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错

    这样的对视维持片刻,率先说话的却是工作人员,带着怒容对我大声说道:“你要做什么?赶快出去。”

    “刘琦蕾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的无情?为什么?”

    我却是没有理会工作人员,眼睛只是盯着刘琦蕾,有些愤然的询问着她,我不求她能够给予我答案,但是我要让她明白她所做的选择是错的,是大错特错的。

    “我为什么这样做和你无关,你只是一个外人,没有权利管我要做什么,或做对还是做错,因为你不是我的谁。”

    刘琦蕾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冷眼也冷语的对我说道,说话间就是向着我走来,我看着她一步步向我走来,但是并没有做出停留,擦着我的肩膀就是向着外面走去,而作为另一个离婚的主角,罗猛也是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站起身向我询问道:“梁家峰你想要说什么?我看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梁家峰我今生最为愤怒和后悔的事情就是将你当作了兄弟,我他娘的就是瞎了狗眼。”

    罗猛说话间也是向我走来,我知道他也要离去,可是我这一次却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紧紧的拉住了罗猛的手臂,同时极为郑重认真的说道:“罗猛,我只想告诉你,你不能和刘琦蕾离婚,你现在把她追回来。”

    “你他娘少在这里假惺惺的,如果你不想让我们离婚,你会将琦蕾带到酒店吗?你会看到我所做的事情而不和我劝说,直接选择公布于众吗?梁家峰你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外君子,老子一刻都不想看到你。”

    罗猛却是用力的挣脱了我的手掌,用力的向我低吼道,完全不管工作人员对于我们的警告和制止,我知道我说什么罗猛都是会愤怒了,因为他看到我就是会愤怒,这没有什么,因为这是我应得的。

    当罗猛挣脱我要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却是有些淡然却极为无奈的说道:“罗猛,刘琦蕾怀孕了,她怀了你的骨肉,你现在还要和她离婚吗?你现在还要轻易的松开她的手吗?如果你想要当爸爸,如果你还爱她,如果还有一丝的良知就去挽留她,因为她说要将你的孩子打掉,那可是一个小生命啊,难道你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将你的亲身骨肉打掉吗?”

    我的语速很快,话语落下的时候也转过了身,而站在门口背对着我的罗猛却是呆立着静止着,他已经被我的话语震惊了,我看不到他的神色与表情,也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想着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会转身……

    “你他娘说的是真的吗?没有骗我?”

    罗猛迅速转身上前抓住我的领口,急切却也怒意满满的询问道,我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他现在的心绪,只是略显平静的说道:“是的,刘琦蕾确实是怀孕了,她也确实要打掉孩子,或许现在就要打掉孩子了,你觉得你还要将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询问上吗?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他娘的去追她,去阻止她,现在也只有你这个混账能够阻止她了。”

    我刚才是平静的,却是越说心里越愤怒,便是开始怒吼起来,在这公事公办的地方,发着火,骂着人,让一对想要结婚的小夫妻站在门口如俩只呆呆的鸡。

    罗猛听到我的怒吼,终究是松开了我的领口,急匆匆的转身向着外面跑去,将小夫妻之中的女人都是狠狠的撞了一下,呆若木鸡的她顿时破口大骂道:“你疯子吧你?神经病。”

    而我这个所谓的大嘴巴且多管闲事的人却是缓慢走到站在门外的即将成为小夫妻的俩人说道:“希望你们是真心爱着对方吧,不要像他们一样将幸福的婚姻成为爱情的坟墓。”

    我的话语落下,便也是走出了这个给太多人带来幸福和痛苦的地方,也同时听到了又一句的谩骂,简单的神经病。

    而我却是淡定的不去理会,我看到了向我快步走来的李清书,也看到了小跑过来的汤姆,我 突然间笑了,笑的唱出了歌。

    “我是谁?能问谁?我是谁?能体会,世间千万种滋味,我举杯,我是谁,我不配,用圆满,做结尾……”

    我的歌声招来了许多的异样眼神,而走到我身前的李清书,对我颇为急切的询问道:“我刚刚看到刘琦蕾了,还有发疯似的奔跑的罗猛,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离婚没?”

    她的询问,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继续哼着我的歌,像一个疯子安然的行走,或许这不是疯子,而是傻子。

    “梁家峰你这是怎么了?傻了吗?”

