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豪门秘辛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易北战冷冷开口,“只给你五分钟。”

    “易总,你真冷酷,我为您做了那么多事,只给五分钟是不是太残酷了些?”

    “四分五十秒!”易北战冷哼。

    “好好好,我们坐下聊嘛,我相信,听了我的话,多给五个小时易总都会愿意。”

    一个女人的声音,语调缠绵,每个字的音调咬的都不很准,却带着一股浓浓的异域风情。

    声音辨识度太高,钟小情立即想起对方的身份,一个开着连锁美容院,赚夫人、太太、名媛、淑女们的钱赚到手软,有京城第一交际花之称的李夫人。

    听说李夫人身上有五国血统,人长的极美,手腕极强,行事作风很是风风火火。

    哪里有宴会,哪里有她。

    哪里有party,哪里有她。

    哪里够热闹够时尚,更不会少了她。

    当她还是夜明晨的时候,与李夫人有过几次接触,这个女人,她是相当厌恶。

    原因嘛,很简单,李夫人只要见到相貌英俊、事业有成的男人,必然是要冲上去刷脸,做红颜知己、做情人、做知心姐姐、做卖萌妹妹……总而言之,风格百变,只要把人拿下就行。

    当着夜明晨的面儿,李夫人勾~引过王锦霆、勾~引过顾恩华、勾~引过钟锐豪、钟瑞樊、钟思聪,就连当年还是小正太的王锦炎似乎也顺手勾了一下……

    总而言之,这是个以集邮优质男人为爱好的女子,见到入眼的,那是绝对不能放过,使劲浑身解数也得弄到手才行。

    易北战是冰山酷总裁,最不好征服的男人,李夫人若有机会靠近,绝对走不动路。

    钟小情默默叹息,心里在犹豫,自己现在是跳出去打断呢,还是等会两人干柴烈火的烧起来时再跳出去吓他们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她的双眼正快速的在自己调查报告上一目十行的掠过,但她并不能否认,心里那是相当的不舒服。

    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牙刷,某人正要悄悄的用一用,更恶心的是,她还能看见。

    “易总要我想办法打听的事,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真不很容易,就算是请来再经验丰富的私家侦探,也决计挖不出二十年前的豪门秘辛……”

    李夫人的自吹自擂被易北战不耐烦的打断,“你还有二分钟。”

    “易总,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这一次,我拿到了证据,难道你真的不感兴趣吗?”李夫人拖长了声音。

    这是一场心理上的较量,她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能够与易北战讨价还价的机会。

    “按照谈好的价钱。”

    易北战冷淡的回答,引来李夫人媚~笑连连,“易总,我们约定好的交易内容是,我帮你查到凌温婉当年在钟家遭遇到了什么,才会留下一个小小的女儿,逃家不归;你要的信息,我不是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吗?现在要向你报告的可是额外的附加内容,价格方面我们要重新谈,我这个可是独家的消息喔,除了我之外,没人拥有。”

    独家,往往意味着高价,更意味着能够狮子大开口。

    李夫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桌子底下的钟小情恰好看完了调查报告的最后一页,轻轻阖上了,眼神转为极深的幽暗。

    李夫人口中提起的凌温婉,正是钟小情的母亲,那是个拥有大智慧和大魄力的女子,早亡,却硬是想到了办法,给钟小情留下了许多干股,也让后来的钟小情拥有了入主公司的本钱。

    钟小情的记忆里,她的目前是因病去世。

    为什么李夫人却说,凌温婉曾经留下钟小情逃家不归?

    与己相关,钟小情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了起来。

    “价格增加一倍!说!”易北战声音里已有怒意,他不喜欢被人要挟。

    “价格增加一倍,我很满意,但除了钱,我还想要其他……”李夫人的声音低哑了下去,她站起身来,站在易北战的面前。

    手指一勾,裙带飘然解开。

    三十五岁的女子,正值轻熟,花费重金保养的身材几乎没有半分走形,就那般毫不避讳的展示在易北战的面前,李夫人充满了自信。

    “易,我要你。”扭捏着身子,每一个姿态都是恰到好处。

    极品女人,便是这种吧,穿上衣服显瘦,脱下衣服有肉,身材堪称黄金比例,寻不到一丝赘肉,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一副景象,都不会无动于衷。

    “易,来嘛……”李夫人手指勾了勾,舌尖唰的舔了下嘴角,眼睛半眯了起来。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的不太一样了。

    就在这时,一股葱花饼的味道不知从哪儿飘了出来。

    可香了,甜丝丝,焦香扑鼻,尤其是没吃饭的时候闻到,肚子非得咕噜噜的乱响不可。

    当然这味道也特别破坏气氛,飘啊飘的,李夫人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

    “什么味儿??”她有些恼火。

    易北战站起身,冷眼如电,唰的在室内一扫。

    最后落在他的办公桌那边。

    味道是从那边传来的,依稀还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小老鼠在啃咬着什么。

    易北战走了过去,弯下身。

    钟小情一边啃葱花饼一边摆摆油乎乎的小手,“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你怎么在这儿!!”易北战恼火低吼。

    “来给你送小吃咯,可惜你大概现在不很想吃吧。”钟小情无辜的眨眨眼,明明心里的邪火蹭蹭的冒,表情却是天真又无辜,好像根本一点不在意被她撞上了活~色~生~香的香~艳场面似的,更不是很在乎那个被严重诱惑的男人,是她合法的丈夫。

    她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无赶紧要的旁观者,并命令自己,必须用旁观者的心态去对待目前的状况。

    可为何,心脏的某处,一抽一抽的疼呢。

    脑子里跳出的念头更是要怎样烧一锅开水,朝着这对‘奸~夫~淫~妇’劈头盖脸的泼过去。

    钟小情磨牙霍霍。

    “出来。”易北战伸手抓他。

    钟小情随手抓了一块葱油饼,塞到他手上。

    还是烫的呢,油乎乎,被易北战抓了一手。

    “钟小情,你……”易北战急了。

    “就睡很好吃啊,我特别买来和你分享呢。”她眨眨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