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小情的丈夫

    “抱歉抱歉,我有点口渴。”钟小情甜甜的一笑。

    反正酒杯已经空了。

    她又要给自己倒满,钟思聪已把酒瓶抢了过去,只肯倒给她三分之一,意思意思而已。

    “二哥,你这次去,再回来时,是不是就办好了退伍手续,然后再也不离开了?”

    钟小情的眼中满满的不舍,梅苏也一起变的有些感伤,她和钟思聪才确立了恋人关系,自然不希望分开太久。

    “我会要求退伍。”钟思聪点头肯定。

    “那真是太好了。”钟小情举杯,“梅苏姐姐,我们提前帮二哥庆祝吧,早点去,早点回,别忘了梅苏姐姐天天盼着你呢。”

    “你就不盼着吗?”钟思聪笑了。

    “盼啊,不过可能没有梅苏姐姐那么热切吧,毕竟你只是我哥。”钟小情吐了吐舌头,十分可爱。

    迫不及待的与他们碰了碰酒杯,又是一口喝干。

    “这酒味道真好,还要。”她把杯子送过来,撒着娇。

    “你不能再喝了。”钟思聪不赞同。

    他是错觉吗?钟小情出去一趟再回来,情绪好像变得不太对劲。

    仔细看她,倒是没发现什么不对,一直都在甜甜的笑,也无负面情绪的起伏感。

    真是多心了。

    “二哥!!你别扫兴好不好??这只是红酒而已,一整瓶全都给我喝,我都不会喝醉呢,快点,满上,我要和梅苏姐姐喝一杯,感谢她不嫌弃,终于把我们家的二号剩男给收了。”

    一番话,惹的梅苏捂着嘴巴不停的笑。

    钟思聪又好气又无奈,“你就皮吧!”

    “少废话,酒,拿来。”钟小情懒洋洋的摊开了手掌,递了过去。

    钟思聪不情愿也只能把酒瓶子交给她。

    钟小情立即给自己倒了一满杯。

    每一次,她似乎都能找出很好的劝酒词,然后理直气壮的干掉自己的酒。

    一瓶很快喝光,钟小情又要了一瓶。

    喝到快一半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了。

    易北战神情冰凉,跨步走了进来。

    钟小情已是醉眼朦胧,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望着他,“你是谁?谁允许你闯进来的?”

    钟思聪和梅苏都有郁闷的看着这个场景。

    钟小情在那儿欢欢喜喜的拼酒的时候,两个人曾经试着一起去拦,不过都没能力拦住了,一个没注意,让钟小情喝了那么多。

    刚刚钟思聪和梅苏还在商量着去买单,然后把钟小情带回去醒酒休息,谁知易北战就闯进来了。

    这不是与易北战的第一次见面,也不是钟思聪第一次见到那男人感觉到头发乍,却绝对是钟思聪最印象深刻,永远难忘的一次。

    “知道我要回部队,她有点不开心,所以喝的有点多。”钟思聪解释。

    “她不是为了你。”易北战冷冰冰的否认。

    “不是吗?”钟思聪神情奇怪。

    “不是!”易北战否认。

    “那就是为了你喽。”钟思聪理解了。

    这一回,那个霸道冷酷的男人没有回答,隐约就算是默认了。

    他走向那个醉的贴在椅子上,嘻嘻笑着四处找酒瓶打算继续灌酒的小女人。

    一把抓住了钟小情的手臂,被她使劲的甩开,她不高兴的低吼,“别碰我啦,你走开!!”

    “跟我回去。”他隐忍着怒气。

    “我不认识你,我要回我家!!二哥,带我回家,我要回家!!”钟小情叫嚷个不停。

    “你哪儿都不能去。”易北战一把将人扛了起来。

    醉掉的钟小情比平时更难对付,她充分的利用起了女人的天生优势,指甲挠、嘴巴咬、全力拧、玉脚踹……

    易北战小心再小心,仍是中了好几下,帅气的西装外套上全是脚印。

    “易先生,我妹妹喝醉了,你别往心里去,她还是个孩子呢。”钟思聪拦了去路。

    “让开!”

    “她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你们之间有年龄差,麻烦多让她一些。”钟思聪坚持着把想说的话说完,不管什么时候,面对什么样的人,他维护自家妹妹的心情都不会改变。

    即使,那个人是易北战。

    “让开,她快吐了。”易北战无语。

    钟思聪闪身到了一旁,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迅速消失。

    “把小情交给他,不太好吧??”梅苏心里有些不安。

    “只能交给他。”钟思聪何尝能放心呢,只是没办法,这件事必须如此。

    “为什么?”梅苏不懂,“他是谁?”

    “龙帝集团易北战。”钟思聪说出这个名字时,心情仍是微微震撼着的,“小情的丈夫。”

    梅苏:……

    ——————————

    钟小情喝的是急酒,出了门,被风衣吹,立即酒劲上头,最后一点点的控制力都失去了。

    “别晃我,头好晕。”

    “天怎么一直在转呢??”

    “喂,你让天不要转好不好,不能再转了……”

    “我要吐了……”

    易北战立即放下了她,让她一只手扶着树,弯着腰身,哇哇大吐了起来。

    “不能喝,还要喝那么多??”易北战没好气的拍她的背。

    钟小情一直咳一直咳……

    “还说不是在吃醋!!”易北战冷哼。

    钟小情的回应又是一阵天崩地裂的呕吐声,门卫送了一瓶矿泉水过来,易北战接过,拧开,喂给钟小情漱口。

    她只喝了一口就开始哼哼,‘水好凉,不喝。’

    “去拿热水来。”易北战立即吩咐。

    “你去拿。”她推他。

    小脸惨白,水眸湿润,东摇西晃,可仍是很坚定的吆喝他。

    易北战瞪她,可惜一只醉猫根本不会懂杀气、警告、威胁之类的眼神,反而是极度不耐烦的又推了他一下,“快去。”

    他居然真的扭头回去帮她找热水了。

    钟小情这会儿其实还是有一丝理智在的,她不能思考,但畏惧易北战的本能依然在。

    易北战一离开,她立即扬手拦了一部出租车,坐了上去。

    司机问她去哪儿,她喃喃的答,“不能回钟家,会被找到。”

    “小姐,你说什么?”司机没听懂。

    “我得另想地方。”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你快点想。”

    钟小情闭着眼睛,贴在后排座椅上,仿佛快要睡着了。

    司机等了几分钟,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醉的几乎要睡过去的钟小情报了一个地址。

    出租车绝尘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