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 紧紧握着的手

    清书吉他伴奏,我来轻声的哼唱,今天参赛的歌曲,不是是我钟爱的情感,而是一首安静的民谣,和欧旷达依依唱的一个类型的歌曲,这首歌是一个才女唱的,由我来唱也是极为的合适。

    这首歌是我从清书手机里听到的,她的车里只有一首《后来》,而她的手机里却是有着许多的民谣歌曲,这让我感觉到惊讶,只是当我听到这首《来自北方孤独的鬼》的时候,心里极为的有触动,我就是一个来自北方的人啊,我也希望可以带一个女人回到我北方的家,看看那冬天的雪花。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承受着满是疲惫,也许有天我们流出眼泪,那样子十分狼狈,如果我带你回我北方的家,带你回忆过去的年华。”

    虽然只有吉他来伴奏,似乎有些单调,但我却觉得是那样的丰富,我浓浓的情感全都融入了其中,轻声的哼唱,宛如平静的叙述,此刻的世界是安静的,在座的人或许大多来自南方,但也许有一天就会被一个来自北方的人带着去看看不同于南方的雪花,而作为唱歌的我已经想象到了那个时候的场景。

    我偏头看了一眼在我身边弹着吉他的清书,对着众人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词,也是最为让我深刻的一句歌词。

    “如果你愿意爱我的话,那我们明天就出发……”

    这一句我不停的重复着,看着清书,这首歌就是为她所唱,这个冬天我就要带着她回到我北方的家,然后结婚,我不知她愿不愿意?此时此刻唱着这首歌,我的心绪便是飞到了那片天地。

    吉他伴奏停息了,我也停止了唱歌,我看着她,此刻的她是那样的美丽动人,长长的秀发自然的披在肩头,正要将吉他装进吉他箱,而我看着她,生怕夜晚消逝,明天过后就会离开我,我事先的想法在这一刻坚定了起来,不管现在能不能配的上她,都不能轻易的放手了,不能被动的去爱了,我要主动一些,我要将清书紧紧的抓住,用爱束缚住,正在这时掌声热烈的响彻了起来,然而并没有打消我的热烈,我的情绪已经有了动作,似乎都不能停息下来了,这种情绪让我暂时的失去了理智,在热恋的掌声中,我突然单膝跪地,迅速从口袋中逃出了实现准备好的戒指,这又是一个求婚戒指,同样也是崭新的,完全是属于眼前的女人的,或许依旧不是昂贵的戒指,或许依旧是廉价的戒指,或许爱也会不同,但这一次我要坚持不放手。

    我突然的动作,让在场的人都是惊咦起来,显然我的动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而作为当事人的清书更是极为的震惊,她站在我身前,满脸都是震惊的神色,一直都很淡定的她,甚至都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这一刻世界再次回归了安静,大家都在等待着我的言语,而我也是没有犹豫,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清书,这一刻其实我想了很久了,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多,在一起的时间甚至很少,虽然以现在的我根本配不上你,甚至所有人都会反对,然而我却想要娶你,即使我曾经已经像另一个女人求婚,甚至和另一个女人差点结婚,即使我有一个私生子,可是我就是想要娶你,就当这是自私吧,我没有能力,却要自私的将你强行捆绑在我的身边,不管如何,清书,我今天就是要大声的告诉你,我要娶你,我要带你回到我北方的家,看那不同于南方的雪花,如果你愿意爱我,嫁给我的话,那我们到冬天的那一刻就出发,清书嫁给我吧,我一定会努力,努力可以站在你的身边,面对这个世界,面对一切。”

    我高高举起手指之间的戒指,虽然不是那样的闪亮,但我却是想要让全世界都看到,告诉全世界我要娶清书,这或许是我一种心绪的表现吧?不管是什么,李清书我娶定了,就当我过于的害怕失去吧。

    清书看着捂着嘴没有说话,但酒吧内不是那样的安静了,渐渐的有些人已经议论起来,而还有一些人已经习惯性的替别人做好了决定,大声的喊着,‘嫁给他,嫁给他’。

    这个时候,单膝跪地高举戒指的我其实是极为紧张的,我担心清书会不答应我的求婚,担心她会告诉我,你现在还不够格,当然我也告诉自己,自己是多想了,可是还是不由得去想。

    场面越来越火爆,可是眼前的清书却是一直都没未曾言语,只是捂着嘴呆呆的看着我,似乎是哭了,不过我的眼睛有些模糊,我有些晕了。

    我没有催她,只是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动作,等待着她的回答,就这样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无言的对视了有一分钟左右吧,她终于开口了,可是我却觉得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

    “我愿意……”

    清书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了说了三个字,但这已经够了,已经足够了,听到她的话,我呆滞了,一时间忘记了去给清书戴上戒指,她已经将捂着嘴的纤细手掌伸到了我的面前,可我还傻傻的发呆着。

    “梁家峰,快戴戒指啊?还等什么呢?”