    李清书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询问道。

    “father,father你还好吧?”

    汤姆也是向我询问道。

    而我也终于哼唱完了歌曲,看向了李清书和汤姆,看着站起身前的二人,也是家人,我颇为感慨的说道:“晚了,晚了, 一切都晚了,他们离婚了,我现在只是希望罗猛能够挽回刘琦蕾,我希望他们复婚。”

    “你就不要一厢情愿了,你所希望的事情,还想要做的事情,甚至是正在做的事情都是无用的,我看的出来刘琦蕾已经下定决心让和罗猛离婚了,甚至都要打掉自己的亲身骨肉,不管是你劝说,还是她劝都是一个样子,别再浪费时间了。”

    李清书极为理智的对我说道,也是极为真诚的提醒着我。

    可是我不需要这样的提醒,我心里只一个思绪,那就是不能让未出生的孩子就这样夭折,错是大人犯下的,不能就这样丢给可怜的孩子,这一关我绝对过不了,不管如何我都要让刘琦蕾将孩子生下来。

    “清书,这事你就别管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好了,我们去看看罗猛追没追上刘琦蕾,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我看着李清书温和且带着微微笑意说道,然后拍拍汤姆的头,对他抱以歉意的说道:“汤姆抱歉,爸爸不能陪你去游乐场了,等到爸爸忙完这些一定带你去,一天一夜呆在那里都行。”

    道歉之后,我便是迅速的过错他们,快步的走向了民政局的门口,然而身后还是传来了李清书愤怒的喊声。

    “梁家峰你就是个言而无信的混账……”

    而汤姆却是很懂事的对我吼道:“father,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情吧,我不玩游戏没什么的。”

    虽然汤姆很懂事,没有大声哭闹,但是失望却是极为的浓重,然而我只能将愧疚埋在心底……

    走出民政局后,我远远便是看到了正在拉拉扯扯的罗猛和刘琦蕾,显然罗猛在用力的挽留着刘琦蕾,他还是将自己的儿子当作了一个大大的宝贝,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片刻夭折。

    而我也只能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罗猛和刘琦蕾的纠缠,我无能为力,我只希望刘琦蕾可以冷静下来,可以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然而当李清书和汤姆也是走出民政局站在我身边的时候,刘琦蕾最终还是愤怒的挣脱罗猛的束缚,迅速上了自己的车,开着车像风一样离去了,只留了罗猛在原地苦苦的喊叫,然而他的吼声刘琦蕾根本听不到了。

    我急忙向着罗猛走去,我还是要问问刘琦蕾到底是怎么想的,而李清书和汤姆也没有离开,在身后默认的跟着我。

    “她怎么说?”

    我站在罗猛身后向他颇为急切的询问道。

    “她不愿意,她要坚持打掉我的孩子……”

    罗猛有些落寞甚至是迷茫的说道,语气是那样的低沉,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变为了灰蒙蒙一片,仿佛吹过的风都是带着忧伤,仿佛呼吸的空气都是掺杂着绝望,仿佛他已经快要窒息。

    “你不要放弃,你要坚持下去,一定可以让刘琦蕾回心转意的。”

    我轻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为他加着油,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一瞬间,沉寂甚至是绝望如同一个病人的罗猛突然变为了凶猛的野兽,极为快速的抡了我一拳,同时咆哮一般吼道:“梁家峰你个王八蛋,少爸妈在这里装好人,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失去我的孩子,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会满是欢喜,因为我要当爸爸了,而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

    罗猛愤怒吼叫的同时又是给了我一拳,这俩拳我没有躲避,或许第一拳我根本没法躲避,而第二拳就是愿意去承受,因为我为我所做的感到后悔,我也在想,如果不是我想要让他们离婚,将刘琦蕾带着去往酒店,也就不会发现这样的事情,会造成如此的状况,一个可怜的小生命就要夭折,我处于内疚中,忘记了眼前的罗猛已经是一个愤怒的野兽,虽然就会将我撕裂。

    我感觉我的脸颊又是一痛,我感觉我的肚子一阵痛楚,然后我却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我也听到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彻起来。

    我听着这个声音,渐渐缓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一幕,摸着自己烧灼的脸颊,喃喃的说道:“对,你说的对,如果不是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是我的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