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第362章 残酷真相2

    易北战单手撑在一旁,大部分的重心移到一边去。

    就在钟小情以为他被自己说服,就要翻身坐起之前。

    毫无预警,易北战进入了她。

    “痛。”她的眼睛,顿时睁到了最圆。

    “小骗子,你以为我会再把宝贵的信任交给你吗??”他愤怒。

    “易北战,不可以这样,现在不可以啊。”感受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冲击,钟小情万分的纠结。

    现在绝不是透露怀孕的好时机,一切顾忌还在,她若是告诉了他,将完全失去了先机。

    可如果不说,这个夜晚过去,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的住都很难说。

    易北战在那种事上一向是拼了命的凶残,她身体最佳状态时都是勉强承受,而现在正是她最虚弱时,钟小情紧张的不行。

    看着她眼底的绝望,易北战残忍的笑了,“怎么?爱上了其他男人,便不能接受与我做!~~爱吗??”

    “不是的,不是的。”钟小情的眼角含着泪水,她不想哭,可那泪意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了。

    “以前我们做的时候,你从来都没哭过。”那晶莹的潮湿,把易北战的火气再次刺激到了一个极点。

    记忆里的钟小情,极少会哭,再艰难再委屈,她只会习惯性的微笑去面对,有股罕见的永不服输的精神气儿。

    可现在,她哭了。

    为什么哭?

    为谁而哭?

    易北战想的越多,气的越狠。

    王锦霆!她的心里一定惦记着王锦霆!!

    为了惩罚她的言不由衷,还有那些不能接受的背叛,他真的发狠了。

    钟小情一感受那疾风暴雨般的攻势,顿时慌的更厉害,“易北战,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能这样,因为我……”

    他倾身压下,准确的用一个冰冷的吻堵住了她的嘴。

    终于憋不住,想要说出真相,告诉他,她和王锦霆早就有奸~情了吗?

    他不想听!一个字都不想听!

    钟小情努力了很久,发现自己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易北战连她的呼吸都给夺了去。

    在这个彻底失去理智的男人面前,她毫无还手之力。

    意识,渐渐迷离。

    全身都痛。

    可下边,好像最痛。

    孩子……孩子……

    怎么办呢??

    妈妈无能,保护不了你。

    孩子……你要坚强!!

    ————————————

    钟小情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

    这一夜,漫长,难熬。

    透着心碎,以及绝望。

    新婚夜,染了几分血色的残酷之美。

    多可笑,那个用尽全力来摧残她和孩子的男人,竟然是她和孩子在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多可悲,她才刚刚意识到自己的心,察觉到那份爱,竟然就遭到了这样子沉重的打击。

    他甚至不耐烦去听她的解释。

    他不知道,那句被他堵回去的解释,其实是她用尽了全部的勇气,才让自己说出口的。

    她在极致的疲惫之下,钟小情沉沉睡了去。

    醒来时,已然是隔天下午。

    窗外天气阴沉沉,一场大雨正在酝酿当中。

    气压低的厉害,憋的人的心脏一直发紧,难过极了。

    她口干舌燥,全身像是散了架,骨节都在咯吱作响。

    只是翻了个身,就耗光了所有的体力。

    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给剥夺了似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对了,孩子。

    钟小情感觉到腰部仍然有着一片潮湿的感觉,心里惊慌的要命。

    她掀开了被子,朝着身下看去,好害怕自己看到一大片鲜红的血迹,好担心昨晚上愤怒的易北战真的将那未成形的孩子给毁掉了。

    她没有看到血,只有一大片扩散开来的暧~昧~湿~润,大部分是在激烈的啪啪啪时,从她身体内流出来的。

    意识到那是什么,钟小情脸颊烧烫的厉害。

    她的手捂在小腹上,隐隐约约感觉到了那里仍然有些痛,但直觉告诉她,孩子应该没事。

    这个宝宝,真心是命大啊。

    不知道是不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应该可以平安顺利的出生吧!!

    还在那儿庆幸,卧室的门忽然间开了。

    钟小情立即紧张的盖上了辈子,眼神戒备,瞪着门口处。

    “你们在门口守着,不要进来。”

    一个清润低沉的嗓音,传来过来,很中性的感觉,听不出是男是女。

    钟小情的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这个声音是……是……

    她用力的盯着视线所能到达的那一处位置,秉着呼吸等待着说话的人出现。

    没用多久,一张明艳的面孔出现了,长长的黑发宛如黑色的瀑布,又亮又闪耀,披在脸的脸侧。

    他穿了一件很宽松的月白色唐装,很适合他天生飘逸洒脱的气质。

    仍是很难从外表辨认出性别,阳光下的他,带了更强烈的迷惑人心的魅力。

    只是一张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完美面孔,有着病态的苍白颜色,不知道多久没睡好了,他的眼下有很深的青印子,人也消瘦到快要撑不起衣服了。

    “南争?”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

    易南争推动着轮椅,缓缓朝她而来,“嗨,小情,或者我应该喊你一声大嫂。”

    “你还是喊我小情吧。”她苦笑,很不习惯最近越来越多加注在自己头上的称呼:易夫人、易太太、大嫂……

    “好。”易南争善解人意的点头,“我有些事想要和你谈谈,你可以先起床吗?”

    钟小情脸颊红红,天,她才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她被易北战的弟弟给堵在床上了,被子下的她,可是什么都没穿啊,而且地上到处散乱着的全都是各种衣服,有她的,有易北战的。

    只要不是傻子,一看就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钟小情郁闷的快要心脏滴血了。

    “南争,麻烦你……”

    她没办法在他的注视之下起床啊。

    “抱歉。”易南争意识到了什么,脸跟着微微一红。

    控制着轮椅转了个方向,朝着窗口的方向而去,“你放心,我不会偷看。”

    钟小情被刺激了一下,消失的力气好像又回来了,裹着被子,急急的爬起,脚一踩着地面,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多么沉重。

    她打着摆子,直冲浴室。

    手忙脚乱,一通整理,简单清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确定镜子里的自己并不会让人觉的失礼,这才重新返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