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家庭

    琦蕾真心的话语让我的愧疚更加的浓重了,这一刻的瞬间我坚定的心仿佛再次动摇了,然而动摇也只是片刻,我将略显混乱的心绪迅速矫正了。

    “那你就爱吧,但是我再一次告诉你,我不爱你。”

    我对她极为郑重的说道,同时更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此时此刻不是做的选择,而是一种无情的抉择,去照顾晓琰,陪着晓琰,我是势在必行。

    我我现在想要去喝酒,而绮蕾却是对我说道:“你的爱对于我奢望的,可是我也习惯了,所以不管你对我如何,即使特别讨厌我,我也就赖上你了。”

    绮蕾的脸上写满了坚定,我知道我不管怎么无情,怎么愤怒她都不会改变她的心意了。

    “我准备去酒吧,你还要跟着吗?”

    我对绮蕾淡然的说道。

    “你要去喝酒吗?”

    绮蕾对我询问道。

    “是的。”

    我回答道。

    “我也去,我也要喝酒。”

    绮蕾笑着说道,仿佛她并不伤心似的。

    我也只能带着绮蕾来到了酒吧,这个夜我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要喝酒,痛痛快快的喝酒,喝醉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我们俩个人不喝别的了,直接就是威士忌,只是没等我喝,绮蕾就是拿起酒瓶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一大杯,太过的疯狂,当然她需要发泄。

    她倒了一杯酒后,就是狂喝起来,而我也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是缓慢的喝了起来,歌声悠悠的响彻着,是伤感的,仿佛穿透了我的内心,也是抒发了我的情感。

    我和绮蕾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什么也不说,只是喝酒,很快酒喝的差不多了,我们都醉了,显然我醉倒更厉害,我已然趴在了桌面上,而绮蕾则是搀扶着我准备回家。

    我们游荡在路上,风萧瑟的吹着,摇摇晃晃的走着,我现在就是醉到了马上就要倒地的情况。

    “峰你真的舍得抛弃我吗?”

    绮蕾醉意浓浓的对我说道。

    “对不起,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你,只是因为我必须要去找她,现在的她需要我,你知道吗?”

    我想也没想就是对她回答道。

    “我知道就是,你不是不爱我,而是因为你的善心,你是看在王晓琰失明了可怜,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决定,我知道你也很艰难,不是表明那样的无情是吧?”

    绮蕾大声的对我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听到绮蕾的语气似乎是有着愉悦的意味,也带着哭腔。

    但是我无法继续表达我的话语里,我感觉自己要陷入沉睡了,现在的我很累很累,仿佛这一次睡下我再也起不来了。

    不知过来多久我起来了,头痛欲裂,我睡在柔软的床上,而我的身边随着绮蕾,我看着她,没有动作,只是在想着我做的梦,这是一个漫长的梦,我梦到当初和曼青结婚了,汤姆也没有出现,在乡村我当着村主任,虽然只是副的,但是很充实,我和曼青也特别特别的幸福,而且曼青怀孕了,然而梦突然转变了,也是中止了,然后梦到了我从乡下来到杭州后,并没有遇到李清书,我没有坐牢,我只是做着一个普普通通的职员,然后遇到了一个平凡的姑娘,我们恋爱了,也要准备结婚了,只是当我们准备领结婚证的时候,梦中止了,然后画面变了,我再次回到了和汤姆刚来杭州的时候,我遇到了李清书,只是我们是第一次见,没有之前的矛盾,这一次我来了一个英雄救美,李清书不会跆拳道,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救了她,然后我们美好的认识了,她填补了我受伤的心,而她并不是所谓的超市老总,但是很美丽,我们并没有多大的距离,我们很快就恋爱了,然而同样当我们要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画面再次消失了,而下一个画面出现的时候,是这样的一个梦境,我和晓琰睡在一家宾馆的床上,而宾馆位于大理洱海,我们属于***,晓琰东性格不是温暖的,而是大大咧咧的,有什么说什么,别人***之后就是陌路,而我们***后却是相爱了,我对她求婚过后,准备结婚的时候,画面再一次消失了,当画面再次出现的时候,是这样的梦境,我站在了大学的小树林中,我的面前是绮蕾,而我的身边时罗猛,而我和罗猛地角色互换了,罗猛帮我加油打气,我则是向绮蕾表白,但是绮蕾没有答应我,和罗猛对骂着,然而我并不气馁,我一直都爱着绮蕾,一直向着她表白,终于在几年后,绮蕾答应了,最后我我们要结婚了,只是我们要结婚的时候,我梦醒了。

