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 明明爱着一个人

    偌大的房间,气氛有些异样,刘琦蕾忙碌的为我们搞着咖啡…..

    “琦蕾你别弄了,你要搬去哪里呢?我们搬家吧。”

    我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便对刘琦蕾说道。

    “如果你不想帮我搬家就忙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

    可是我得到的回应,却是有些不满的言语,我实在是搞不懂刘琦蕾突然怎么了?好像对我有特别大的怨气似的,我压下心中的疑惑,连忙说道:“我来了,自然是要帮你搬家啊,你看我都带来了帮手。”

    然而刘琦蕾给我们端来俩杯咖啡,一杯果汁,很是默认的放在了茶几上,随意的看了我一眼,淡然道:“我就那么一点东西,你还让李总来帮忙,我怎么好意思呢?”

    “梁家峰的事就是我的事了,没什么的,你现在是受害者,多一个人和你说说话情绪就会不一样。”

    李清书却是满是笑容的对刘琦蕾说道,只是她说的话让我有些无奈,而刘琦蕾却无言了,不看李清书,反而看着我言语道:“我的情绪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刚才已经说了,现在这样对于我来说是解脱,真的就是解脱,不过看到你们在一起,我终究是感到一丝落寞的,这个我不会骗人。”

    刘琦蕾看着我说了片刻,才是将目光投向了李清书。

    “我们没有在一起,你落寞什么?我现在也是单身,大家都是单身没什么好落寞的。”

    听到刘琦蕾自以为的话语,我急忙解释道,表面我和李清书之间的关系,毕竟我现在还没有在一起。

    “迟早都会的。”

    刘琦蕾很轻声的说了一句,然后便起身转身走向了卧室,似乎是要拿行李去了,我和李清书难免默契的对视一眼,她的神色略微的有些不开森,或许是我急于解释稍稍的让她难受吧?和她对视一眼我便同样起身,准备去和刘琦蕾拿行李。

    “你们先坐着,我去帮忙。”

    我匆匆逃脱了,逃到了刘琦蕾的卧室,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的落荒而逃,然而我走进卧室,发现刘琦蕾正背对着我,她的身前似乎在微微颤抖,我疑惑的询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刘琦蕾并没有转身,而是有些慌乱的说道,说是走吧,但没有动。

    我越发疑惑了,便走到她身边追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就感觉你不对劲,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都说没事了,问什么问,好了,帮我把那个行李箱和那个行李袋拿下楼,我在收拾一些东西,快点。”

    刘琦蕾又是发起火来,极为大声的对我说道,简直就是命令我,而她还是不肯面对我,我便想要站到她身前看看她究竟怎么了,然而她却是直接走开了,没让我的目的达成,言语有些激烈又有些颤抖的说道:“快走啊,你不是帮我来搬家的吗?”

    我看着站在窗户前的她,透过阳光的映照,她的背影越发的落寞,看着她颤抖的身躯,我停顿片刻认真且坚定的说道:“你哭了。”

    “没,没哭。”

    刘琦蕾背对着我否认道,然而她的颤抖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你哭了,你表面说你自己对离婚很平淡,然而现在你却还是哭了,如果你想要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

    我渐渐走近她,同时语气郑重的说着。

    “不是的,不是的…..”

    我听到刘琦蕾略低的喃喃之声,同时也在摇晃着头,情绪似乎越发的激动,我已经清楚的听到了哽咽的声音,我便加快的步伐走到了她身边,抓住她颤颤的肩膀,让她面对了我,而这个过程却是极为的艰难,她的哽咽声越发的浓重了,在我认为她还是爱着罗猛的。

    “我替罗猛像你道歉,我知道你伤心难看,但是你要坚强,你自己不坚强,谁来替你坚强呢?”

