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流离缘尽

    第四章:流离缘尽

    殷冥整个愣住了,他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诧的看着任宇驰的手臂。这难道就是戮所说的血蛊?脑海中浮现那日戮当他面前说的话:

    ——他中了我的血蛊,当前虽不至于伤及性命,但是会受千万蛊虫噬心之苦,到时他体内血肉被蛊虫耗尽,才会毙命。

    千万蛊虫噬心之苦!难道现在任宇驰就是在经受这样的苦楚么?

    浑身忍不出的一颤,竟是不知道是因为心疼还是因为愤怒。手忙脚乱的强行掰开任宇驰的箍住自己的手臂,先行点了他胸前的几个大穴,封住他周身血脉。虽然不知道如此做法无法根治,但多少可以减轻些他的痛楚,让他受的折磨减缓些,不至于那般锥心蚀骨。

    片刻之后,任宇驰拧成川字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些许,眼中的猩红也稍有退去,只是嘴唇依然青紫,龟裂起皮的处泛着丝丝血色。停了一瞬,他猛地抓住殷冥的手,声音颤抖的吐出几个字:“收手吧。”

    这句话乍听似是毫无头绪,但殷冥却是明白其中深意,就见他眸色一敛,方才惊慌顿时无踪,转而是一片寒彻骨髓的冷硬,却是笑了,“我倒没想到你一开口说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话。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我现在已入绝境,根本没有退路,又何来收手一说?”

    对于殷冥这样的回答,任宇驰似是毫不意外,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强忍着胸口的剧痛迟缓的爬起身子,一把抓住了殷冥支在塌沿的手腕,艰难说道:“为何到了现在你还执迷不悟?我知道你现在之举并非出于本心,你不是这样的人。相信我,那皇城之中的龙椅也并非你心之所求,趁一切都还有余地,放弃吧。”

    不想看到殷冥再度举兵,不想再看到他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权力地位将自己逼上绝路,更何况他若再度起兵夺权,那必是要和司马皓轩互为仇敌,而到时凌月夹在其中,又该如何?想说以凌月的性子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她身卷其中,再牵扯出她是前朝宇文弘之女的身份,只怕会引起更加无法估量的影响,最后更有可能因此丧命。

    这样的结果太残酷,任宇驰根本无法想象。

    “余地?”殷冥冷冷嘲笑,抽回被任宇驰握住的手腕,“宇驰,从我决定要夺位复国之时起,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余地一说,更何况时至今日,我身份已然暴露,你此时跟我说放弃,真是笑话。倘若我真的就此放弃,怎对得起我父皇的在天英灵。”

    “不要跟我提你的父皇!”任宇驰突然盛怒,他倾过身子直视殷冥的眼睛,仿佛要透过他的眸子看进他的心里去。突然感到他很是陌生,再也不是他任宇驰心中的模样,虽然是一副皮囊,但内心终究是不一样了。心口疼痛更胜,任宇驰粗喘几口气,语重心长道:“殷冥,想想你长到现在可曾与他相认?就算有着血脉亲情,中间也横亘了太多旁支,不可考究。若是仅凭这一点就是你狠心割舍一切的理由,我断然不能接受。殷冥,你我自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样性子的人我最了解,我不管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身份,我终究只认你是我的师兄,是我任宇驰这辈子的视为兄弟的人。前朝之时我们受制于人,今朝重获自由不易,切不可就此断送。”

    话及此处,殷冥内心已受触动,他望着任宇驰,不由自主就回忆起他们小时候的过往,还有那年积雪成幕的东煞后山,他和任宇驰还有凌月义结金兰,誓言振振,此生难忘。然,现在忆起,竟是是恍如隔世。

    嘴角挑起的弧度里溢满苦涩,殷冥移开不光不去看任宇驰,想要借此隐藏他眸底的痛楚:“过去的殷冥已经死了,你认识的殷冥也已经死了。你现在看到我,是为了匡扶前朝可以不择手段的前朝皇帝燕程毅遗子,燕殷。”

    话至此处,心如刀绞。在此之前,他已经伤过凌月一次,而此时他却是有用同样的方式伤了任宇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必须斩断任宇驰对他的所有期许。

    任宇驰看着殷冥,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话出自他口,心口的疼痛越发剧烈,甚至已经顺着经脉传上了太阳穴,深深吸进一口气,攥紧了拳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殷冥!你何必要逼自己?你明明比任何人都要厌倦杀戮,为何还要卷入其中?傅桑洛是什么样的人我并不知晓,但是陆正源和戮,你怎么可以轻易相信?我不信你不知道方楚是死在戮的手里,倘若你连这些都可以坐视不理,那么......·”终究是说不下去了,胸口的疼痛也越发强烈,任宇驰不得不一手撑着身子,一手捂住胸口,缓缓顺气,想让疼痛减缓。

    心尖猛然一颤,殷冥深觉自己不应该再在此处待下去了,不然因着他心底还存着的对任宇驰的情谊,他真的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就此吐口。理智和情感似是被生生撕裂开来,相互攻击却难分胜负。撑在塌沿上的拳头无声握紧,他闭了闭眼,叹一口气:

    “好了,你不必再劝,好生歇着,我先走了。”语毕,起身就要离开。

    任宇驰见殷冥要走,猛然直起了身子,想要伸手抓他却是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情急之下近乎咆哮:“殷冥,你给我站住!你现如此,是真的要把凌月逼上绝路么?还是真的要手染她的鲜血你才安心?”

