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定情的地方

    我将豪华煎饼果子吃完了,手里握着被扭曲的塑料袋,而坐在我身边的晓琰却是慢条斯理的吃着,极为的平静,仿佛就算这个世界现在毁灭,她也是如此的安详平静,我吃完煎饼果子便一直这样看着她,她不知道我在看她,她现在什么也看不到,这是我想要改变的事实,也是我无法改变的事实。

    或许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时刻不多了,在这安静的时候我也在想,就算我现在知道了晓琰失明了,当时离开我也是因为失明的缘故,根本不是什么出轨抛弃,我又能如何呢?因为一份愧疚而抛弃了绮蕾吗?那我真的不是一个男人了,人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我和晓琰相遇或许就是所谓的了解因果吧?原来老天看到很清楚,不想让我活在一种误会当中,却是想要让我活在愧疚的痛苦当中。

    晓琰的头发略长,但没有及腰,或许她故意这样的吧?现在的她一定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她的前刘海不短,略微的快要遮住眼睛,或许这也是她故意的吧?风无处不在,即使我们躲避着风,它也会找着空隙,难免有些凉意,我便站起身,缓缓站在了她的身前,替她遮挡住了气势汹汹的风。

    晓琰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动作,略微的皱皱眉头,但眼睛依旧是空洞的。

    “我吃不了了,怎么办?”

    晓琰知道我在她的身前,便向我询问道。

    “吃不了带着,来,我给你拿着,你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吧?我带你转转吧,我这一次来也是来旅游的,一个人,我们做个伴吧。”

    我接过了晓琰手中的煎饼果子,然后颇为期盼的向她询问道。

    “家里有事,你送我回家吧。”

    可是晓琰想都没想就是对我说道。

    “额。”

    我颇为无奈,但也理解晓琰拒绝我的原因,她现在不想和我有关系了, 可是她依旧是打听着我的消息。

    “晓琰,其实这段时间你一直都未曾忘记过我把?我结婚了你都知道,既然放不下当初为何要离开我呢?造就了我们如此的境况。”

    我叹息一声,然后无奈的说道,风肆虐在我的背上,敲打着我的肩头,我的头发略微的飞扬起来,我为她遮挡住了寒风,却改变不了她的命运。

    “不要说这些了,送我回家吧,拜托了。”

    晓琰抬头神色平静的对我说道,像是祈求却又是要求,这样的画面我难以想象,每当我看到她的眼睛,我的心就是在滴血,这种滋味难以言语。

    “早餐吃完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话间我便是拉起晓琰纤细的手掌,强行带着她走,不管晓琰如何的挣扎,我也是当作没有感觉到,她的话语我也没有听到,带着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告诉司机目的地,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我紧紧握着晓琰的手,暂且将所谓的道德底线放在一边,我现在只是想要陪伴着晓琰,哪怕只有这一天也好。

    “梁家峰你这叫强迫,我有事,我要回家你懂不懂?”

    晓琰被强行控制着,她没有挣扎,只是对我声讨着,可是我就是置之不理,不管她说什么,我就是不说话,然后晓琰说了一会儿不说了,也是安静了下来。

    很快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下来车,走了几分钟,我便看到了美丽的画面,一片美丽的湖泊,一座高耸的山峰,湖泊要比山峰更加的近,湖泊和山峰遥相呼应着。

    “晓琰,你看。”

    我微笑的对晓琰说道,然而说了几个字我便强行让自己的话语停息了,我的下意识话语错了,我偏头看着晓琰,发现她神色很是平静,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般,沾染了湖水的风吹起了她的头发,萧瑟了她的脸颊,这一刻的她很美,但只是一种凄美,我心中暗暗的叹息一声。

    “晓琰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

    我偏过头,看着湖泊和山峰温和的询问道。

    “洱海边看着苍山,只是我看不到了。”

    晓琰没有想,脱口就是说道,我不明白她为何能够知道,毕竟我和司机说的时候,只用手机给他看到,她看不到怎么知道我们来到了洱海呢?

