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劝说

    警察上楼了,将已经疯了的我们分开,警察也不知道谁是报警的人,谁是受害人,当然现在也顾不上管谁是好人坏人,先送到救护车上也是重要的,只是我看了一眼,有些疯狂的罗猛,然后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快上去,有十几个混混要残害我的家人,而这些混混就是这个混蛋找来的。”

    我的话语落下,警察便没有停留,迅速有几个警察拿着手枪就是上楼去了,而我和罗猛都是被搀扶的往下楼走去。

    这时罗猛看向了我,只是那目光显得有些森然,我知道此时此刻的他极为愤怒和恨我,我们之间或许根本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除了我害他,他害我。

    罗猛或许受的伤轻点吧,我被搀扶了一会儿就是眩晕了过去,嘴里也是吃到了自己的血……

    等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的第一眼就是天花板了,我动了动手,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我偏头看去,发现琦蕾就坐在我的床前,而他也是看向了我,因为她感受到了我手掌的动作。

    “家峰你醒了,你可终于醒了,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你看你这都是多少次进医院了,你可是刚出医院没几天啊。”

    琦蕾看着我极为急切的说道,急切中带着关切,也带着幽怨。

    “我没事,琦蕾你知道吗?我必须要进医院,只有我头破血流了,才能给罗猛定罪,他带入来袭击我们,又将我打的昏迷,这样的故意伤人罪也应该能够让他住牢了吧?现在的他必须要接受审判,然后借牢狱来压制他的疯狂气焰,再这样下去他就毁了,也疯了。”

    我躺在病床上,强忍着头痛撕裂的滋味,对琦蕾认真的说道。

    “那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啊?太拼命了。”

    琦蕾却是一副后怕的模样对我说道。

    “好了,这不是没事了吗?对了,欧旷达怎么样?还有爸妈。”

    我动了动自己的手,微笑道,又急切的向她询问家里的情况。

    “旷达胳膊骨折了,爸妈都没事,就是被吓着了。”

    “什么旷达骨折了?”

    听到琦蕾的话语我急忙向她确认道。

    琦蕾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也只能是叹息一声,喃喃道:“现在我们三兄弟的下场真是一种难言的情况啊,我脑袋被开了,旷达骨折了,而罗猛被抓了,可能要入狱,呵呵,呵呵,真是无语啊。”

    我偏头再次看向了天花板,仿佛高高在上的天花板瞬间就能压在我的身上似的,现在的我极为的沉重,就快要踹不上气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到出院的时候就是春暖花开的时候。”

    琦蕾却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对我安慰道。

    “琦蕾是不是飘起了雪花?”

    我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偏头对琦蕾询问道。

    “雪?没啊。”

    琦蕾被我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是缓过了神,对我说道。

    “你去看看吧,或许下雪了。”

    我感叹一声对琦蕾说道。

    “家峰你不是被打傻了吧?”

    琦蕾也是感慨一声,但她还是站起身走到窗前去看是否下起了雪?

    “咦?怎么回事?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怎么一下子就下雪了?”

    只是站在窗前的琦蕾立刻就是惊呼道,我虽然看不到她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但是我想象到她的难以置信,当然也是自己惊诧的喃喃道:“原来真的下雪了。”

    “家峰,你怎么知道下雪的啊?”

    琦蕾对我奇怪的询问道。

    “就是一种感觉吧,我感觉外面飘起了雪花,琦蕾扶我起来,我想要看雪,或许这一场雪是杭州最后下的一场雪了。”

    我对琦蕾微笑的说道,同时抬起了手,等待着琦蕾过来搀扶我,我现在感觉自己根本起不来,浑身都是痛的。

    “一会儿再看吧,继续躺着吧,你现在不宜有动作。”

    琦蕾却是板着脸对我说道,反正就是不想要让我起床去看飘零的雪花。

    “琦蕾,没事的,我就站在窗边看看,真没事的,我想要看下雪的画面,真的很想看。”

    绮蕾无奈的看着我,幽怨的眼神淋漓尽致的显露着,最终还是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那好吧,不过就站在一会儿哦。”

    “恩,听你的。”

    我微笑道。

    “你是听我的吗?唉。“

    绮蕾缓慢的搀扶起我,对我幽怨不已的说道,而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苦笑一声,被绮蕾搀扶着走到了窗前,我也是看到了被雪白染过的世界,我看到了雪花飘飞的画面,看到这样的画面,我有太多的情绪难以表达,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不过所幸我身边的人都还好,相信将罗猛的事情善了后,我幸福生活会到来的,雪花就像是我曾经的记忆,需要沉淀下来,随着时间融化,当太阳再次出现天际的时候,脸上将会浮现着最为快乐的笑容。

    琦蕾搀扶着我,而我则也是搂住了琦蕾,我们站在有些安静的病房中,只是看着雪中的世界,我现在很想走出病房,下楼走入这样的世界,可是我知道琦蕾不会同意的。

    “好了,也看了好一会儿了该躺在床上好好睡觉了吧?”

