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第288章 易北战晕倒

    钟小情高高兴兴的吃着,今儿的饭菜好像比往常更香呢,真可惜,某人吃撑了。

    原以为他过一会就会出来,再跟着继续找她麻烦,谁知,一直到她把自己喂饱了,都不见现身。

    这是打算继续跟她冷着啊。

    那就冷着吧,反正最近一直都冷着呢,偶尔热乎一下下,紧接着有是一场接一场的心塞。

    钟小情真心是不想和他闹腾了,养精蓄锐准备着,今晚上她要加班,把陈米交给她的那份资料梳理出来。

    很快,送给顾恩华的‘豪华大礼包’就该送出去了。

    如此关键的时刻,她不想分心在这些没所谓的小事上。

    毕竟她没有易北战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啊,偏偏还想靠着自己的力量找顾恩华报仇,她没有退路可走,只有一路向前,不停的向前……

    钟小情进了卧室,把门反锁上,开了手提电脑。

    加密U盘和解密U盘一通送入,电脑屏幕上有数字迅速滚动起来。

    三组密码,钟小情烂熟于心。

    很顺利,她便瞧见了U盘内的所有内容。

    最近一笔,就在昨天。

    最远的一笔,则是在十年前了,那时候顾恩华和夜明晨还没有结婚,他只是一个丈夫的备选人,被放在夜氏的某个岗位上历练,他的身后有一整个评估团队在考量他的能力,就是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顾恩华仍是将一笔二十五万的投资,顺利以合同的方式转给了他的第一家空壳皮包公司,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这手段,简直太强了。

    骗过她一人,蒙蔽她一人,这不算什么。

    将那么多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不被发现,在那么多双注视的眼神之下,仍游刃有余的做着会暴露自己的事,数据上呈现出来的顾恩华的另一面,简直就像是另外完全陌生的存在。

    钟小情气的脸色泛白,对于顾恩华的警惕心,随之加强了更多更多。

    这是一个相当有实力的大对手,连妻子儿子都能轻易的舍弃掉的狠人,她若没把握一击必中,就必须将自己给隐藏好。

    最初设想的直接动用钟家的力量,借用‘血液银行’项目引入的大笔资金,直接对夜氏船业发起总攻,显然并不妥当。

    夜氏很容易倒下去,不过那对于顾恩华来说,也只随时可以舍弃掉的‘躯壳’而已,他只要换一个公司,照样能毫发无损的东山再起。

    想要置他与死地,让他品尝到一切失去,万念俱灰的滋味,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只是要了顾恩华的命,钟小情哪里能甘心!

    必须让他品尝到她昔日承受的蚀骨之痛,她要夺走他的一切,她要让他在万念俱灰之中死去,她要把他加注在他身上的苦难折磨,一百倍一千倍的还回去,砸到他头上。

    咚咚咚——

    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钟小情拔下了了两只U盘,收拾妥当。

    屏幕跟着一黑,电脑里的所有数据全都消失掉了。

    咚咚咚——

    砸门声更加激烈。

    一个佣人,着急的喊,“钟小姐,您快出来,易先生不太好。”

    钟小情打开了门,“他怎么了?”

    “晕过去了。”佣人急的语无伦次,“我去书房给易先生送咖啡时发现的,他在发烧。”

    “你说什么??易北战发烧,还晕过去了??”钟小情震惊极了。

    佣人使劲的点头。

    “你看错了吧,比水牛还壮的人怎么可能生病。”作势要把门关上,她根本不信。

    刚刚一起回来时,在车上还生龙活虎的跟她对呛呢。

    才过去多久?最多不超过两小时吧,就昏倒了病倒了?骗谁啊!

    肯定又是易北战想出来的办法,这男人手段太多,防不胜防,硬的没用了,就来软的,她若是急匆匆的赶过去,那就输了。

    铁定会被嘲笑的彻彻底底。

    佣人撑住门板,不让她关门,“钟小情,易先生真的病了,您快去看看吧。”

    “家里有家庭医生,他若病了,你们去把医生喊过来给他瞧瞧,让我过去有什么用?我不会治病。”钟小情仍旧是不信。

    她手边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没空跟易北战完这种无聊的游戏。

    佣人见说不动她,气的一咬牙,扭头就跑。

    他也是急糊涂了,不去找家庭医生来找钟小姐做什么,现在易先生最需要的是一位医生啊。

    钟小情心里也在犯嘀咕,难道是真的病了?那个佣人的表演还挺逼真的呢,一脑门的汗,肯定是被易北战给恐吓了,吓的够呛,然后再来找她的。

    没错,必定是这样。

    她跟易北战说话的时候,不就经常被他吓出了一身汗的吗?这种经历,她太有体会了。

    钟小情把门关上,站在门前,想了又想,手不由自主的放在门把手上,重新将门打开来。

    易家很大,易北战是唯一的主人。

    除了他之外,全都是仆人,而仆人是不被允许住在主宅这边,所以大多数时间里,这间大大的房子里,安静的可怕。

    钟小情想着,他不会是真的病了吧?

    想了一会,回过神来,发现她自己已经站在了书房的门口。

    雕刻木门没有关严,留了一丝缝隙,有淡淡的光从房间内透了出来。

    犹豫再三,她还是走了进去。

    沙发那边,有一个人平躺着,单手搭在头顶,正是易北战。

    看样子是醒着呢,他的手按在脑门上,呼吸很粗。

    “喂,他们说你不舒服??”钟小情试探着走近了些,提防着他忽然间跳起来,扑向她。

    “我没事。”冷冷冰冰的声音,“你出去,把门关上。”

    居然在赶她?

    钟小情快速走近,半蹲下来,抓住了他的手,硬是挪到一旁。

    她看到的是一张血色全无的俊脸,她从未见到过的虚弱模样。

    额头滚烫滚烫,高烫,就算不用体温计来测量,最少也有四十度吧。

    成人的体温到达这个温度,已经算的上非常严重,怪不得他会晕过去。

    “你真的病了。”钟小情的态度立即变了,她不跟病人计较。

    “哼。”平时就不好搞的男人,生了病之后,脾气更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