    真是一个史诗般的梦,我感觉到自己特别累,在梦境中我仿佛活了好几世,只是每一世都不是很完美,总是在结婚的时候中止了。

    这个梦让我明白了很多,但最重要的道理就是人生是千变万化的,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会有什么砸在你的头顶,是馒头还是馅饼,又或者是石头,而当你遇到各种人生时,就要坦然的面对,争取不要自己去犯错。

    借用梦境我对比了自己的人生,我的人生比梦中自己的任何一世都要丰富多彩,处处都是抉择,都是痛苦,而现在的我是快乐还是痛苦呢?

    我看着绮蕾,默默地流下来眼泪,难免掉在了她动人的脸颊上,然后我急忙为她轻轻擦掉了泪水,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她杂乱的秀发,默默地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然而就在我抚摸着她秀发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呆萌的看着我,然后就是呆滞了,没有言语,没有动作,就是躺在我的身边痴痴的看着我。

    我也是没有说话,也是沉默的看着她,存满歉意的看着她。

    然而就是沉默期间,她的脸上浮现了笑容,她的笑容中有喜悦,也有苦涩,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快乐的还是难过的。

    “你醒了?我去做早餐。”

    我说话间就是准备落荒而谈。

    “等等。”

    然而绮蕾却是叫住了我。

    “怎么了?”

    我看着她疑惑的询问道。

    然而绮蕾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抱住了我,然后就是亲吻我,绮蕾的动作让我感觉到震惊,我本想要挣脱,但是绮蕾显然是用了所有的力气抱着我,我大早上的也被激起了情绪,然后我也开始回应起来,我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做的是合法的,但是却是错误的,我存满着愧疚。

    过来一会儿,我便是下来床落荒而逃,当然是打着做早餐的名义。

    我在厨房中忙碌了一会儿,绮蕾也是起床了,要和我一起做早餐,她一直都是浮现着笑容,连是也没那么苍白了,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绪,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早餐很快做好了,我去隔壁通知了父母,他们带着汤姆来了,我们一家人再一次其乐融融的吃起来早饭来。

    然而吃饭的期间,媒婆老妈竟然再次说起了我和绮蕾要孩子的事情,极为的热心,我瞬间满头汗水了。

    吃过早餐后,父母出去散步了,而汤姆则是要让我和他玩游戏,然后我就是和汤姆拿着游戏手柄玩起来赛车,绮蕾则是给我们切了水果,然后坐在我们的身边,看着我们爷俩玩游戏,我们笑了,她也同样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

    其实那么一瞬间,我告诉自己,梁家峰你就是需要这样的生活,你想要这样的生活。

    然而这样恍惚的一瞬间很快消失了,我不再变得浑浊,我的脑袋很清醒。

    一上午我们就玩 游戏,我们三个人仿佛没有将笑容隐藏过,我能和汤姆玩一会儿游戏也是极为的难得,而一旁的绮蕾既担当了青春少女,也担当了美丽的贤妻。

    一上午在游戏中,欢声笑语中度过了,然后开始了做午饭,绮蕾和媒婆老妈准备午饭,而我和革命老爸坐在一起下象棋,一盘的汤姆萌萌的助威着,但是助威的人却是他的爷爷。

    “你又输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从你的棋路上来看你的心事还很严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革命老爸郑重的对我询问道,仿佛能够看透我的内心,我一阵的恍惚,我知道我的心事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革命老爸,马上过年了,我希望让她们俩位老人家可以过个好年。

    “没事的,只是不再状态,再来,这一次我一定赢你。”

    我停顿片刻回答道,说话间就是摆棋。

    然而革命老爸却是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看着我极为认真的说道:“你是我养大的,你撒谎的样子我瞎了眼镜也可以看到到,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也可以给你想想。”

    看着神色严肃的革命老爸,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在问自己的内心,我是否该说出真相,还是在适当的时候告知他们真相。

    “你们爷俩说什么呢?看你这么严肃?”

    这时媒婆老妈突然端着菜走出来厨房,对着我和革命老爸询问道。

    媒婆老妈显得特别的开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