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第719章:不搞权钱交易

    杨柳到东平来做生意,就等于是放了一把利剑在我的身边,我对杨柳到东平来,既有些欢迎,但心里还是存在着一些警惕,我知道杨柳是个什么样的生意人,和杨柳这样的生意人走得太近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不能和这样的生意人存在着任何的利益往来。

    我可以在杨柳有困难的时候给他一些方面,但我绝对不能和杨柳的公司扯上利益交易,这种用权力捞取的好处就是风险,早晚都要为捞取这些好处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今天给焦波提醒了这个信息,就看焦波自己怎么来处理这些风险,但愿以焦波的老练能够化险为夷,不要在这次的反腐风暴中翻了船。

    杨柳的公司项目中标以后,她又想到了借助这次中标的消息宣传公司,于是,就在报纸上面刊登了他们公司中标节能工程项目的消息。如此一来,杨柳不光是宣传了他们公司中标项目的事情,还通过媒体的报道,让东平的其他企业老板知道他杨柳在这边的关系,没有这样的关系,不能顺利的拿到这么重要的项目工程。毕竟,杨柳的公司在东平成立才短短的一两月时间,这就能够在东平拿到几千万的节能项目工程,说明她的背后有人撑腰,在别人的眼中看来,杨柳的这一招就是做给了其他地方干部和省里官员看,今后要是有什么项目招标的,就可以给杨柳的公司一些方便以讨好着她。

    以前一些公司中标某些项目,无非就是在媒体的最下角找个位置刊登一个公告,但这次杨柳是有意的要在中标项目上做文章,找了报纸的第二个版面做了一个大篇幅的报道,还有杨柳和县政府领导的合影,这让杨柳的公司一下子就在东平省出了名气。

    在做生意风格这一点上,杨柳喜欢做宣传,喜欢搞公关,这办事的手法和当初的蒙莉还真有几分相似,都喜欢以公关作为生意上的辅助手段。

    从杨柳做事的这种习惯来看,又是一个不按照常规出牌的女人。换做是别人负责的公司,像这样一个刚成立的企业,前期就是做一些市场工作,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一个几千万元的大项目,何况是一个从外地过来这边投资的公司,就这么一点,很多商人都得佩服杨柳这个女人。

    一个新成立的公司中标项目已经让人关注,现在,杨柳还采取公关的手段,让媒体大篇幅的来报道他们公司中标节能工程这件事情,更是把他们公司推到了大家议论的话题中。在这篇文章报道出来之后,我相信会有不少人在猜测着杨柳这个女人的来历,到底在我们东平省有什么过硬的关系,能够在公司成立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拿到了如此大的项目工程,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只有靠着政府背景的企业才能有这样机会。

    我想,杨柳故意在这个时候大力宣传公司中标项目,也就是想抓着这个机会把公司的知名度打出来。有这样一个事件作为催化剂,等于就是花最小的代价换来了最好的宣传效果。单从这一点来看,不得不佩服杨柳是一个很精明的生意人。

    杨柳这种做事风格是容易取得成功,不过,她真要这样拉拢官员来拿项目,恐怕早晚要给自己惹些麻烦出来。而且,和他有着利益联系的官员们,也会被这种商人给腐蚀,这样下去,我还是有些担心杨柳。可是,杨柳现在正好拿到了项目,公司被大家都关注着,说不定这会儿杨柳正在得意自己的这一手笔,这个时候要给他任何的警示,我估计杨柳也听不进去劝告。

    如果是这样,那我只好约束好自己的行为,减少和杨柳在生活中过于亲密接触,更不能和杨柳有任何直接的利益冲突。这次杨柳一来,就找到了焦波帮忙,从他们县上抓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为公司在东平拿到了第一笔大单子,这就是杨柳聪明的地方,到了东平就从熟人下手,从焦波的身上为公司争取到了第一笔大工程。

    接下来,杨柳会不会算计到我的身上,这就是我担忧的地方,也是我对杨柳有些顾忌的一个方面。虽然杨柳不会成为第二个温丽,她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处处来算计我,但这两人的眼中都是以利益为重,都喜欢通过权力来换取利益,把商业和权力两者的利益结合起来,像她这样只顾利益的商人,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

    我是不愿意看到杨柳能出什么乱子,她真要是出了问题,对我没用任何的好处,对焦波那是更加的好处。就以杨柳这样的做事手段,几年之后可能会有不少的官员和她扯上利益冲突,她一旦出事,不知道会牵涉出多少的官员。

    我们需要杨柳这种有商业头脑的企业家,但对这种企业家也需要加强监督,时常的关注着他们公司做出的市场决策,在适当的时候给杨柳一些警示,或许能够防止杨柳犯下更多的错误,我也想要帮助杨柳,毕竟我们也是多年结识的知己。

