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第368章 亲情爱情4

    这是打算要捏死她吗?

    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在这个强势霸道的男人施展的暴力面前,她发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助。

    哪怕使出浑身的力气去反抗他,可无法喘息的感觉,仍是迅速的虏获了她。

    钟小情的眼前开始发黑了,耳朵里轰轰作响,易北战的指责,她听的不很清楚,好难过好难过,她好像是真的要比易南争更早的死去了。

    如此,也好。

    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

    重生的这段日子,每天都是上苍额外的恩赐。

    真有趣啊。

    上辈子,她死在了自己的丈夫手上。

    这辈子,她仍是死在了自己的丈夫手上。

    不同的男人,相同的冷酷。

    钟小情的意识渐渐迷离,她又一次看到了人在死亡时才能够看见到的那一抹柔和的浅光,很温暖很舒服,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等待着将她吞噬。

    就在钟小情已然不抱有能逃生的希望时,她的脖子上的力道猛然的一松,身体随之摔落在地。

    钟小情不停的使劲咳嗽,这一刻,她没办法思考任何事,只凭借着本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如果南争有事,我要你赔命。”

    头顶,传来易北战凉薄渗人的警告声。

    他没有再看她一样,怒冲冲的推开了急救室的门,直冲了进去。

    钟小情忽然笑了起来,是的,在如此难堪的时刻,她不想哭的,只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笑。

    易北战,你好,你很好。

    你是个好兄长,为了你的亲人,你算是做到了极致。

    什么‘我爱你’,从一开始便是骗人的,专骗像她这种傻女人上当的勾当。

    可笑如她,竟然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相信也就罢了,居然还不长心的给出了回应,爱上了他,然后再狠狠的被他伤到了体无完肤。

    可为什么不想哭呢,一滴眼泪都没有。

    她笑的明媚灿烂,抬起头来,看着完全呆掉的保镖,“你现在还是坚持要留住我,然后把我交给你的易先生吗?”

    “夫人,我……我……”保镖懵了。

    想要去扶起钟小情,可她压根不肯答应。

    一个人,靠着自己的力量,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

    “我要走了。”钟小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好乱掉的发,凌乱的衣,转眼间已是优雅如故,“你要拦我?”

    保镖想点头,可他却是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天,钟小情的笑容好甜好可爱,透着一股幽冷的味道,看着看着,怎么觉的那么吓人呢。

    “谢谢。”钟小情快步的走向电梯。

    进去之后,使劲的按下行键。

    按啊按啊,好不容易,电梯门以一种令人恼火的速度缓缓阖上了,钟小情的精气神儿也迅速跟着一起垮掉了。

    “易北战,你混蛋,你混蛋……”钟小情用一种很小很小的声音细细的念着。

    声音小到了只有她自己能够听的清楚,可这已经很足够了,不是吗?

    她不需要昭告全世界,她只要牢牢的记住今天而已。

    易北战,你的亲人你想办法去救,你想拿我的孩子去做那种可怕的事,哪怕拼了这条命,绝不会让你得逞。

    钟小情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子跑出医院的了,头顶酝酿了一整天的阴沉云层终于绷不住,大雨哗哗的落了下来。

    她很快被淋湿,单薄的衣服贴在身子上,冷的厉害。

    虽然她难过到了极致,可她一点没有淋雨去愁的打算。

    她怀孕了,一切的一切,全都要顾着孩子。

    若她的孩子注定没有父亲缘,那么不要父亲又怎样。

    一个孩子,她可以好好的抚养长大,她能做的到!!

    别忘了,她是钟小情,更是夜明晨。

    ——————————————

    钟小情离开十分钟后,易北战匆匆的从急救室内走出。

    “你,过来。”他记得,那个保镖一直守在急救室门口来的。

    保镖走了过去,“易先生?有事吗?”

    “夫人呢?”易南争的情况稳定下来,易北战稍稍冷静了些,才想起来刚刚在门口发生的争执,便走了出来。

    “夫人??夫人离开了呀!!”保镖心里一惊,暗叫不好。

    “离开了?谁让她离开的?你怎么不看住她!!”易北战冷声怒道。

    “这……”保镖心里苦的很哪。

    心说你们两个都吵的那么严重了,夫人差一点都被掐死在这儿,整个人被吓的有些失常的模样。

    她要走,谁敢留?

    如果留下了,等会易先生出来,又故技重施,再来一次,这次真的把人给掐死掉,这个责任谁来扛?

    “算了,她走的时候,有没有说去哪里?”

    保镖摇头,“夫人没说。”

    “我问你,夫人是去木屋那边找南争的吗?她和南争说了什么??南争怎么会突然间犯病??”易北战抓了一把头发,略显烦躁的解开了领扣。

    刚刚医生对他说,易南争之所以这次发作的如此严重,很像是受了某种刺激。

    “夫人找南争少爷??不,易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夫人没有去找南争少爷,而是南争少爷主动去找了夫人。”保镖考虑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

    “你说什么??”易北战冷眼眯起,一字一字,从牙缝之中挤出,“你说是南争去找的钟小情??”

    “是的。”保镖点头。

    “他去哪里找到的钟小情??”易北战不太相信的样子。

    于是保镖就将易南争早晨起床时起,到后来将钟小情接到疗养会所去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以及他亲耳听到的每一句对话,全都和易北战说了一句。

    这个保镖是易北战出重资雇佣来的员工,他平时对易南争负责,心里的最大老板却只有易北战。

    易北战一般不会打听易南争的私人生活,但如果易北战想要知道的事,保镖根本不能拒绝透露。

    “一切全都是南争做的?”易北战冷静了下来。

    不过这种冷静,却是那种被人劈头盖脸的淋了一大桶冰水之后,而随之出现的强行冷静。

    如果是南争去找钟小情的话,那么他刚刚不应该朝钟小情发飙的,这件事里,钟小情的责任并不大。

    窗外一道闪电快速的滑过,硕大的雨滴,拍打的玻璃窗。

    雷声响起。

    易北战的脸色愈发阴沉。

    ——————

    PS:投月票领红包活动还在继续喔,参与办法在360章。

    投月票,送红包,你来,我给,大家开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