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 尴尬的夫妻

    我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的看着洱海,风激起了一丝丝波纹,现在很冷,而我却是有种热的感觉,心头的颤抖,一直继续着,对于我来说,此时此刻真的是一种煎熬。

    或许我做的事情,选择的决定就是一种难言的冒险,我或许错了,或许对了,但不管错于对我终究是这样做了。

    “梁家峰,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开玩笑的。”

    绮蕾没有像我一般沉默,而是站在了我的身边,颇为急切的向我询问道,我不敢看她的面容,但我明白此时此刻的她很痛苦,但还带着一丝幻想,而我却是要将她的这份幻想打破。

    “是真的,我没有开玩笑。”

    我依旧没有看向她,而是看着不平静的洱海平静说道,我要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好让绮蕾相信我,然后骂我一顿,甚至打我一顿,这是我想要的。

    绮蕾听到了,她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看着我,当然我是用余光看着她,但又不敢去看她,此时此刻绮蕾的模样异常的难看,当然是神色的难看,现在她是我的老婆。

    “好,既然你做好了决定,但是我不会按照你的决定来做事,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你告诉我,现在王晓琰在哪里?”

    绮蕾看着我沉声说道,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火山爆发的状态,当然还没有爆发出来。

    “我不会告诉你的,而我们的离婚我也不急,就当是给我的父母看吧,我不希望他们在过年的时候伤心。”

    我继续平静的说道。

    “那你就可以伤我的心了吗?”

    绮蕾看着我愤然道,脸上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当然属于苦涩的笑容,风吹了过来,让她的笑容显得更加苦涩了。

    “绮蕾我对不起你。”

    我不想多做解释,而是对她极为认真的说道。

    “我不想听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根本不够,即使是一万个对不起也不够,但是我想要听你的理由,你告诉我你的理由是什么?”

    绮蕾一字一句看似咬着牙对我说道,听到她的话我无言了,然而最终还是说道:“没有理由,我要回去了,你也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明天我们一起回杭州。”

    现在我能够做的就是这些了,然而我也知道她不想要听我说这些。

    “梁家峰,我不怪你,当初选择结婚我也明白,毕竟你和我的结合完全是因为想要结婚了,你与我不同,我爱你,但你并不爱我,其实现在的情况我完全可以预想的到,但是我还是不甘啊,我们好不容易结婚了,却是没有在一起多长时间就要离婚,你说我能够就这样放下吗?多久了,好久了,我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绮蕾跟上了我的步伐,感慨般的说道,每一字都触动着我的心头,我这个时候想要拥住她,是我对不起她,真的是对不起她。

    然而最终我没有动作,甚至话都没有说,而且我加快了步伐,极快的向着自己所住的宾馆走去,说了一堆话的绮蕾依旧跟着我,说着她的心里话,同时也是哭了起来,然而我一直无情的无视着,甚至在走进宾馆的时候,我走到前台要给绮蕾开房,即使没有离婚,我都要和她分居了,我无法想象绮蕾现在的感受,肯定特别的伤心更是愤怒吧?

    然而绮蕾却是平静的拿出了身份证,接过了房卡,巧合的是她的房间就在我的对门,我颇为的无奈。

    当我用房卡打开门准备进入房间时,绮蕾却是站在了我的身后,然后跟着我走进了房间。

    我迅速回过头,看着神色严峻的她,然后心里无奈的默默念叨着,然后无奈的转身,打开灯,迅速走进了卫生间。

    我终于知道绮蕾为什么那么平静了,因为她本来就没有准备要一个睡,而是要和我一起,门对门的房间算是白开了。

    我虽然只是个小便,但是却是用了十分钟之久,我上了厕所,洗了手,然后又是洗脸,正准备洗澡,然后就听到了绮蕾的声音。

    “还没上完厕所?我要上,快出来吧。”

    绮蕾愤怒不已的说道,我有种感觉绮蕾和我都没有发生刚才的事情,这或许是我希望的,但是已经发生了。

    我只能无奈的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然后看到了神色不那么平静却很平静的绮蕾,然后没有言语绕过她,走出来卫生间,而她也是走进了卫生间,我听到卫生间的关门声,然后深深的叹息一声,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疲惫的状态,我不知道今夜要做什么,我和绮蕾要说什么?我们怎么相处?

