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 生命

    丰盛的午餐终于吃完了,罗猛和依依离开了,当然是我让他们先离开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去,我便迅速关上门,偏头对同样站在门口的李清书认真的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琦蕾到底怎么了?”

    我的询问没有让李清书立即张口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我,郑重的对我反问道:“你刚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什么话?”

    我现在有些乱,便下意识的说道。

    “说你和我已经是恋人了,难道你只是随口说说吗?”

    李清书的语气变得颤抖起来,眼眶都是变得湿润,情绪一瞬间就是变了,我不得不感叹女人真是说变就变啊。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有些急切的模样,我的心不免有一丝的温馨,到现在,在此刻有这样的一个人对我这样上心,我还烦躁什么呢?我真是贪得无厌了,如果这样我还不去珍惜,还算正常吗?晓琰已经爱上了别的男人,已经躺在了他的怀中,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消失,我和眼前的她的缘分已然再次唤醒。

    “傻瓜,我既然已经当着他们说出了这些话,我便已经决定了,这段时间是我冷落你了,你对我的好我都没有真心的去接受,对不起。”

    当着汤姆的面我不能做出太过亲密的动作,只是轻轻抓住李清书的手,温和且带着歉意的说道,对眼里饱含泪光的她说道。

    听到我的话,李清书有些不满甚至是幽怨的神色瞬间一喜,然后竟然也不顾身边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儿,直接就是抱住了我,不淡定的哽咽起来,感受着她身躯的颤抖,听着开心的哽咽,我知道她的泪已经压抑了好久好久。

    这个时候我什么也不说了,什么也不问了,用手臂环保住李清书,闭上眼睛感受这一刻的温存,汤姆或许是感激自己是个小电灯泡就跑到客厅看电视去了,房间的气氛是温馨的,这样的气氛保持了许久,我们也相拥着在门口站了许久,最后我还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向清书询问道:“清书,你和我说实话刘琦蕾到底是怎么了?刚才吃饭的时候,见你从卫生间出来神色就有些不同,当着欧旷达和依依不好问。”

    李清书有了泪痕残留的脸颊,浮现出了郑重,甚至是无奈的神色,停顿片刻,看着我说出了一句惊为天人的话……

    ……

    “不行我必须阻拦她,不能让她离婚,她不能一个人去承担这样重大的事情,我现在就给罗猛打电话。”

    听到李清书惊为天人的话语后我不停的在房间中来回踱步,嘴里不停的喃喃说着,先是不知该如何?然后是纠结,现在大约过了十来分吧,我坚定了思绪。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爱情了,就算因为这件事情不离婚了,他们之间还能够在婚姻生活中幸福的生活下去吗?迟早都会破裂。”

    李清书却是坐在沙发上极为平静的看着我说道,她现在很理智,可是我无法保持理智,一想到刘琦蕾要独自承担这样的事情我就无法冷静,更何况我都不知道她会如何解决如何处理。

    “不管怎么样,我都告诉那个混蛋,让他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不停李清书的话,说话间就是拨通了罗猛的电话,然而这丫的却是一直处于通话中,我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可是五六个了,都是如此,我甚至怀疑他将我拉入黑名单了。

    既然给罗猛打不通电话,我就给刘琦蕾打,不管如何,现在他们需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不能这样的意气用事,曾经我是那样的赞成他们可以离婚,毕竟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瑟瑟秋风吹过的坟墓,然而现在我不这样想了,现在他们已经有了牵绊。

    刘琦蕾接通了电话,刚一接通电话我便大声的说道:“刘琦蕾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啊,怎么了?”

    刘琦蕾疑惑的反问道。

    “外面哪里?”

    我急切的询问道。

    “你怎么了?”

    刘琦蕾却是不回答,而是继续反问,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

    “你是不是怀孕了?”

    我也不问她在哪了,而是直接直奔主题。

    “啊?你怎么知道?”

    刘琦蕾下意识的反问道,然而她的反问便暴露了她,也证实了李清书的猜测,李清书从刘琦蕾的呕吐模样,判断出了她已然怀孕,我突然性的询问,证明了她怀孕,之前还是不敢确定的怀疑,而现在却是满满的忧愁。

    “别管我怎么知道,你既然已经怀孕了,你怎么不告诉罗猛?难道你要一个生下孩子吗?”

