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流离之所

    第一章:流离之所

    在距离江南不远的一处很小很偏僻的村子。

    暮色西沉,村中已没有闲散走动的人,只有几个小孩在狭窄的街道上玩耍,欢笑声激得初冬寒冷的空气都变得温暖起来。

    凌月站在一处小院门前,想要敲门,可是手举在半空很久都没有落下去。心中升起的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只觉得浑身都在忍不住的颤抖,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却也是压抑不住的疑惑和期待,而她亦是清楚的明白,或许她期待的答案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可是,她仍然想知道。

    终是狠下心来敲了门,不过片刻就听院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应着,赶忙过来开门。

    院门打开的一瞬间,院内院外的两人同时愣住。

    凌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无法想象面前这个粗衣简服的女子就是记忆中那个温婉却不失高傲九歌,眼睛不受控制的上下打量她一番,凌月嘴唇阖动几下,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而九歌发愣的原因却是因为她没想到凌月会来找她,虽然前些日子她曾去幻灵宫想要见凌月,但是被玄逸之以不便打扰她给挡了回来。想着往事已矣也没再动过要见凌月的心思,没想到她倒是自己来了。

    沉一口气,九歌尴尬一笑,语气却是无比平淡,“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茅舍简陋,虽款待不周,但也还有落脚的地方。”侧身让开,让凌月进门。

    凌月停了一刻,迈步进去。

    不大的院子里挨着院墙栽着几株桃树,看样子已经有些年月。因着现在是冬天,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光,只剩光秃秃的树枝屹立寒风之中,孤单且冷清。

    凌月进到屋内,还没等坐下,就见一个不过三四岁的小女孩手里抱着布艺的小老虎从里间里蹭出来,看到凌月之后吓的瞪大眼睛往后一躲,诺声声喊了一声:“娘。”

    听见这一声,凌月整个愣住了,再仔细一瞧那小女孩的眉眼,竟觉出与殷冥有几分相似,心头顿时大惊,下意识朝跟在她身后进屋的九歌投去好奇且惊讶的目光。

    九歌进屋反手关门,不好意思的朝凌月笑笑,“我女儿胆子小,别介意。你先坐,我去给你沏茶。”说着已经走到了那小女孩面前,蹲下去笑着跟她低语了几句,就见那小女孩噘着嘴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看凌月的目光里戒备少了几分。

    尴尬报之以微笑,凌月在桌边坐下,打量四周一圈,才发现这屋外看起来虽然简陋,内里却很有几分家的温馨之感,从陈设的布置就能感觉到几分温暖,但屋内却没有任何有男子居住过的痕迹。

    发现这一点,心底似是有什么被触动,凌月抿了抿唇,看向那小女孩,身子低了低,声音倏地就有些哑了:“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听见她说话,小女孩眼中方才卸下的戒备重又拾起,把怀里的布艺小老虎抱得更紧,站得离凌月更远了。

    这时候九歌正好端着茶盘和点心进来,淡淡一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为凌月满上一杯茶:“女儿家,乳名叫忘安,今年三岁了,见了生人有些胆怯,你别介意。”

    “不会。”凌月浅笑摇头,目光灼灼看着已经噌进九歌怀里的小女孩,心募地就软了下来。她无比肯定这就是殷冥的女儿,是殷冥和九歌的女儿。忽然想到她的名字,凌月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是叫望安么,望她一生平安?”

    心说这名字有这样的寓意也真是不错,最起码这本就是他们很早之前的愿望,只是后来阴阳错落物是人非,只留一声叹息。

    “不是希望的望,是忘记的忘。”九歌将点心盘子推至凌月面前,疏离一笑,“我们这一生,都过得不太安顺,很多事情得非所愿,所以我给她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想着前世永忘,今生唯安,忘安,就是这么来的。”

    凌月藏在袖子中的手颤了颤,怅然一笑,微微点头:“是,前世永忘,今生唯安。九歌,你恨我么?毕竟......毕竟最后是我杀了殷冥,是我害得你没了丈夫,忘安没了父亲。”心如刀绞,用力攥紧拳头,不长的指甲刺进掌心里一阵生疼。

    九歌没有应她,半晌只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末尾带一声轻笑:“这本就是殷大哥自己选的结局,我为什么要恨你?”她顿一下,“凌月,你总是喜欢把所有的事都归结到自己身上,就像殷大哥一样。早前我就想问他,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等后来,就问不到了。今天既然你又提起这件事,那我也顺势问一句,你们这样逞强的想要独自撑起一切,不会累么?”

