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仅仅是一枚棋子

    他出奇的年轻,天生一张娃娃脸,笑着的时候,眉眼间总不自觉的带着一抹纯真可爱的气息,天生便能轻而易举的换来别人的好感。

    “易,你在关心她?”真难得一见的景象,易北战居然也会对某个人上心?

    尤其那个人,对于易北战来说,仅仅是一枚棋子。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不善的冰冷眼神,比开了刃的军刀还锐利。

    “好好好,你别闹,我只是好奇,算了,我不好奇了,我去做事。”阿九快步而行,跟在易北战身边多年,他自有明哲保身之道。

    阿九离开,书房内只剩下易北战一个人在。

    他的面部表情,不自觉的放柔和了几分。

    脑子里跳出的全都是钟小情生动飞扬的笑容,以及那两个完全在计划之外的吻——

    那样一个不肯吃亏不愿示弱,神采张扬的女孩子,狡猾的不要不要了,她怎么可能会自杀?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浪~荡男人而死?

    这一点都不符合逻辑,易北战根本无法相信。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而他,并不否认自己非常的好奇。

    但一贯精明的男人忘记了,男人开始对女人好奇,往往便是心动的开始。

    一个小时后,阿九去而复返,嘴里含了一根棒棒糖,吊儿郎当的拎着一只文件袋。

    “我简单的查了一下,钟小情的身上的确有疑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来跟进,喏,这只袋子里装的是十五天之内,有关于钟小情的调查记录,内容挺有趣,拿过来给你看看。”

    易北战投来不满的一瞥,这种东西,居然现在才给他送过来?

    这个阿九,最近真是太闲,骨头都要锈住了。

    是时候派他出去活动活动筋骨,找找状态,免的发胖。

    易北战的心底已有决定。

    阿九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糟糕,他不该来。

    “有两件事,你去做。”

    “易,我很忙耶,我要盯着你未来孩子的妈呢。”

    易北战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继续说下去,“第一件事,以三个星期为限,毁掉霍京任。”

    阿九夸张的瞪圆了眼,“他得罪你了?”

    易北战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我的儿子必须从钟小情的肚子里爬出来,霍京任去招惹钟小情,便是招惹我。”

    而招惹了他的下场,绝不会太好过。

    阿九默默的替霍京任同学点蜡,其实仔细想想,小霍挺冤,被易北战记恨上是纯粹的祸从天降。

    不过阿九可不会没事找事的替霍京任说好话,毁就毁了呗,谁让霍京任不识相的跟易北战看中的女人搞了一段轰轰烈烈的暧昧呢,被整死也活该。

    “好吧,我去做。”阿九认命的不再挣扎,举手之劳而已,毁了霍京任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易北战立即安排第二件事,“动用军方关系,将钟思聪调回部队,给他多找些拒绝不了的任务,三五年内不准放回来。”

    “钟思聪哪里惹到你?他不是对钟小情挺好的吗?”阿九觉的自己的智商快跟不上节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