚了吗?汇总到阿九那里,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全部毁掉,不计代价!”

    阿九:……

    “喂,警局?李局长吗?我是易北战!嗯,我妻子的事,你看着办吧。”

    “没错,我的妻子就是钟小情,我易北战的夫人,你给我搅到强~奸案里去?还说我的夫人要用身体去换利益??想想她是什么身份,想清楚了再去跟你手下的人谈谈话吧。”

    “不,你不用跟我解释,我没兴趣听,这件事处理不妥当,李局长,你要负全责。”

    说完,干脆利落的把电话挂上,无视对方喋喋不休的话。

    阿九:!!!

    一口气打了十几个电话,每个接电话的人,全都心惊胆战,被易北战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搅的心神不宁。

    阿九坐在一旁,擦汗的动作就没听过。

    天啊,易北战怒了,这次是真的怒了。

    从没见他这个样子做事过,太骇人了些,要把顾恩华连根拔起的节奏。

    可是他不敢劝、不敢说,只是一种很被动的盲从状态。

    这才是龙帝集团总高统御者该有的姿态,太久没见到,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了。

    阿九回过神来视,发现易北战的目光已落在了他的身上,不由的正了正身子,等他开口。

    “你亲自去接手处理,不必跟那些人客气,谁打我老婆的脸,你给我重重的、双倍打回去,任何问题,我来承担。”易北战火大的命令。

    阿九心下一惊,“你是要我带人去海扁顾恩华一顿吗?对了,你怎么知道顾恩华扇夫人耳光的事儿?我好像没提起吧。”

    空气再次诡异的停顿下来。

    阿九瞧见坐在自己正对面的易北战,冰冷的表情一分一分碎裂,眼神骇人的命令。

    他的拳,猛然间砸过来,准确的击中了阿九的小腹。

    耳边,全是他可怕的怒吼声,“易小九,这种事你敢瞒着我。”

    阿九捂着疼的不行不行了的肚子,委屈的叹息,“原来你说的打脸不是扇耳光的意思啊,天,我理解错了。”

    就是知道告诉了他,会发生这种结果,才想着先不说,等到易北战和钟小情见面的时候,自己去发现就好了。

    谁知,一时走了醉,把易北战让他去替钟小情撑腰、找场面的命令,单纯的理解成了去揍顾恩华一顿。

    好嘛,这一拳,挨得结结实实,倒是不算冤枉。

    苦啊!真苦啊!

    “说,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易北战咬牙切齿的冷哼声在宽敞的车厢内飘荡。

    正前方的司机很惜命,默默的按下按键,把驾驶室和后边乘坐区的隔音玻璃放了下来,不敢多听多看,免的被连累。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就只有这个细节没说。”阿九连连摆手,生怕再挨上一拳,痛痛快快的就把钟小情挨打的事儿全都给说了。

    为了转移仇恨值,阿九把细节描述的非常清楚。

    为了将功折罪,阿九还把从警局里拿到的一切照片交给易北战看,这是当时留存证据时照下来的,用的是高清照相机,有局部特写,有远景,每一张都很清楚,照片内的钟小情眼神漠然,被人拍照时,眼里的光冷冷的。

    易北战看到了,心里蓦然一紧。

    “我特么才出国不到三天。”他把照片摔在了椅子上,愤怒咆哮,“她被打成这样还在反抗,还敢说她是故意为了利益送****去找顾恩华的?你们的脑子呢?全都被狗吃了吗?一丁点自主分析能力都没有?”

    “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些可不是我的判断,那是从警局里取出的笔录内记载着的,易,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无辜的,你就别打我了呗。”

    阿九点头,挨了一拳的他把这笔账全算到了罪魁祸首头上,找到机会,那是一定要勤奋的补刀的,“顾恩华大概也派人盯着呢,八成是知道你有事不在帝都,所以才敢朝着夫人下手,他的动作太快了,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夫人才吃了亏,不过这个亏不是白吃,会让顾恩华付出代价!”

    阿九拍着胸脯保证。

    复尔想起了易北战刚刚那些布置,知道自己这话说的稍稍晚了些,易北战显然已经有了安排。

    “送我去钟家。”易北战冷冷道,拿起了照片,重新放在眼前,一遍一遍的看,看完一遍重新再翻。

    阿九在一旁心惊胆寒的陪着,这一刻,他只是无限淡化自己的存在感,最好是让易北战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

    太吓人了!

    —————————————

    钟家门前栽种的花树,被那持续了一天一夜的大暴雨砸的七零八落,通向房间的主路上全都是零碎的花瓣,铺面一地。

    钟小情趴在桌边,慢慢的在纸上写着什么,她的字非常漂亮,女孩子里少见的刚劲有力,夜家的家风比较传统,她的字从小就有名师指导,长大后还临过一段时间的王羲之,每一横每一竖,全都有着独特的风骨。

    一本护照,一些现金,还有些再国外同行的银行卡。

    反正最贵重的就只是她自己,其他行李带不带也没所谓,她需要时再准备就是了。

    写好了一封信,钟小情认认真真的折好,放在信封里,封上后,再习惯性的用带有特殊印记的火漆封存好。

    桌上已有好几封写好的信了。

    她给钟锐豪、钟思聪和王锦霆都分别留了信息,等她离开后,这些信自然会通过各种渠道送到他们的手上。

    只有最后一封,不太好写,又不能不写。

    为了不引起易北战的怀疑,她得认认真真写一封绝情的分手信。

    只是这信,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用刀子生生刻进肉里的感觉似的,下笔艰难。

    她写了几次,都没办法组织好语句。

    到最后把其他人的信都写完了,易北战的那一封仍然只有一个礼貌性的开头而已。

    钟小情继续酝酿着感觉。

    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她被打断,有些无奈的放下了笔,心里猜测着来的人是警察、是送快餐的人,又或者是一直找寻各种机会****来嘘寒问暖的王锦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