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第299章 所谓绝望

    他攥住了项链坠,使劲儿捶打地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是夜明晨,她不是……”

    王家两位少爷,一同濒临崩溃的边缘。

    手下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不是还要做DNA鉴定吗?

    王大少是要把那一大一小两具尸体给抱到哪里去??

    场面更加的混乱了。

    助理出来解围,接手善后的工作。

    而王家的两位少爷,已然不知去向。

    ——————————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端,钟小情捂住心情,整个人摔向了地面。

    好在易北战就在身边,在她落地之前,手一抄,便接住了她。

    “你怎么了??”

    钟小情脸色奇差:“心脏忽然间很痛,就像是被人用烙铁给烫了一下。”

    “我送你去医院,做个检查。”易北战顿时做出决定。

    “等会,好像又不怎么疼了,好奇怪。”钟小情咕哝着站起来。

    易北战仍不放心,但钟小情坚持说没事。

    两个人还有一场很重要的约会要赶赴,既然没事,这段小插曲也就过去了。

    ————————————

    钟氏地产,总裁办公室。

    刘胖子坐在那儿,脑袋上顶着的地中海秃的更加厉害了,最近压力大,睡眠不好,头发成把成把的掉。

    当然,有事儿没事儿被客户吓一场,也是导致他掉头发秃顶的原因,刘胖子嘴里不停的感叹着钱不好赚费心费力,脸上还得撑着客气的笑容,等着钟锐豪发话。

    这位,可是他那间小小的侦探所的超级大客户,得伺候好了才行。

    上次来,他的收获很大,带走的支票上边的数字很是令人满意。

    这一次嘛,就不好说了。

    倒不是他没有带有用的信息来,而是这信息本身真的是——不太像是能换来钱的好情报啊。

    钟锐豪看完了之后,一直贴在老板椅上,长久的沉默,眼神有些发直。

    “钟总?你没事吧?”刘胖子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心想要安慰,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办法安抚了吧。

    追查了那么久,终究还是彻底确定下来了。

    钟锐豪像是被雷给劈了似的,眼神发直。

    刘胖子叹了口气,站起身倒了一杯热水,想了想倒掉,换成冷水,然后再加几个冰块。

    钟锐豪现在可能更需要的是冷静。

    他送过去,钟锐豪很机械的端起来,一口干掉。

    那么优雅得体的一个人物,极没形象的打了个激灵,眼神之中逐渐有了焦距。

    “钟总,这件事你早就该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钟锐豪的眼神落在那杯冰水上,猛的一挑,回到刘胖子那里,他的眼神里有两簇冰冷的光,好像比被子里放着的冰块还要凉几分。

    刘胖子讪讪的笑,“喝杯冰水,能帮助你恢复心情,你一定要理智啊。”

    “我很理智。”钟锐豪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刘胖子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没有拆穿他。

    “王锦霆是什么时候派人去的?”钟锐豪的声音里仍有着极力压抑着的颤抖。

    “从动工寻找到确定用了一个星期呢,前天晚上把夜明晨的尸体找到了,对了,还有那个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孩子,也一并找到,就死在了夜明晨的怀里了。”刘胖子抓了抓脑门,虽然做他这行,经常能遇上稀奇古怪的惨剧,可像夜家大小姐这么惨了,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想起来,头皮都有点发麻呢。

    “所以说,连大带小,全都给害了。”钟锐豪的呼吸转粗了些。

    “恩。”刘胖子点头,“报告书上全都有,你不是看了吗?”

    “上边的字一直乱晃,我看不清。”钟锐豪烦躁的摇摇头。

    刘胖子明白了,这是受到的打击太大,没办法集中焦距,但也没办法将眼神移开。

    “前天晚上王锦霆的人掘地三尺,硬是把顾恩华深埋到地底的作案地点给挖了出来,他找到了夜明晨大小姐被烧焦的残骸,还有那个叫豆豆的孩子也被发现了,母子俩抱着,死在一起。:

    “当天直接做了DNA鉴定,昨晚上鉴定结果出来了,确定了她们就是夜明晨和豆豆。”

    “只是尸体残损的太厉害了,血肉全都碳化掉,没办法判断出她们是活活被烧死的还是死了之后被焚尸,但愿是后者,若不然真是没法想象,她们当时经历了多么大的恐惧……”

    刘胖子直惋惜,边说边摇头,没注意到钟锐豪惨白惨白的脸色。

    “顾恩华真特么的是畜生!”

    “住口,别再说了。”钟锐豪暴怒大吼。

    刘胖子瑟缩了下,乖乖点头,“你不是看不清楚嘛,我就给你讲讲……”

    不讲清楚了,怎么拿支票呢?

    钟锐豪的喘息声更大了些,一个从外表从来看不出喜怒的男人,居然会在人前显露出真实的情绪。

    刘胖子默默的转过身去,知道今天这事儿太刺激了,且是刺激大发了。

    算了,他先走吧,改天再来拿报酬好了。

    “王锦霆那边怎么说?”钟锐豪按住心脏的位置,忍着那里一抽一抽的剧痛。

    “王大少病了。”刘胖子咧咧嘴巴,“貌似也是受刺激过度,当天晚上就病倒了。”

    “哼。”钟锐豪眼睛里清晰的表达出两个字的感觉:活该!

    他始终认为,夜明晨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和王锦霆有脱离不掉的关系。

    如果当年娶了夜明晨的人是他王锦霆,又或者王锦霆没有横栏竖挡,让他有机会去追求夜明晨,最终抱的美人归,夜明晨现在都还是掬在手心里的皇后,享受着这个世界的最美好珍贵的一切。

    可是,现在她死了,死的那么惨,那么可怜。

    顾恩华固然是凶手,那么他王锦霆呢?怕也要负上一大半的责任吧。

    病了?病的好!!就该病!!

    “希望他不会病太久。”钟锐豪冷哼。

    “王锦霆一直在寻找夜明晨的下落,为了找到,之前没少用铁血手腕朝着顾恩华施压,如今是彻底的确认了,我想,他的确是不会病太久的。”刘胖子干巴巴的瘪瘪嘴。

    “盯着王锦霆的动作。”钟锐豪边说着,边拿出支票本,泄愤一般,填了个非常漂亮的数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