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不安的梦魇

    欺过负过钟小情的霍京任要毁掉。

    宠着疼着钟小情的钟思聪也要送走?

    “我的女人,轮不到别的男人对她好。”易北战神色冷酷。

    阿九嘴巴张开,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钟小情真是不折不扣的小祸水一枚,在她身边,分分钟被牵连。

    更让阿九惊讶的是易北战的态度,貌似不久前,他还只是把钟小情当成是一枚手里即将用到的棋子,按部就班的接近,公事公办的态度。

    但现在,阿九感受到的更多是情绪上的波动。

    此刻的易北战,有着和普通人一样波动的情绪,也更加的真实。

    ——————

    钟小情一回到卧室,整个人便软倒在了床上,哼哼两声,便沉睡了过去。

    那个让她恨入骨髓的男人,再一次入了她的梦。

    她宛若旁观者一边,站在夜家的暖房内,看着夜明晨一脸幸福,依偎在顾恩华的臂弯当中。

    阳光很大,光晕里只有夜明晨满足的笑颜,而顾恩华的神情和面容都看不清楚。

    “能够娶到你,是我一辈子最极致的幸运,我无时无刻都在感恩这份幸运,这一世,我为你而活,晨儿,我的晨儿,你以后不用那么辛苦,把你交给我,把夜家交给我,辛苦的事我来扛,而你只需要笑着为我打气就好。”

    顾恩华善于讲情话。

    他说这些的时候,眼中总闪烁着明亮的细碎光泽,哪怕防备心再重的人,仍是对他的真诚深信不疑。

    更别提那时的夜明晨早已在日积月累的岁月里,产生了浓重依赖的情绪。

    顾恩华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信任的人。

    万万想不到,所谓的‘为你而活’,可以是为了深爱,也可以是别有企图。

    她仍是太过天真了些,竟真以为这世上,有一个男人真的用尽生命的全力深爱着她。

    把自己的存在看的太重要,注定她在后来,跌个头破血流,连累孩子一起,没了性命。

    ——————

    钟小情醒来时,始终定格在凌晨五点。

    她睡在松软的羽绒被里,出了一身的汗。

    致命阴霾的负面情绪,正不留情的凌迟着她的心,再睡不着了,于是起身。

    钟小情换了一条黑色长裙,悄无声息的走出钟家,拦住一部出租车。

    “送我去星辰大厦。”那是夜氏船业的总部大楼。

    十五分钟后,钟小情站在了大厦的正对面,拢了拢外套,她抱紧自己。

    六点整,一辆黑色的跑车刺破晨光,以极快的速度,呼啸着行驶过来。

    顾恩华依然是那么守时。

    在夜明晨的眼中,他的好习惯是勤奋、克制、感恩、积极的代名词,她为他骄傲。

    但当她成了钟小情,站在了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时,她倒是看到了被主观情绪所蒙蔽了真相。

    顾恩华开车向来极快,喜欢飙车,喜欢刺激,这样的性子,与他表现在外的谦逊隐忍,本来就是矛盾着的。

    顾恩华自入主夜氏船业以来,八年不曾休过假,早晨六点钟到公司,晚上八点回到家,时间表准到了可以当闹钟来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