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第237章 声名狼藉

    然后,令人惊讶无比的画面出现了。

    易北战本来打算把饼扔垃圾桶里去,临时别扭的转了个方向,叼在嘴里。

    跟着又来抓钟小情。

    这一回,钟小情把油乎乎的小手递了过去。

    他一脸嫌弃,却仍是握住了。

    钟小情笑眯眯的从大办公桌底下钻了出来,朝着早已目瞪口呆的李夫人无声的笑。

    心里的小黑本子上,笔墨浓重的给李夫人记了一笔,前世今生,喜欢她的男人、她喜欢的男人、与她有关系的男人,李夫人是勾~引个遍,这女人做到这程度,真是逆天了啊。

    “她她她……她她她……”李夫人尖叫了一声,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贵妇犬,一蹦老高,白花花的身子划出一道荡漾的弧线,她抓起地上的裙子,胡乱的逃在身上。

    再不要脸,也终究还是有脸的。

    脚下的高跟鞋至少有十二厘米,原本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拉长小腿弧线,营造出令人口干舌燥的视觉效果。

    但在慌不择路时,却变得特别碍事。

    噗通——

    一个不小心,李夫人脸朝下,摔了个人仰马翻,狼狈至极。

    再加上她裙子没穿好,内~裤也早就脱了扔到一边去来不及拿回,这个姿势也算的上是极度的香~艳,女人看了都觉的口干舌燥,就更别提男人……

    钟小情望向易北战,本以为会看到火花带闪电的眼神,结果很意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他冷冷的在嚼刚刚她递过去的葱花饼,李夫人尺度大开的戏码,他看见了居然没一丁点反应。

    察觉到钟小情在看自己,易北战不满的开了口,“下次不要放葱,不喜欢。”

    “葱花饼葱花饼,不放葱味道就不好了。”钟小情才不会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易……我扭到腰了。”李夫人可怜兮兮的扭过了头,求救。

    “她扭到腰了呢。”钟小情很没心没肺的笑,不怪她,她本来还是火大着,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被治愈了。

    “哼。”易北战冷眉冷目,手递过来,“还要!”

    “还要?你不是不喜欢葱味吗?为什么还要!!”她一点不想给他吃,可恶,居然跟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在办公室内玩这个,她恼死了。

    “一天没吃东西,饿。”易北战轻轻推了她一把,催促。

    “讨厌。”钟小情白了他一眼。

    易北战抓着她的手,很不要脸的按向自己的两腿中间的位置。

    做这种奇怪的动作时,他仍是冷着面孔,没有半分表情。

    “摸到了吗?”他冷冷的问。

    钟小情尴尬的想抽回手,她摸到了那一团可怕的物体,整个人有种想要剁手的冲动!!

    “有硬吗?”他问。

    呃,他这么一说,钟小情下意识的抓了两下。

    刚刚是很柔软的触感啦。

    她抓了两下之后,有些心悸的发现,呃,有变化了,极为迅速也极强大的危险变化。

    “我对她没感觉。”事实胜于雄辩,易北战用最简单粗暴的给自己洗白了。

    “喔。”她讪讪,手使劲儿的在身后蹭啊蹭,好想把刚刚的感觉全都给蹭掉了。

    呜呜呜,她要窘死掉了。

    “我对你有感觉。”易北战才不管她心情如何,拽着她的手腕,又一次把她的小手给按了上去。

    一来一回,不过数秒,他已茁壮到惊人的程度,蓄势待发。

    钟小情触电了似的使劲儿拽回了手,声音抬的老高,“我去给你拿葱花饼!!”

    她要把一箱子的葱花饼全摔他脸上,吃吃吃,撑死他算了。

    抓奸在办公室,不是应该他焦急困窘,匆匆解释吗?为什么反而是她成了恨不得落荒而逃的那一个。

    早知道是这样,她一直躲在桌子底下不出来多好。

    呜呜呜,她有心理阴影了,她的掌心里一直都是可怕的触感,怎么都没办法忘掉。

    趁此空档,易北战来到了李夫人的身边,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她,“钱会给你,我要知道的事,你告诉给阿九。”

    “好疼啊。”李夫人嗷嗷叫唤。

    “说了之后,阿九会送你去医院。”说完,就算是把这件事交代过去了,易北战拽着钟小情的胳膊向总裁专属的休息室走去。

    他和她很有必要谈一谈,现在、立刻、马上,边吃边谈。

    至于李夫人,嗯,他一点不关心。

    更没想起李夫人没穿小裤裤,等会有人进来扶她时会有多尴尬多丢人。

    自己脱的,自己作的,关他毛事!

    ————————

    休息室内,全都是易北战最讨厌的葱味。

    口口声声不喜欢葱味的男人,一块一块吃着葱花饼,直到吃空了打包盒,这才去卫生间洗洗刷刷,把口腔里的多余味道清楚干净。

    “真能吃!!”钟小情没好气的鼓着小脸,她都没来得及啃一口,全被他抢了。

    易北战返回,手里捧着一杯热果汁,递给她,“喝。”

    算他有良心!!

    “你身上有酒味。”他的良心只维持了几秒钟而已。

    “有吗?”钟小情故意装出疑惑的神色,抬起手臂,闻了闻,什么都没闻到。

    “上午和谁见面了?”易北战问。

    想起了那份详尽到令人发指的调查报告,钟小情决定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尽量不隐瞒,多给自己刷点诚信值,等到将来需要说谎的时候,比较容易混过关。

    “我去公司了呀,有些事想找我大哥,结果秘书说他没上班,我就去他家里找,谁知正赶上他喝的烂醉,到处都是酒味……”

    话还没说完,人就被易北战给抓进怀里,狠狠的稳住。

    他的舌,不客气的顶入了她的口中,搅拌,缠绕。

    良久,放开气喘吁吁的他,他皱眉,“只有葱味,没有酒味,你没喝酒,但是需要刷牙!”

    钟小情的脸红了,红里透着几分紫,眼神凶的好像随时要爆发开来。

    “快去刷牙!”他嫌弃的白了她一眼,半拉半拖,把她推进了浴室。

    钟小情无语至极,不过一个女孩子被人嫌弃嘴里有葱味,这事儿的确不能忍。

    她咬着牙刷,狠命的刷了三分钟,又用漱口水里里外外,把所有气息全都清理干净,这才走了出来。

    易北战倚在了床上,朝她招招手。

    钟小情本来不想过去,可当她看清易北战的手上拿的是那份有关于她的详尽调查报告时,她觉的自己不能够不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