    这时欧旷达的声音响彻了起来,让我瞬间缓过了神,有些颤颤的为清书戴上了戒指,然而就当我站起身想要拥住清书的时候,几个穿着西装的黑衣人突然冲上了舞台,我立刻注意到了他们,因为这些天我都是处于一种心慌的状态,现在事情发生了,我担心之余,便是一种无奈的感觉。

    但我还是迅速的站在了清书身前,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黑夜人大声询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然而我的话语刚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却是迎来了硕大的拳头,突然的攻击让我没有反应过来,我被狠狠的揍了一拳,但是我却只是向后退了一步,我的手紧紧的抓着清书,依旧紧紧的抓着,我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来历,我已经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不能让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发生,我才刚刚求婚,就算今天拼了这条烂命,我也要阻止。

    现在场面乱了,而我的心不能乱,在黑夜人抡了我一拳后,并没有停息动作,而且其他人也是向我围殴而来,后面还有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让我的心头顿时一沉。

    “给我狠狠的打,我妹妹也是你能够染指的吗?我京都李家的直系子女也是你能够拥有的吗?还求婚?拿着一个破戒指求什么婚?给我打,往死里打,不打他一顿他没有一点记性。”

    清书的哥哥来了,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她的家族看样子非要将她带回家了,也是彻底的要将我拆散,可是这么多天的相处,我已经离不开清书,我不要再承受一次离别的痛苦,我的心和身躯早已经是支离破碎。

    我一只手抵挡着一个个由远而近的拳头,另一只手却依旧紧紧握着清书的手,清书的声音也是急切的响彻起来,可是她现在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了,这一次清书的哥哥是有备而来,带来的这几个黑衣人都是练家子,都是能够比的上身为跆拳道黑带的清书,我有些绝望,但我现在一定不能认输,我不能让她离开我,我要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一定要紧紧抓住。

    只是这种想法越发坚定的时候,一个黑夜男人直接一脚重重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再也无法继续站立,甚至连后退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倒在了地上,连带着清书也是倒在了地上,然而当我迅速想要起身的时候,其中俩个男人已经将清书拉起准备带走,然而这时我的手还是紧紧的抓着清书的手。

    “旷达,快帮忙,不……要让他们带走清……清书。”

    然后我在急切大喊的同时,这几个黑衣人再次开始了对我的拳打脚踢,然而我的手一直都未曾放开,即使有人已经用手想要将我们分离,可我还是咬牙坚持着,我实在无法想象今夜清书被他们带走后,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他,我现在找不到自己的自信心去跑去了哪里?但我只知道我不能够放手。

    然而不管是欧旷达的怒吼,还是清书的叫喊,更是其他人的乱糟糟,都无法阻挡这些黑衣人将清书从我的身边夺走,我紧紧握着清书的被手拉开了,我的手落了空,清书被带走了,因为情书哥哥带的人太多,欧旷达等人根本无法阻拦他们,在场的观众更是在看热闹。

    我被打的站不起身,只能爬在舞台上,被灯光有些刺眼的映照,看着清书被俩个的黑夜男人带走,我无力的大喊起来。

    “你们放开他,快放开她。”

    然后根本没有人任何理会我,因为此时的环境太过嘈杂,我有些听不到此时的清书说着什么,似乎是再说,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清书我会去找你,我一定努力工作,你一定要等着我。”

    我低吼着,却被声音的浪潮埋葬了,这时欧旷达跑到了我的身前,依依和刘琦蕾等人也是如此,但这时清书的哥哥却是站在亮的刺眼的舞台上对我俯视一般的说道:“努力?工作?别搞笑了,你就是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的东西......”

    他的笑是那样刺眼,他的话语是那样让我愤怒,可是刺眼和愤怒都不能改变我配不上清书的事实,都不能改变清书被带走的事实,都不能让我站起来,给这个混蛋一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