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反常

    “说!”

    “王锦霆昨天晚上带人去了夜氏造船,详情暂时查不出,但似乎是很不愉快的一次见面。”阿九把话讲的保守极了,由于王锦霆和易北战是很不错的朋友关系,对于王锦霆的信息,阿九很自觉的选择了要慎重对待。

    “今天上午,夜氏船业开盘直接跌停,我去查证过了,是王大少的手笔。”

    王锦霆明显是要玩死夜氏的节奏啊。

    “他怎么会朝夜家下手?”易北战蹙眉。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阿九猛点头,“我也觉的不对劲呢,王大少一直都是在夜家保驾护航来的。”

    说话的艺术,永远是点到为止,阿九把想要表达的意思阐述清楚后,就不再多说话了。

    接下来的事,留给易北战去判断就好。

    易北战沉默了几秒钟,“围观吧。”

    虽然很看不上顾恩华的一些作为,但易北战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继续找顾恩华的麻烦。

    王锦霆与夜家那个大小姐的关系太太复杂了,夜明晨只要一出面,再大的矛盾都不是矛盾,轻而易举的就会被瓦解。

    所以,让王锦霆一个人去疯狂便好,易北战没兴趣参与。

    “好。”阿九答应。

    ————————————

    窗外风云变色,钟小情的世界却是一片和风细雨,因为她又被关在了易家,只要一出大门,身后立即跟着一票人,浩浩荡荡,就像是老佛爷出巡似的。

    无语之余,也曾向易北战严正声明‘自由是每个公民与生俱来、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结果对方压根不跟她讲理,以早生孩子早还她自由为名,动不动就拖着她去啪啪啪。

    非安全期,往死了做。

    不是安全期,权当演习,继续做。

    几次下来,钟小情彻底学乖了。

    唉,不让出门就不让出门吧,反正很多事都可以通过网络和手机远程办公,并不耽搁什么,她又何必跟易北战较真,最后得不偿失的一次次赔上自己呢。

    过着半隐居的生活的同时,钟小情收到了几个消息。

    文大夫已确定夜冰冰已成功怀孕,因为试管婴儿有一定的失败率,为了稳妥,文大夫一次给她植入了五颗受~精~卵,结果没想到一次就成功‘发芽’了三颗,也就是说,夜冰冰怀上的是三胞胎。

    据说夜冰冰喜出望外,高兴的不得了,直呼赚大了,明知道怀孕的过程会相当辛苦,仍是坚决不愿意答应做减胎儿的手术,是下定了决心要把三个孩子一块生出来。

    钟小情没有多余评价这件事,文大夫打电话时,她的声音冷的不可思议。

    挂断了电话,依旧没有报复后的快意,只觉满心悲凉,压在心口的大石又沉重了不少,连呼吸都带着死死疼痛的意味。

    还有一个消息是从钟思聪那边传来的,他辗转收到了她送去的生日礼物,非常喜欢,他目前正在一个信息比较闭塞的地方执行特殊任务,人很平安,叫钟小情不必挂心,他会努力加快速度,等到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他争取赶回来,为她办成~人宴会。

    被钟思聪提醒,钟小情才想起来自己的年纪。

    她的身体内藏着的是夜明晨的灵魂,压抑、疲惫、沧桑,以至于在不照镜子的时候,她总会忘记自己此刻有多么年轻而有活力,她甚至还没有成年。

    当时为了与她注册登记,给孩子一个合法合理的人生,易北战特别想办法为她改了年纪。

    身份证和户口本上都已显示她是二十岁了,可真正的她,其实还不到十八呢。

    钟小情的人生也是风云变幻着,未来的路愈发模糊,她已没有办法看的清晰。

    不过,像这种故意改了年龄去结婚,是不是在法律上可以认定为无效婚姻啊?或许将来,她能利用的上这个漏洞才对。

    她叹了口气,收了思绪,走进了洗手间内,取出藏的严严实实的小药盒。

    这里边,装的是避~孕药,她吞了一粒,心中略略安心。

    ——————————

    王锦霆的桌面上,三份快递,依次摆着。

    每天下午,都会有不同的快递公司,送来文件袋。

    袋子里,每次都是装着一张A4纸,用放大的字体打印出耸动的信息。

    第一份写的是:你猜,谁害死了夜明晨?

    第二份写的是:夜明晨死的好惨!

    第三份写着:夜明晨永远不会原谅你!

    为了制造耸人听闻的效果,从第二份起,改用大红的字体来打印。

    一眼望去,A4纸上的字,血淋淋的感觉,王锦霆多看几眼,都觉的浑身不舒服,心底躁动的阴郁,宛若被放出牢笼的怪兽,随时会将人吞噬了似的。

    “还没找到人吗??”王锦霆一拳砸了桌面,俊美的面容再无平时的悠然淡定,现出了几分狰狞之色。

    王锦炎摇摇头,“没有,但顾恩华所说的话却是确定了的,明晨姐姐的确是又怀孕了,她的身体一直不大好,被送出去安胎,这个解释说的通。”

    王锦霆眼神冷的骇人,王锦炎看的心惊肉跳。

    “哥,或许这些只是恶作剧而已,有人查到了你和明晨姐姐的关系,就想利用这种关系来扰乱你的心。最近不是有好几个大项目在同时运作当中,可能真的是对手公司所为……”

    王锦霆沉默的瞪着王锦炎,王锦炎越说越小声,越说越没用底气,终于,没了声响。

    “让我们的人继续找,一个怀了孕的女人,还能躲到哪里去??”王锦霆命令。

    王锦炎忧心忡忡,“我会亲自盯着这件事,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很担心明晨姐姐了。”

    “继续向夜氏施压,明天再让他夜氏股票来一个跌停!”王锦霆眼中划过一丝残酷。

    “这不好吧——哥,明晨姐姐会不高兴的。”王锦炎不赞同。

    “连续二天跌停,她都没有来找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你不觉的奇怪吗?”近五年,王锦霆都没像此刻般大怒大悲大烦躁过,一个很少会被牵动情绪的男人,一个从少年时代起就不懂的什么是着急的男人,真的是急了。

    “是有点不正常。”

    “明晨把夜氏船业当成是她父亲留给她的最大纪念,如果夜氏出了事儿,她不会袖手不理。”这就是让王锦霆最心惊肉跳的原因之一。

    夜明晨的回应太安静了。

    安静的叫他感到灵魂都是在莫名颤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