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第312章 关在车里不准出

    “钟小情走了,就让她走,反正迟早是要赶出去的野女人,自己识相点最好。”

    “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更不准跟少爷提起一个字。”

    “等过一会,少爷把老夫人接回来时,要是问起钟小情,大家要统一口径,就说一个男人闯进了易家,把钟小情给抱走了!!”

    “草坪上的轮胎印不要擦,被撞坏的盆栽和花草也不要收拾,就让少爷和老夫人亲眼瞧瞧他们是有多嚣张!!!”

    “都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

    宝婆婆底气十足的吼了一通。

    “知道了。”

    她得到了佣人的齐声回答。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

    易北战的车子先一步驶入了易家,一部黑色的商务轿车紧随其后。

    两部车子,保持匀速。

    缓慢停在了车位之上。

    阿九过来,帮易北战把车门打开。

    另一部车子,则是由从主宅小跑着出来的仆人代为开门。

    那佣人一露面,阿九便愣住了,他对易家是相当的熟悉,对易家的下人更是每个都认的,怎么会看不出这一个是已经被辞退了很久的那个老面孔。

    竟然又出现了呢?

    他看了一眼易北战,发现易北战没什么反应,似乎根本没发觉这个佣人和其他佣人有什么差别。

    “夫人呢?”阿九皱了皱眉。

    “夫人?哪个夫人?老夫人吗?”那个佣人一脸莫名其妙,“老夫人还在车子里坐着呢,九哥儿,您糊涂了?”

    “你才糊涂了呢,我说的是钟小姐,她不是在家里没出门吗?”阿九觉的脑仁生疼,一看到这些被驱逐了很久的面孔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面前,他的头就疼的更加的厉害了。

    麻烦,绝对的麻烦。

    如果再惹出其他不好收拾的状况,善后的人绝对是他,易的心情最近连续的差,任何一件事都有可能是爆点,到时候,别人跟着遭殃,他也跑不了责任,一样跟着倒霉。

    “你说的是她啊?钟小姐就钟小姐呗,还说什么夫人。”这也是个满腹怨恨,提起钟小情就会横眉立眼的佣人,“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知道就去问宝婆婆吧,我还得去给老夫人开门呢。”

    说完,立即就走。

    阿九怎么看,怎么觉的他是在落荒而逃。

    不由的又看了易北战一眼,发现易北战仍是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刚刚的话,听到了多少。

    车门,缓缓打开。

    像是接驾老佛爷,一个佣人开门,一个佣人撑伞,还有一个把手递了过去——

    从车内,探出了一只保养得宜的白皙的手,中指上戴着一枚祖母绿戒指,一看便是浓浓的贵气。

    那只手,在半空之中迟疑了下,又缩了回去。

    “少爷呢?”有些不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少爷在那边等您呢。”佣人恭敬回答。

    “让少爷过来扶我下车。”

    佣人得了命令,一脸为难,扭头望向易北战的方向,发现他眼底已充斥着深深的不耐,显然是厌烦了。

    “愣着干什么?去啊!就说是我说的,我要我亲爱的养子过来,亲自扶我下车!!”

    佣人没办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到了易北战的跟前,战战兢兢,把老夫人的话给重复了一遍。

    一个字没敢改,说完了以后,还强调了几次,这是老夫人让他来说的。

    “那么喜欢在车子里坐着?”黑眸之中,冷光一闪,易北战冷冷的哼了一声,“把车门重新锁上,让她在车子里坐到天黑,坐够为止!”

    懒的再等下去了,直接抬步往房子的方向走去。

    佣人直接傻眼。

    阿九苦笑着喃喃自语,“就一遍遍不知疲倦的作死到底吧。”

    “九哥儿,这可怎么办?不会是真的要把老夫人给锁车里吧?”他甚至连回去报告的勇气都没有。

    阿九瞪了他一眼,“易先生的话,你敢不听?”

    “可是,那是老夫人啊。”佣人头晕着,强调。

    “老夫人就可以作了?”阿九反问。

    佣人苦笑,老夫人这么闹腾,也不是他指使的啊,跟他来劲做什么。

    “要不,您去劝劝?您说的话,少爷一定会听进去几句。”佣人腆着脸,笑着。

    “我问你,钟小姐呢?还在里边吗?”阿九没应,问起另外一个问题。

    佣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阿九全明白了,面无表情的说,“你最好祈祷钟小姐好好的在家里,心情舒爽,面带笑容,没有被你们骚扰到而感觉困扰。”

    “为什么?”佣人诧异的问。

    “你们就是一群记吃不记打的家伙,别忘了,你们上次是为了什么被撵出易家的。”同样的事,得需要几次教训,才能深深的记进心里去呢?

    阿九放下这人不理,快步的追着易北战走了过去。

    才走到门口,易北战冷入骨髓的声音已经透墙而来。

    “阿九,调一组人进来。”

    阿九摸了摸下巴,听到这样的命令,半点不意外。

    事情果然朝着他所预想的方向一路发展了下去,单是听着易北战话语里无法按捺的杀气腾腾就知道此刻他的心情烦躁有多么厉害。

    得,调人去吧。

    他要隔岸观火,可不想那把火焰烧到自己的身上来。

    阿九去了不久,就把易北战所需要的小队给带了回来。

    易家的客厅之内,齐刷刷的跪倒了一排。

    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

    阿九一看,忍不住想叹息了,这不是已经被送回去养老了的宝婆婆吗?怎么也回来了?

    他让跟着一起来的小队在门后分散站成一排,等待着易北战的命令,自己则是绕了一圈,来到了易北战的身侧站好。

    什么都不问,什么也不说,更不准备插手管,无视掉一切抛过来的求救目光。

    气氛冷的吓人。

    易北战站在那儿,一个佣人正义愤填膺的诉说着这些人的累累罪行。

    这位是宝婆婆和她的团队被赶出易家时才来到易家的那一组人,算是既得利益者,拿着高额的薪金,很努力的想要在易家服务一辈子的佣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