    焦波从我这里得知要反腐的消息之后,回去的第二天又给我打了电话过来,向我询问这次东平省要反腐的问题,并且跟我交底,说这次杨柳找到他帮忙,他确实也提供了一些信息,为杨柳获得这个项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杨柳为了感谢他提供的帮助,在项目中标成功之后,杨柳给他送了一份礼。

    我听焦波的意思,他在收了杨柳的这份好处以后,又听到东平要开展反腐工作,这让焦波的心里没有了底,开始有些担忧这次收的好处会给他带来麻烦,这才是焦波给我打电话过来的用意,是想从我这里打听到更多关于反腐的细节。如果这次的反腐只是走一个形式,不会严厉展开反腐风暴,他就可以一丝幻想,弄不好就能躲过这次的反腐风波,真要是太严厉,他就得做好一些补救工作。

    我告诉焦波,这次省政府要是开展反腐行动的话,那一定很严厉,绝对不会是走走形势。如果他这次帮助杨柳,并在这个项目中得到了好处的话,那最好是把这次得到的利益都退还给杨柳,不能让别人拿到任何把柄,起码要为自己和这个项目的中标划清楚界线。

    作为朋友,为杨柳提供一些信息是可以,可是,通过这种方式来为自己捞取好处,这就是受贿。我担心的就是焦波在这个项目中拿了杨柳的好处,所以,这才给焦波提到了东平要开展反腐工作的事情,好让焦波提前做好弥补工作,有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拿到手中的金钱想要退还出来,任何人都会不舍,我相信焦波就是因为内心里的挣扎,是抱着一丝的幻想,心中拿不下主意,焦波才会给我打电话,想听听我的意见,我给焦波的建议很简单,把杨柳给的好处费送还回去,不能和杨柳公司中标的项目扯上任何关系,这也是证明自己的清白。

    焦波有些失落的挂了电话,我能理解焦波现在的心情,但是,和这点利益比起来,保住自己现在的官位,免受犯罪带给自己的牢狱之灾,我相信焦波能够分清楚这里面谁轻谁重。

    一场打黑风暴即将来临,就算是焦波对这份好处有多大的贪婪,在这样一个风口浪尖上,我觉得焦波会作出明智的抉择。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自己会在这场反腐风暴中被调查,焦波也就不可能在彷徨和不安中给我打电话,向我征求一下意见。

    而且,焦波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也有他另外的用意,他是故意让我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事情,那天真要是调查到了他的身上,凭着我们多年的关系,焦波是希望我到时候能够帮助他一下。在这次和焦波的通话中,我还提醒焦波,今后要注意和杨柳的来往,我们可以把杨柳当朋友,但在业务上不要和杨柳沾上任何的利益交易,这也是对自己的保护。稍微不慎,杨柳这样的商人就是一颗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这颗炸弹给炸伤。

    就杨柳公司中标项目的事情在媒体上进行报道之后,也引起了邓副省长的关注,他把我叫到办公室里,特意的询问到了杨柳公司中标这个项目的一些细节问题。对一家外地过来新成立的公司,在短短的时间内能拿到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总是能够引起一些质疑。

    在邓洪波的办公室里,他这样问到。

    “三喜,海天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在东平刚成立,这一下就中标了当地政府的市政节能项目建设,在这次项目招标过程中,不会存在着一些**交易吧。”

    我知道邓副省长这么问,也是对这次项目中标的事情产生了质疑,但是,我不能把焦波的事情告诉邓洪波,必须得为焦波隐瞒住这个秘密。

    我对邓洪波说。

    “这次思义县市政公司招标,据我了解的情况,在所有参加竞标的节能灯具公司中,海天节能科技公司的实力是最强的,公司的产品也是通过了国际质量认证,比其他参与竞标的公司都具备竞争优势,这可能是海天节能科技公司能够中标的主要原因。至于在这次项目招标过程中有没有**问题发生,目前还没有接到任何的反映。邓省长,你不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吧,这次思义县的政府工程改造存在着**交易?”

    “我听到一些风声,有人议论这次思义县的市政改造项目有暗箱操作的嫌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海天节能公司中标项目的这件事情影响就太大了。我记得你的一个朋友是在思义县工作吧。”

    “是的,以前岭南市建委的一个同事,现在是思义县建设局的局长。不过,我昨天才和他通过电话,也问到了这次项目招标的事情,他说这次项目的招标比较公正透明,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的利益交易。”

    邓洪波知道我和杨柳是朋友关系,这才找我了接杨柳公司项目中标的具体情况,他是出于对我的关系,怕我被牵涉到这个项目里面。

    听邓洪波的意思,好像知道了一些项目交易存在幕后操作的消息,还有可能会涉嫌**行为,邓洪波才会对这件事情亲自关心。

    邓洪波对我说道:“三喜,我知道你和杨柳是多年的朋友,你要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走错了路。在思义县的市政项目改造上面,我希望你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联系。”

