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她和他耗上了

    “滚!”易北战随手抓起一只玻璃杯,又砸了过去。

    咚的正中目标。

    家庭医生抱着脑袋,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遭了,他好像闯祸了。

    居然堵到了易先生和钟小姐在办事儿,呜呜呜,他要被解雇了吧!没错,他一定是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

    钟小情一翻身,趁机从他身下逃开了。

    啪啪啪的事,一旦开始,如若不达到淋漓尽致,实在是七上八下,难受的不行。

    可比起她的心焦气燥,易北战应该更难受才对。

    钟小情很不厚道的如此安慰自己,衣衫凌乱的冲进了卫生间,门锁好,坐在马桶上不停的喘大气。

    很快,门外传来了砸门的声音,“钟小情,你开门!!”

    “你走开!我想静静!!”再好的教养,这会儿也撑不下去了,她的里子面子一起耗损,她的心千疮百孔,滴的全是血。

    “钟小情,把门打开!”易北战口中有着明显的不耐烦。

    开门?开玩笑还差不多!

    “不要!”

    “你从门口躲开些。”他提醒。

    还在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门轰然响了一声,仿佛是受到了重击。

    钟小情的呼吸一下子收紧。

    门紧跟着又剧烈的响了一声,连连的晃。

    第三声传来时,易北战已经出现在了她面前,上身衬衫凌乱,下边嘛,什么都没穿。

    某处狰狞,正用最大的愤怒直视着她。

    钟小情吞了下口水,觉的自己真的是要不好了。

    “你以为自己能逃的掉?”他抓住她的肩膀,把人提了起来。

    “你放开我,我不要了,真的不要了……”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被折腾了一通,钟小情已没了气势,之前的咄咄逼人再撑不起来了。

    “才刚开始而已。”易北战冷笑。

    “怎么是才刚开始,明明进行了一半了!!”钟小情面红心跳,据理力争。

    “被打断了,重新来过。”他有他的坚持。

    不管面前的女孩挣扎的多厉害,他仍是很坚定的把人给拽了过来,像是剥礼物似的,一层一层的把衣服给拽了下去,丢在脚下。

    钟小情不允许?

    怎么可能由着她的性子来!

    她捂住衣服不让动,他就干脆毁了那些衣服,反正简单的很呢,不会比门板更加坚固吧。

    三下五除二,钟小情光,溜溜的被抵在了洗手间的墙壁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霸道无理,蛮横的像头野牛。

    现在,那头蛮横的野牛正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她咬着嘴唇,倔强的不肯发出任何声音,他眼神泛寒,也不劝说,只是默默的加大了力道,折腾的更起劲了。

    钟小情的身子一滑,整个人向下坠落下去。

    他很轻易便接住了她,承受起了她的全部重量……

    约十分钟以后,压抑的低吟,从钟小情口中流露出。

    约二十分钟过去,钟小情已经哭喊着在求饶了。

    他却不知疲倦,变幻了好几次姿势,就是不肯释放。

    其实也是被气狠了才会如此,比起冷战或争吵,他更加喜欢这样兵不血刃的方式。

    她若不听警告,一次不行,便再来一次。

    钟小情,堵上他易北战之名,他跟她耗上了。

    ————————————

    床头吵架床尾和的黄金定律,有时候并不管用。

    至少这一次,真的不行。

    易北战果然如同所说的那样,推了所有的工作,留在医院之内陪着她,并且跟着一起做起了体检。

    钟小情压根不领情,平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眼神直接略过他,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医生护士,看看医疗仪器,反正就是不看他。

    易北战和她说一句,她便回答一句。

    易北战没有话题,她也就乐的安静,一言不发。

    易北战想用老办法,在床上用体力来征服她,她拒绝不了,人从了,心不从。

    至于耍强用横,更是别想管用。

    总而言之,钟小情动了火气,谁都甭想奈何的了她,包括易北战在内!

    从医院离开之后,两人一同回家。

    进了卧室,钟小情说,“你不是喜欢睡书房的吗?从今天起,你不要来卧室睡了。”

    “绝对没可能。”易北战冷声拒绝。

    “我不和你睡。”钟小情认认真真的强调。

    “由不得你。”他也是认认真真的否决。

    气氛变的剑拔弩张起来,谁都不让半步,宁可耗着。

    “有能耐你一直在卧室里守着啊,等你一出去,我立即锁门,这也算是先君子后小人,有言在先了呦。”钟小情倨傲的表面了态度。

    “一扇门而已。”易北战满不在乎。

    钟小情想起了医院里的那一幕,心中叹息,的确是拦不住啊,他三、五脚就给踹开了,白白连累了可怜的木门。

    “易北战,这次又是你先挑起来的事端!!无缘无故就开始冲我发起了飚!以后类似的事情你还要做多少次呢?我凭什么要忍你!!”想起她被人毫无尊严的拖去医院,不顾尊严,强迫她做各种检查,那时候他就该有心里准备,她绝对会发火,而且是发很大的火。

    “我是你的丈夫。”他强调。

    “难道有了丈夫,便得饱含委屈,忍常人所不能忍?”她多想大笑三声,然后把杯子里的水全泼到他脸上去。

    易北战的太阳穴连续跳跃了几次,似乎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算了,我不想吵架,我只是想静静,一个人理顺情绪,心平气和,很快就好了。”她双手合十,做拜托的样子,“麻烦你,给点空间出来行不行?我们全都心气儿不顺呢,何必非要往一起凑,在情绪不能控制下说些言不由衷的话。”钟小情已是很努力的跟他讲道理。

    “晚上我要回来睡。”他考虑了一会,基本算是妥协她的说法。

    白天的时间,还给她。

    晚上不行!

    如果两个人不睡在一起,他怎么把孩子给她?

    她之前有没有吃避孕药都不重要了,重要的事在确定她没有避孕措施的情况下,他要尽早让她把孩子怀上了。

    “随便了。”钟小情莫名的烦躁。

    和易北战相处的久了,对他的了解在与日俱增当中。

    有时候了解的比较透彻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她一眼就看出他是在为一个孩子而什么手段都肯用时,心情似乎更加阴沉了许多。

    ——————

    下周二开始爆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