    终究是再也忍不住了,还是把心中压抑已久的话说了出来。胸口的疼痛因这一声爆发猛地剧烈起来,瞬间就感觉有千万条虫子在他的胸腔内游走啃食。不消一刻,他的额头上已经浮起一层薄汗,而他的目光却还锁在殷冥身上,半分都没有移开。

    任宇驰那一声震得殷冥身子莫名一颤,他停住脚步,回头看他,眼底一片痛楚。他何曾不知道他的做法将凌月逼上了绝路,可是时至此时,已经没有办法挽回,待到尘埃落定之时,总得有一人殒命,而当下不过是不知道那人是谁罢了。

    可这些话是断不能跟任宇驰说的明白的,索性不答。殷冥神色淡漠转头,迈步就走。

    才走到门口,殷冥伸手欲开门出去,却是听到身后一声凄厉破空的嘶吼,慌忙转身看去就见任宇驰表情狰狞,身子蜷缩痉挛从榻上摔了下来。

    慌忙跑回他身边,就见他眼白已经全红,口鼻中隐有血丝流出,勃颈上的动脉也隐有红色血线出现,殷冥顿时大惊,他这是毒发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

    一瞬间不知所措,殷冥伸手想要把任宇驰从地上扶起来,可是手还为触到他就被他一把打开。

    “别碰我,我身上有血,当心别渡给了你。”任宇驰大睁着眼睛,感觉到身体之内似有无数虫子在啃食撕咬着他,蚀骨的疼痛遍袭全身,让他的思维都不清晰起来,脑海中一片嗡鸣,只有浑身的疼痛越发清晰,越发让他无法忍受。蚀骨锥心也不过如此,倘若要是让他这样饱受折磨而死,不如就此给他一剑来的痛快,至少少了折磨。心念一决,他突然一把抓住殷冥衣服的下摆,几乎是哀求出声:“殷冥,杀了我。”

    殷冥,杀了我。

    殷冥整个愣住了,他看着身子扭成一团的任宇驰,不知所措。不是不知道他此时痛苦,可是要让他此时下手杀他,殷冥可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情急之下脑海中一片空白,慌忙站起身来:“别说胡话,我去给你找大夫。”

    眼见他要走,任宇驰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他的胳膊,痛苦摇头,声如蚊呐般断续说道:“没用的,我身中血蛊,根本无药可医。即是今日熬了过去,日后定然还是会被活活疼死。殷冥,算我求你,杀了我。我不要再经受这样的折磨,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不。我不能。”脑海中一片空白,殷冥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反手攥住任宇驰的胳膊,声音却是先哑了:“宇驰,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再忍一忍,我去找大夫。”

    殷冥曾见识过很多人的死亡,他也从不惧怕死亡,但是此时此刻,当他听到求死的话从任宇驰口中说出的时候,他的心猛地锁紧在了一起。眼前任宇驰的面容莫名就与早前凌月的面容重叠在一起。都是要他杀了他,可是却是完全不同的。

    “殷冥,我好痛,求你杀了我。”任宇驰再次催促。

    殷冥脸上顿时一片空白,缓慢而艰难的摇头,想要把任宇驰抓着他的手松开。

    “师兄,算我求你。你当真要看着我受尽煎熬折磨致死么?”任宇驰压低了声音怒斥,有泪水从他猩红的眼角流出,生生刺痛了殷冥的眼睛。

    从小到大,任宇驰从没叫过他一声师兄,永远都是直呼其名的。任是无论如何,殷冥都想不到,此生唯一听任宇驰叫他师兄,竟是在求他杀他的时候,并且他还因此,流了眼泪。要知道他任宇驰曾经可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要不然也不会获得一个笑罗刹的名号,可是现在,他......

    殷冥再也想不下去,他望着任宇驰眼角一阵刺痛,喉咙紧得发不出任何声音,而近在他眼前的任宇驰,却是更加痛苦的蜷缩起身子,脖颈上的血线也越发分明,更加凄厉的嘶喊从他喉咙溢出。

    突然之间周围安静了下来,殷冥目光呆滞的望着自己手中的剑,剑锋之下,有浓烈的殷红正在蔓延,最终开成妖冶而狰狞的花,那颜色鲜艳的,足以让他留下泪水,然而并没有,他只是呆望着自己的手,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生生撕裂,痛不欲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