    “晓琰你要相信你还会看到的,一定会重见光明,还会看到这片美丽的洱海,而那雪白的苍山。”

    我坚定的说道,同时紧紧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紧凑了,我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失明,又或是是否永久性失明,但我要给她希望,我要看到她能够看到美丽的画面,这里是我们定情的地方,我也希望这里是能够让她重见光明的地方,或许她来到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或许晓琰每时每刻都想要看到这片湖,那座山吧?

    “别说好听的了,没有可能了,我看不到苍山洱海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我这一辈子能够呆在这里,时不时来吹吹风,听听路人的交流就够了,我不奢望什么了。”

    晓琰的话语表达了一种看到很开,一切随性的心绪,可是真正的不是这样,她一定是低落的,甚至是没有了抵抗所谓命运的信心,她越是在这个时候保持平静心里就越难过, 就从她曾经离开我时,面都不愿意见我,不愿意告诉我真相,就体现出了她想太多的心绪,现在她就是如此,表面坚强,内心脆弱的女子。

    “晓琰,如果你想要哭,就哭吧,这里有一个不值得你去靠的肩膀。”

    我拉着她坐在了洱海边,大理终究不算太冷,下一场雪也是可遇不可求,即使是这样,都没有让洱海结冰,毕竟在过年的时候这里的天气已经回暖了,不像北方。

    “我干嘛哭?什么就是什么,哭也没有什么用,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光明的世界。”

    晓琰平静的坐在我用外套垫着的地面上,依旧是平静不已的说道。

    晓琰还在装着坚强,但是她的演技不怎么好,可是就她演技不这么好,我当初都没有看出来她为何和我分手,突然的离开我。

    “好了,不要强行让自己坚强了,这里谁也没有,只有我和一个颤抖的肩膀。”

    我无奈的说着,同时也是有了动作,这是我们分开之后,第一次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我将她搂在了怀里,让她靠在我的肩膀,或许我就是要逼着她哭。

    晓琰被我突然的动作给搞懵了,不过很快也是缓过来神,想要挣扎开我的束缚,然而我怎么可能让她如愿,我紧紧地搂着她,我现在在心里默默的说着:绮蕾对不起。

    最终晓琰没有了力气,停息了挣扎,但是嘴里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你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们分手了,而且你也有妻子了,你难道要让我做一个让人唾弃的小三,然而这个小三还是一个瞎子?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情况吗?”

    “晓琰,你不要这样想,如果说谁错,那一定是我错,你的失明一定会好的,放心吧,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

    我却是紧紧握着她的手,坚定的说道。

    然而晓琰却是挣脱了我的手掌,同时也挣脱了我的怀抱。

    我看着她,没有再去抓她的手,的确就如她所说,我和她这样坏名声的只是她,一时间我们沉默了,谁也不曾说话,或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现在唯有有所动作或是声响的就是风了,风吹动着洱海的湖面,荡起来波纹,我的眼中再次荡起了涟漪,和洱海的湖面一般波澜壮阔,我抬头看向被白雪笼罩的苍山,真的异常的壮观,然而我现在没有心情欣赏这份壮观,我很烦躁,自从知道晓琰东状况我就一直烦躁着。

    我偏头看着晓琰,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奈与烦躁笼罩着我,其实我心里在想如果我选择陪着她度过失明的每一天,那样会是怎么样的一个选择?那样我会伤害了绮蕾,也会让父母愤然,然而我就这样回到杭州过属于我的幸福生活,我可以心安理得吗?

    或许我现在能拖一天是一天,能陪伴她一天是一天,现在来大理是一个星期,那我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我会一直陪伴着晓琰。

    “晓琰你到底为什么会失明呢?还有机会看见吗?”

    我终于是开口向她询问道。

    可是晓琰却是没有回答我,很是平静的说着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但是我感觉她的失明是因为我,或许我知道。

    “晓琰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我再次向她追问道。

    “就是简单的失明了,没有因为什么,好冷啊,送我回家吧好吗?然后你也回去吧,以后就不要见面了。”

    晓琰却是依旧说着要回家,让我也回去,然后以后不见面,一刀两断,她一直都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或许就是该死皮赖脸的配她几天吧,然后打听打听她眼睛的事情,看有没有机会好,现在她一个人一定很孤独,就算有父母但那不一样。

    “要是冷的话,我们去ktv吧,你最近唱歌没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