    凌月闻言抬头看她,眉头微蹙,似有些不解。九歌转脸看她,目光中似是很有深意,停了一刻,却是低头对赖在她怀里的忘安说:“忘安乖,去睡觉好不好?”

    忘安看了看凌月,又看了看九歌,点了点头,手牢牢抓住九歌的衣袖,声音嗲嗲:“娘哄我睡。”

    九歌有些无奈,才要开口,就听到凌月说:“你去哄她吧,我在这等你。你我说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让她听到了。”

    九歌点头笑笑,抱起忘安进了里间。凌月独自坐着,手中捧一杯茶,暗自失神。

    想说时移世易,人事早已不同,此去经年之中,往事已然随风,今日就算忆起,心境也已与当年不同,可是事关曾经旧事,总得知晓因果,以求让自己心安,就算最后的真相,未必是自己期待的,但真相就是真相,总不能被无故淹没,更何况,那些涉足那些涉足其中的人,是很早以前与她凌月立誓的人,就算最后落得个背弃誓言的下场,他们留在她心中的印记却是没有减少分毫,反而因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加深刻了。

    这世上让人最无法割舍的就是情义,更何况是如他们一般除了情义就一无所有的人。

    两柱香功夫过后,九歌从里间出来,走到凌月跟前低声说一句:“这里不大方便,还是借一步吧。”

    凌月自然明白九歌的意思,略略点头,起身跟在她身后出了房门,转到旁边的厢房去。

    这间屋子似乎平日里并没有人住,但收拾的很是干净,里间被一扇屏风挡住,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九歌请凌月落座,拿过桌上的茶壶为替她沏一杯茶,移到她面前。

    “凌月,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也为了你能更清楚的明白这事后隐情,你不如静下心来仔细听我讲个故事,故事讲完了,你的问题要就得到了解答,可好?”九歌神色淡淡,嘴角带一丝意味深长的浅笑,望着凌月的目光如水柔和,却又渗着丝丝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早在之前凌月和九歌并不相熟,也从未见过她有过这样的神色,微微一怔,突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闷闷应一声,拿过茶杯轻抿了一口。

    “凌月,你知道我叫九歌,但从未问过我的姓氏,今日既然要将所有事情挑明,那也不妨说的明白些。我原姓傅,我父亲是傅桑洛,前朝去姓,称为桑落,曾是前朝掌管官妓的官员,仙乐阁就是前朝有名的官妓,只因前朝灭亡,便在红街与其他花坊无异。”

    “这些我都知道。”凌月淡淡一句,打断九歌的叙述。

    九歌微怔,随即笑了,拿过茶壶为自己也添一杯茶,道:“那我便说些你不知道的。其实我并不是傅桑洛的亲生女儿,傅桑洛也并不算真正的中原人,他父亲曾是北域附近小部族的首领,后台归顺了前朝卫国,后与中原女子通婚便有了他。傅桑洛早年时很有才学,却是因着他的出身不得赏识在朝中备受排挤,所以只能埋没在了红街那样的地方。后来前朝朝局内乱,朝政大权被宰相宇文弘一人掌控,皇帝燕程毅形如傀儡......对了,这些你都知道,我也就不赘述了。”

    “世人总说造化弄人,有时恰恰如此,傅桑洛和你父亲宇文弘本是同时入朝为官,却不想流年匆匆,你父亲宇文弘把持朝政之时,他傅桑洛依然在红街,愤恨之心油然而生,于是也才有了之后的事。”九歌看着凌月瞬间黑下去的脸,淡淡一笑。

    “凌月,你不会真的以为早些年前殷大哥与傅桑洛相熟真的是巧合吧?今时今日不妨告诉你,不管是我,还是殷大哥,亦或是你,甚至包括你的妹妹若水的娘,我们都是傅桑洛的棋子,我们都是身在他的棋局之中,在帮他实现他的报复计划,让北藩和大梁兵戎相见,他从中获利,以得重视,或许可以光耀门楣,复兴曾经部族。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是可笑,但是他却差点成功了。”

    听到这里,凌月眉头一皱,面上结起一层寒霜:“不是说傅桑洛是为了帮殷冥复国的么?他甚至还因此拉拢了陆正源。”心中有疑惑升起,隐约中感觉这事情的背后藏着更大阴谋。

    “陆正源?”九歌挑眉,“看来你还不知道,陆正源和傅桑洛还有戮,早在殷大哥带兵攻入京城之前就已经被殷大哥杀了。”

    凌月瞬间愣住了。

    九歌淡淡看她,苦涩一笑:“原来你真的不知道,那我不如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其实你被送走的那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