    我走到了客厅,打开了很大的电视,比家里的电视要大,毕竟我住的是很豪华的海景房,浴缸液晶电视一应俱全。

    然而我看到电视却是熊出没,我看了快一集吧,绮蕾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走出了卫生间,我偏头看向她的时候,便是呆滞了,因为绮蕾竟然洗澡了,她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散落在肩头,很美很美,然而我失神了片刻就是缓过来神,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怎么不回自己的房间洗澡?”

    然而我说出这句话后就无奈了,暗骂自己是个傻逼。

    “这就是我的房间,你也是没大没小了,现在还看熊出没。”

    绮蕾笑着对我说道。

    “呵呵,我是想要找出缺失的童年,不行你也一起看吧,也找找童年。”

    我也是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我没有想太多,争取让我们都开心一些,所以暂且也不去其他的事情。

    “我一直都处于童年好吗?谁和你一样处于老年了。”

    绮蕾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裹着浴巾坐在了沙发上,准备看熊出没,然而她并没有离我很远,而是离我坐的很近,而且是极为的近,简直就是近在咫尺,我完全可以嗅到到她身体上散发的香味,有洗发水的气味,有沐浴液的香味。

    我们老婆汉子,却在此时此刻变得尴尬起来,我只能是仔细的看着熊出没然后掩饰着我的尴尬,然而绮蕾也并没有什么动作,竟然也是仔细的看着熊出没,我们俩也算是一对奇葩了,就这样当熊出没开始又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是忍受不了了,绮蕾完全就是在诱惑我,我直接就是迅速起身,然后说道:“我要去睡觉了,你回去睡觉吧,明天回杭州。”

    “我说了这就是我的房间。”

    绮蕾却是平静的说道,仿佛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然而我知道她是伪装的,她将最深层的情绪压在了心底,将莫须有的情绪表现出来。

    “好吧,这里是你的房间。”

    我无奈的说道,然后便是迅速走向了卧室,而绮蕾意料之中的跟上来我,也是走进了卧室,显然我们今天是必须行夫妻之间的义务了,不过这个时候的我却是有些尴尬,极为的尴尬。

    我习惯性的站在了窗户前,看着窗外,洱海依旧,星空依然,而我的情绪也没有什么变化,一直都是这样。

    我不知绮蕾现在做什么,想什么,但我知道我们今天要睡在同一张床上,虽然我们已经睡了很多次,但这一次却是完全不同,是一种完全的不同。

    我站了许久,当我转身看向绮蕾的时候,发现绮蕾竟然已经睡在了床上,真的是无奈了,不过好像她睡着了,而且睡的很安详,然而我走到床边,看着她,看到了眼泪都流出,对于我来说这真是一种无奈的无奈。

    我上前轻轻的为绮蕾擦干了眼泪,然后慢慢的躺在了床上,躺在了她的一侧,却是背对着她,我害怕她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

    然而就是我转过身想着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被抱住了,而且是紧紧的抱住,我便知道绮蕾根本没有睡着。

    而她抱住我的刹那,我的身体竟然颤了颤,好像我们不是夫妻似的,我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作,而绮蕾也没有说话,好像我们都很珍惜这一刻,这一刻的温存,什么都不需要做,什么都不需要说,只需要感受着对方,只需要对方还存在着。

    或许今夜过后一切都将变得不同,我的心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然后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眼泪流到了床单上,也流在了我的心里。

    这个夜我们破纪录的没有说一句话,连一个字都没有说,都是这样的沉默,极为的有默契,然后也不知道谁先睡着,或许是我,也或许是她,第二天来的好像更快一些。

    当我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而绮蕾依旧抱着我,紧紧地抱着,仿佛这一个夜晚都是紧紧的抱着。

    我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一直这样平静的躺着,没有睁开她的拥抱,没有打扰她的休息,仿佛也是害怕失去这个时候的安然,我明白今天回去之后完全就是一种敷衍,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选择陪着晓琰,关于怜悯,关于愧疚,关于一切都一切。

    这就是我的选择,也是必须去做的选择,就这样趟了有半个小时,想了许多许多,然后我感觉绮蕾有了动作,她似乎醒来了。

    “你醒了吗?”

    “恩。”

    “多久了?”

    “三十分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