    “省长,你就放心吧,在杨柳公司中标思义项目的事情上,我没有给她们公司提供一点信息,更没有找人帮她们说话。是在她们公司中标了项目以后,杨柳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了她们公司中标的事情,所以,我和这次思义市政项目招标的问题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就好,像她们这样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么大的一个政府市政项目,难免会有人妒忌。项目的招标过程公正透明还好,真要是这里面存在着**问题,早晚都会被其他参加竞标的同行给抖出来,现在有不少人都盯着海天节能公司,一点有人查到这个项目存在不公平交易的地方,就会有人拿这个项目做文章,我隐约的感到有些担心。”

    “谢谢老领导对我的关怀,我给你保证,在海天科技这次中标市政项目的事情上,我绝对没有提供任何权力交易,甚至就是一个消息都没有为海天提供。”

    “严厉要求自己是对我,我和陶省长都很看好你的前途,可不能在生活中有任何犯错误的想法。像杨柳这样的生意人,你今后也尽可能的少和她接触,他们这样的商人眼中一切都是以利益为重,主动的和政府官员亲近,无非就是想利用官员手中的权力为他们提供方便,帮助他们拿项目,双方进行权钱交易。这样一种权钱交易的行为,最后只会害了自己。”

    “老领导教训得对,我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想要从政,那就不要嫉妒别人挣的钱多。从政,就得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作为出发点,做人民真正的公仆。”

    “你能记住这一点很好,省委对你很重视,组织上也在把你当重点干部在培养,你得珍惜这些机会,不要辜负了我和陶省长对你的栽培。陶省长对你这次负责东钢集团的事情很满意,对你的工作能力也给了很高的评价,说东钢集团在你的周旋下,为省政府接管东钢集团的股权铺垫良好基础。陶省长说了,这次东钢集团的股权改革问题要是能顺利的解决清楚,你可是在这件事情上立了大功。”

    “东钢集团的股权改革问题能够稳定处理下来,也全靠老领导和陶省长提出的股权社会化处理,这样一个方案满足了胡朝阳的预期,他可以继续掌管东钢集团,以董事长的身份来管理东钢,负责东钢集团的具体投资决策。正是因为陶省长提出的股权社会化处理的构思,让胡朝阳看到了自己还有机会继续担任东钢集团董事长,迫使胡朝阳在坚持绝对控股权的前提下做出了让步。陶省长把这个任务交给我,让我和胡朝阳做前期的谈判工作,我也会尽心尽力的去完成领导布置a给我的任务,协助好陶省长把东钢集团的问题解决清楚。”

    “我想把肖雷调到岭南来,这小伙子挺不错的,你觉得是现在就让他到岭南来呢,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调动?”

    “邓省长,我觉得暂时还是让他留在云岭县,云岭县需要一些年轻派,有创新思维的干部主政,为云岭县开辟一条更持续的经济发展路子。何况肖雷到云岭县的时间还不长,现在就把他调走,这对云岭县整个班子的稳定也不利,我的意见是让肖雷在云岭县磨练两年再说。”

    “这样也好,现在云岭县需要懂得当地情况的官员,要坚持按照你当初在云岭县提出的几条发展思路去走。只要肖雷在云岭县,他熟悉云岭县的情况,我相信云岭县能够延着你当初制定的发展方向走下去。经济发展结构不做大调整的话,过不了几年,云岭县的经济实力就会强大起来。”

    “上次马来西亚的客人过来,和我们东平省签订了旅游开发的互惠条款,这为我们东平省的旅游资源开发提供了更好的契机。通过和马来西亚政府的合作,我们东平省的旅游资源会得到更充分的开发,也为当地的旅游公司提供了业务国际化大发展的平台。把肖雷留在云岭县,我也是希望他在云岭主抓旅游业建设,把云岭县的旅游业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台阶上。”

    “这样也好,那就让肖雷在云岭县再磨练一下。前段时间把高敬明调到岭南任组织部长以后,高部长在岭南的工作做得还是不错,很负责,也为岭南市选拔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后备干部。”

    “这是你知人善用,从高部长这段时间的工作表现来看,争取了高敬明到岭南任组织部长的决定很对,希望高部长能够在岭南做出更骄人的成绩出来。邓省长,姜秘书长一直想到地方上去锻炼,省委是怎么考虑的呢?”

    “之前省委有打算让百兆到江汉市任市委书记,但后来考虑到他没有在基层抓经济建设这方面的经验。而江汉市现在的情况特殊,班子人选必须要懂得抓经济,省委这才另外安排了适合的人到江汉市去。至于姜秘书长下一步的去处,省委有可能会考虑让他到省政府的某个厅里去任职。”

    “去某个厅任职也还是不错,他在我面前提过多次,一直想到地方上去任个市长或者书记。但从姜秘书长的工作阅历来看,让他去地方上抓经济建设确实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把他留在省厅更好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