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早安,钟小情

    他只是个人,而不是机器。

    做到这种程度,她怎么就不曾怀疑他是别有用心的想要表现给她和那些股东们看呢。

    晨风微凉,钟小情感受到的却是蚀骨的冷,不管她多么用力的抱紧自己,似乎都没有用。

    那寒意是从内而外扩散开来的。

    顾恩华的车子停在了大厦门前,他把车钥匙交给助理,穿着笔挺的西装,大步向前走。

    走进大厦之前,似乎感受到了钟小情长久的注视,他停住了脚步,微微侧身,温柔清雅的目光,飘然而至。

    目光,隔着一条十几米宽的路,相撞在半空之中。

    钟小情满心悲凉,眸光沉淀,对上顾恩华的眼,她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冷淡的就只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而已。

    一秒钟,顾恩华果然移开了眼,只当她是奇奇怪怪的早起少女,并没有给予更多的注意,新的一天开始,他要忙的事有许多许多,耽搁不得,必须尽早去办公室。

    盯着顾恩华离去,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钟小情的情绪才肯稍稍释放一些,修剪整齐的指甲用力的抠着掌心,留下好几个深红色的印子。

    顾恩华!你不是人!

    杀妻害子之后,你一点点的愧疚都没有,还能若无其事的过着正常的生活,单凭着这份心机和不要脸,就足够让人佩服了。

    想看到的人已然看到,再留下去也没有意义。

    钟小情没有拦车,就沿着路,慢慢往回走。

    走着走着,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悲戚,阴沉沉的天,又下起了雨来。

    雨幕迅速转大,打湿了她的外套。

    在一处屋檐之下,钟小情停了下来,蜷坐在台阶之上,抱住膝盖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

    豆豆,她的豆豆,她可怜的儿子……

    路上的车子不知何时多了起来,易北战起了个大早,正准备坐早班飞机赶往D市。

    车窗外的景物一闪而逝,仿佛有一道熟悉的景色,快速在眼前掠过。

    再回头,只看到了一团模糊的影。

    雨幕阻断了他的视线。

    “掉头。”他命令。

    “易先生,这条路是单行线,而且您的飞机还有二小时起飞,迟一点就会延误。”司机弱弱提醒。

    “逆行回去。”易北战眼中闪过一抹不耐。

    司机头皮发麻,不敢多说,只能服从。

    车子掉头,贴着路边缓慢往回开。

    到达某一处时,他听到了易北战冷淡的声音。

    “停下。”

    司机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转身就见易北战撑起雨伞,黑色的风衣被风鼓起了一道弧度,走下了车。

    不远的地方,一个穿着黑色长裙,裹着黑色外套,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女子,孤零零的蜷坐在台阶上。

    世界那么大,有一人形只影单,人被大雨困住,魂也仿佛离体而去。

    易北战朝着她,大步走了过去。

    ——————

    只是不经意的一瞥,易北战最初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

    大清早,钟小情应该窝在卧室的软床上,呼呼大睡才对。

    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像是被人抛弃掉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在空旷的城市里流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