    我颇为愤然的质问着刘琦蕾,手机都快被手掌捏碎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瞒着你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瞒着他,这个孩子我不想要了,我要打掉他,我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我们之间的羁绊了,我和他之间没有一点一丝的感情,我知道打电话想要说什么,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离婚,不管有什么牵绊和阻拦,我都要离婚,我做错了一件事情,下错了一个决定,便不想重蹈覆辙。”

    刘琦蕾的语气是颤抖的,但也是坚定着,我感受的出来,刘琦蕾将离婚,将婚姻破碎已经是蓄谋已久。

    “你如果打掉这个可怜的小生命才是做错了事情,下错了决定,你也老大不小了,难道就这样打掉自己的亲身骨肉吗?你和罗猛之间真的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吗?那当初为何要答应罗猛的浪漫求婚,难道只是一时的冲动?被他短暂的感动吗?”

    我看了一眼坐着沙发上的李清书, 继续不甘的说道。

    “如果我说,我当初答应他求婚,和他结婚就是一个错误呢?如果我说我甚至厌恶当初的自己呢? 梁家峰你不会懂,你永远都不会懂我,不会这样的一个我。”

    刘琦蕾突然间大声吼叫起来,不是颤抖的平静,不是安然的无奈,是一种暴风来袭却满是笑容的姿态,然而当我刚刚听到这样的话语时,我也同时听到了手机传来的忙晕,嘟嘟之声不绝于耳,刘琦蕾挂断了电话,让我一阵的失神,然后开始了持续的叹息。

    “你也不用这样的叹息,她下午不是要去民政局离婚吗?你完全可以在门口等着他们啊,如果你真的要告知罗猛真相,劝说刘琦蕾不要离婚那就走吧,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会飞蛾扑火。”

    李清书从沙发上站起,向我提醒道,听着她的话语我的情绪说不上的难受,但最终还是穿上衣服,就要去民政局,而李清书和汤姆也是要跟着我去,最终我们都没有顾得上收拾饭桌上的菜盘便焦急的出了门。

    出门之后,迅速打了一辆出租车便是去往民政局,现在民政局快要上班了,我需要尽快赶过去,然而因为这顿饭吃的时间过于长,和李清书呆了一会儿,又纠结了一会儿,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而宽敞的道路也是堵起了车,我越是焦急,越是有急事,车就堵的越厉害。

    “司机你能不能快点开车啊?我有急事。”

    我烦躁且急切的对开车的司机询问道。

    “我也想快啊,你看看这车堵的,想快也快不了,每天都是这样,又不是不知道。”

    司机也是无奈至极的说道。

    “卧‘槽’卧‘’槽卧‘槽’。”

    我连连怒骂三声,表达对堵车的不满,而坐在我汤姆身边的李清书,伸手抓住我的手,安慰道:“别急,肯定能在他们离婚之前赶到的,放心吧。”

    “希望如此吧。”

    我看着外面的长龙烦乱的说道。

    时间快到三点十分的时候,我们才到了民政局,感到民政局之后我们匆匆走进里面,里面的人很多,有满是笑容结婚的,有愤怒不已离婚的,而我和李清书则是带着孩子走进这里,面容却是急切的,不是结婚的急切,也不是离婚的急切。

    只是走进民政局并没有在大厅中看到罗猛和刘琦蕾,李清书对我说可能他们还没到,让我放松,可是当我得知刘琦蕾怀孕后我就无法保持平静,心情也难以放松下来。

    我还在不知疲倦的循着她们的身影,我同时打着电话,不管是谁的电话都打不通了,然而就在我走到盖红章的房间门口时,我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那是刘琦蕾的声音,我呆滞片刻,便是推门而进,我必须要阻拦他们离婚,我必须先将刘琦蕾怀孕的事情说出,然而我冲进房间,大声吼叫的刹那,我看到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已经将红色的戳子盖在了他们面前的红本子上,那一刻我的眼球是炸裂的,我告诉自己终究还是来迟了,当工作人员颇为不满的看向我时,当背对着我的刘琦蕾和罗猛浮现着不同的神色看向我时,我的情绪彻底乱了,也绝望了。

    “为什么我不能再快点,为什么你们要离婚,为什么你们这样狠心,那是一个生命啊,为什么?”

    我看着看向我的二人,愤怒的咆哮道,我这样外人却比她们更加的融入其中,这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对于一个生命的尊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