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第282章 慵懒小女人

    她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钟锐豪看她鼓着小脸,握着拳头,眼神愤怒,却也是出奇的有活力,忍不住,笑了。

    “你还笑!”钟小情顿时炸毛。

    “好好好,不笑不笑。”说是不笑,嘴角的笑容依旧不由自主的扩散开来,钟锐豪打电话给女助理,报了尺码,让女助理速速送来两套女装,从内到外,全都不能少。

    钟小情身上的酒味没散呢,他想,她一会应该会要借用浴室,洗个热水澡什么的。

    钟锐豪的体贴,钟小情看在眼里,对方是亲哥哥的感觉愈发真实了许多。

    她怒哼哼的跟在他身后,继续告状,“大哥,易北战很过分对不对?你敢不敢帮我去扁他??”

    “呃——”钟锐豪僵住表情,“你确定是我扁他,不会反过来被他扁?”

    “他敢!!”钟小情瞪眼。

    “他不敢吗?”钟锐豪揉揉她的头发,然后有些嫌弃的收回了手,“你快点去洗洗吧,头发都黏成一团了。”

    钟小情也知道要求钟锐豪去找易北战麻烦,这个提议有点强人所难。

    身上的怪味实在是大,她很听话了走进了浴室,把自己泡进了热水里。

    洗的快要虚脱,才拖着红彤彤的身子,走了出来,一头栽进沙发里,快要爬不起来了。

    “我下午要去公司,有些事情处理,你一个人在家,行不行啊?”钟锐豪已经换好了衣服,西装革履,衬衫的领子和袖口全都熨的笔挺,标准的社会顶层的精英打扮。

    “有吃有喝有的睡,你不在家也没关系。”钟小情挥挥手,示意他该干嘛干嘛去。、

    “你的衣服等会有人送来,我再让助理给你打包些外卖吧,你喜欢吃什么??”钟锐豪看着她。

    “水果就好,我什么都不想吃,胃不舒服。”她是吃饱喝足之后才过来的,这会儿除了休息,其他什么都不想。

    安安稳稳的睡一觉而不被打扰,比什么都强。

    钟锐豪表示理解。

    没有勉强她,直接出了门。

    从电梯一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

    多稀奇,屏幕上的那个名字,根本没有主动的与他联络过,虽然这个号码存在手机上已有好几年,但还是第一次打给他呢。

    钟小情才一到他这儿,电话便追过来了?

    消息蛮灵通的嘛。

    钟锐豪玩味的笑了,按下了接听键:“喂?易先生吗?接到你的电话,真是意外……”

    ————————

    钟小情像是一只没有骨头的猫,趴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

    再醒来时,是被一阵疯狂的门铃声给吵醒的。

    “真是要了命了,怎么不带钥匙啊。”钟小情捂着脑门,痛苦的哼哼。

    扯过一只靠枕,压在头顶,天,让她死了吧,脑袋嗡嗡乱响,疼的不要不要了。

    可门外的人,哪肯让她得一时空闲,手指长按在门铃上,很有耐性的制造着噪音。

    直到钟小情承受不住,踉踉跄跄的从沙发上爬起来,龟速挪到门口,把门打开。

    一肚子的火,在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立即转为惊恐。

    天!她是眼花了?还是没睡醒?

    为什么她看到了易北战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处,面无表情的瞪着她呢?

    肯定是幻觉!!是幻觉!!是幻觉!!

    重要的事,必须强调三遍。

    之后钟小情就想用力的把门甩上。

    易北战手一撑,挡住了门,俊脸变形,神情狰狞:“钟小情,你敢!!”

    幻觉居然还发出声音了,钟小情叫苦不迭。

    原来,他是真的来了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她抵不住他的力气,向后退了几步,眼神冷冰冰的瞪着他。

    易北战却是一脸不爽的看她穿着一件男士的大浴袍,睡眼惺忪,长发凌乱的模样。

    如果这里不是她哥哥的家,他一定会愤怒的当场爆发,把这里毁掉。

    “过来。”他把手伸向了她。

    钟小情不止没有靠近,反而向后连退两步,一副要和她划清界限、保持距离的谨慎模样。

    “我和你没话好说,能不能暂时不见面,让我清静一天就好,我只是想安安生生的睡一觉,睡醒了就好了。”她按住太阳穴,一脸苦相。

    宿醉到现在还没消呢,她都要怀疑自己昨天喝的是假酒了。

    不然的话,为什么头会这么痛呢?

    “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易北战冷哼。

    钟小情现在完全不吃他的这一套,说一百次都没用,她就是不愿意过去,甚至不想看他。

    只是,她现在实在是不舒服,身体条件决定了她并不适合和易北战吵架。

    他一个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冷着脸逼近,鼻尖与她的鼻尖点住,“你是越来越任性了。”

    这就是所说的先声夺人吧!!

    明明是他在做过分的事,最后责任却全都推回到她身上来。

    “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易先生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麻烦你手劲儿放轻些,你捏疼我了。”她面无表情着对待他,声音没有太大欺负。

    “昨晚上,你去了哪里?”他追问。

    没有告诉她,自己在街上找了半夜,还强行派人找了每一家出租车公司,誓要找到那部带走她的出租车。

    只不过,不太顺利就是了。

    快天亮时,才锁定了车主。

    而出租车司机完全没办法确定易北战要找的是哪个喝醉的女孩儿,在同一个地点不同时间段上车的女孩子,一晚上他最少拉了十位,他哪里分得清哪个是哪个。

    折腾了很久,仍是没有找到人。

    易北战恼火的不行。

    脑子里全都是不好的念头,他甚至还几次打电话给公安局长,勒令他在全市范围内排查昨晚上二十左右岁,发生了意外,或死或伤的酒醉女子。

    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喽。

    易北战心里窝火之余,倒也稍稍的放下心来。

    只要没有出事就好,钟小情应该是躲在哪里睡觉去了,他只需要把这个地点找到,就能找到她的人。

    依次排查,一直查到了钟锐豪这边,才算是有了发现。

    确定她在这儿,他立即飞车赶了过来。

    见到的却是钟小情慵懒着没睡醒的模样,焦躁不安的心放下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想冲过去,捏死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