    琦蕾过了许久对我提醒道,脸上也都是浮现着认真的神色,我看看她,笑笑点点头,然后被琦蕾搀扶在床上,她的手一直都是紧紧握着我的手,仿佛害怕我会消失似的。

    “家峰,这一切都怨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一次次成为这样,哎。”

    琦蕾和我沉默了片刻,又开始自责起来,她的自责我不敢苟同,我立刻拉下脸来,认真的对她说道:“刘琦蕾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听懂了吗?我现在是你的老公知道吗?”

    琦蕾听到我的话,呆了呆,没有说话,而是爬在了我的身上……

    俩天后,我出院了,我的头上包扎着纱布,一家人都是来看我,接我出院,当然也接着胳膊骨折的欧旷达出院,现在的欧旷达打着石膏,我们俩个站在一起就是难兄与难弟的组合。

    “我们俩个也真是醉了,这次我们都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罗猛也被抓了,酒吧和吉他店也在装修着。”

    我对欧旷达微笑的说道,现在我身边只有欧旷达一个兄弟了,真的只有他了,想到罗猛要因为故意伤害罪没准坐牢,我的心里其实也不是个滋味。

    “好,我们就在家里看看电视,下下棋,享受一下冬日的生活,然后迎接新的一年。”

    欧旷达用没有受伤的手拍拍我的肩膀,颇为大声的说道。

    而站在我们身边的家人却是没有多少笑容,毕竟我们受伤了,一个包着头,一个手臂打着石膏,应该怎么看都心情好不了吧?

    “萌萌,罗猛也被抓了,我和你爸明天就要回去了,来杭州这么长时间了,家里都不知道怎么样了,不放心啊。”

    我们刚回家,媒婆老妈就是对我说道。

    “不住几天了吗?”

    “不了,这也住了很多天了,毕竟你们是新婚,我们不能老是打扰你们啊。”

    媒婆老妈摇摇头说道。

    “妈,还是住几天吧,不妨事的,一家人住在一起热闹。”

    这时琦蕾上前对媒婆老妈说道,说话间也是亲密的挽住媒婆老妈的手臂,看着亲密无间的媒婆老妈和琦蕾,我心里也是很高兴,其实我现在有个想法,早就想要对他们老俩口说了。

    “爸妈,你们住,我想和你们说件事情。”

    我坐在沙发上对站在沙发前的他们说道。

    “萌萌什么事,说吧。”

    革命老爸依然是很严肃的说道。

    而我则是等到他们住在沙发上,才是开口说道:“其实我现在也是有些钱了,准备买房,到时候爸妈就搬来杭州吧,我也问好了,就我们的邻居准备卖方,到时候你们就住那个房,我和琦蕾还是住这个,这样就不打扰了,而且这样你们每天都能见到汤姆啊,你们觉得怎么样呢?”

    我的话语落下,琦蕾很是惊讶,我的想法也没有告诉她,而我的爸妈更是如此了,不过时间略微的停顿片刻,爸妈对视一眼,媒婆老妈就是对我说道:“萌萌房子应该很贵吧?我们住惯了平房,住不惯楼房啊,我们不行就住你租的那个房子吧,这样你省下钱,来创业和生活,毕竟你是男人,不能让琦蕾养活你吧,你买了房肯定是身无分文了。”

    媒婆老妈就是为我着想,他们就是不为自己着想,或许之前我因为李清书想要赚钱赚钱再赚钱,可是现在我存下的钱也是没用了,事业都走上正轨了,买一个七八十万的房子还是可以的。

    “老妈,那个房子还得每个月付月租,而且离的也远,既然搬到杭州了,就要离的近些,正好邻居要去美国了,着急买房,现在买正好合适,放心吧,我现在有富裕的,即使买了房也够生活的。”

    我却是极为坚定的说道,就是让父母放心。

    “爸妈,家峰说的对,你们成为我们的邻居,这样也好照顾你们啊,我们工作忙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帮我们带带汤姆,这样多好啊。”

    琦蕾也是对父母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