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232章 你来了?对不起

    他出去上班,易家的保镖佣人果然没再拦着她出门。

    钟小情开着车窗,时不时抬头看看天空,忍不住长叹了声,“自由真美好啊。”

    ————————

    先到了公司,钟锐豪居然不在。

    秘书说,钟锐豪从昨天起就没有来公司,似乎是病了。

    铁打的超人也会病?

    真是稀罕。

    为了亲眼目睹这一幕,钟小情特意从宝贵的自由放风时间里抽出一部分来,开车去了钟锐豪位于本市某知名高档社区的公寓之内。

    秘书那边有备用钥匙,钟小情多了个心眼,带在了身上。

    到了他家,她在门口至少按了十分钟门铃,都不见有人开门。

    最后没了耐心,直接用钥匙开了门。

    房间之内,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地上歪七扭八的摆着好多空掉的酒瓶,简直是大杂烩,红酒、白酒、啤酒、洋酒……

    “不是生病了吗?骗人!分明就是狂欢嗨过头,爬不起来了。”钟小情自言自语。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总得进去看看。

    走到最里边的房间,她找到了钟锐豪,全然不复平日里冷静精明的大大总裁模样,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背靠着墙壁坐在那儿,他的身边放着很多很多的酒,有的已喝空,有的刚刚开封。

    人居然没睡,眼睛通红,眼珠子里布满了血丝。

    钟小情来了,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就像没发现她的存在似的,嘴里呢呢喃喃念着什么。

    “大哥,你这是打算洗个酒水浴吗?”钟小情捏着鼻子蹲了下来。

    凑得近了些,终于听清楚钟锐豪嘴里在说什么了。

    他居然是在吟诗,没错!!他真的是在吟诗!!

    吟的是唐代李商隐的那首极为有名的《锦瑟》,钟小情刚好听到了最后两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她笑了,推了他一把,“大哥,好有感觉啊,哪个妹子让你此情可待了?”

    钟锐豪没答,像是根本没听到她说话,更像是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她。

    举起酒瓶子往嘴里猛的灌了一口,呛咳了几声,他开始念词。

    念的是北宋苏轼写给早逝爱妻的一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念到这儿,不知想起了什么,一直在轻轻的重复着‘纵使相逢应不识’,那场景,就算是再铁血绝情的人,也是忍不住心情一涩,鼻端发酸。

    “大哥,我去帮你倒杯水吧,别喝酒了。”钟小情叹了口气。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隐形的伤,人前光辉,人后舔伤,谁比谁活的更恣意飞扬。

    钟锐豪是如此,她不也一样。

    只是,别人的伤无法感同身受,自己的伤同样没办法渡给别人而已。

    她起身要去厨房,手腕忽的被抓住了。

    钟锐豪的眼神笼罩住了她,微微眯起,仿佛是在努力的辨认她是谁。

    眼角一点湿润,竟是那么的明显。

    “你来了?”他露出了一抹好憔悴的笑,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吸了吸鼻子,“对不起。”

    ——————

    PS:多坚强的人,心里都有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