    刘琦蕾低垂着头哽咽着,而我则是作为她丈夫的兄弟安慰着她,替罗猛安慰着她。

    可是刘琦蕾不说话了,只是在哽咽着,情绪越发的激动,我看着她,心里说不上的难受,可是又不知再说什么了,我已经说的够多了。

    当我也选择不开口,就站在她身前陪着她的时候,刘琦蕾突然间抱住了我,用力的抱着我,哽咽着,却不大声哭泣,这个时候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身躯的颤抖。

    因为李清书和汤姆还在外面,这个时候我被刘琦蕾这样紧紧的抱着,难免有些尴尬,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担心李清书会带着汤姆突然走进房间,那样可就搞笑了,我心里极为的忧虑,然后就要挣脱开了她的拥抱,然而刘琦蕾却是越抱越紧,在我想要挣脱的时候,她沉默之后开口了。

    “你知道爱一个人却不能说爱他的感受吗?你知道爱一个人却只能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幸福心如刀绞的痛楚吗?你知道爱一个人却不能在他最为伤心难过的时候不能给予他最好的温柔吗?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不知道……”

    刘琦蕾的话不那么高昂,却字字都是颤抖之言,我知道这才是她的真情流露,然而我在心里更加的疑惑,她说的一定不是罗猛,她到底为谁如此的伤心落泪?如果她出轨了,能不和那个男人说爱他吗?能不陪在他的身边吗?或许刘琦蕾根本就没有出轨。

    “我知道,因为我也体验过这种感觉,明明爱着一个人却不敢去说,明明爱着一个人却只能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幸福相拥,明明爱着一个人却只能看着她难过。”

    然而她的话语,她的哭泣,她的真情流露让我也是有了情绪上的变化,让我的脑海浮现出了过往的回忆。

    “梁家峰……其实……我……”

    当刘琦蕾有些吞吞吐吐的说着话时,我听到房门突然间被推开了,然后就听到了惊呼之声,我被吓到了,而刘琦蕾也是松开了我,我急忙转身看去,发现只有汤姆站在门口,满脸都是惊吓的神色,而我也同样如此,不过庆幸的是李清书并没有站在门口,然而就在这时,李清书的声音突然响彻起来,如惊涛骇浪般涌现在房间之中。

    “汤姆你怎么了?”

    声音传来后,片刻李清书也是出现在了门口,而汤姆却还在看着我,和我身后的刘琦蕾,现在我的心越发的悸动,不得不承认我竟然很担心被李清书看到刚才的那份画面,即使我们很纯洁,但还是不希望,或许我的心里……

    我现在担心汤姆活如实的告知满腹疑虑的李清书所看到的画面,手掌难免握的紧紧的,而我身后的刘琦蕾似乎也是如此,反正此时的卧室气氛很紧张。

    “没,没事,我不小心咬了嘴唇了,疼的。”

    汤姆仰起头看着李清书扯淡道,不过听到汤姆的话语,我心里立刻涌现出一句话‘儒子可教也’。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阿姨看看咬破没?”

    李清书略显急切的蹲下身就要看汤姆的嘴唇,而汤姆则是张张嘴让李清书看个清楚,我看着这个画面,情绪算是放松了,回头看了看低下头的刘琦蕾,发现她的手掌紧紧的抓着衣衫,身躯依旧是特别的颤抖,我越来越觉得刘琦蕾疑惑了,不过我也暂且将疑惑压在心底,急忙对李清书说道:“清书,我们先帮皮箱和皮包拿下去吧。”

    说话间我便是拉着特大号的皮箱就走,同时手里提着皮包,而李清书看了看汤姆没事之后,急忙起身,看看我,又看了看站在窗边的刘琦蕾,答应一声接过我手中的皮包和我离开了卧室,而汤姆也是拿了一个小包,现在需要给刘琦蕾一点时间,让她先冷静冷静。

    当汤姆像只猴子活蹦乱跳的走在前面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清书突然对我询问道:“刘琦蕾是哭了吗?汤姆一定是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事情了,告诉我你和刘琦蕾在干什么?”

    “啊?没,没干什么啊,你瞎想什么呢?”

    俩只手提着沉重皮箱的我正在想着事情,突然听到李清书冷不丁的询问,我被惊吓到了,然后做出了有些心虚的解释。

    “哼,最好别发生什么。”

    李清书留下冷冷的一句话,快步的赶上了汤姆,下了楼梯,而我则是看着她的背影,喃喃的说道:“梁家峰啊梁家峰你紧张什么呢?她又不是你的谁?你干嘛这样紧张呢?哎,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这样。”

    随的时间慢慢的走过,我对晓琰的思念也不像从前那样浓重了,或许我的心里已经填补了一个身影,我的情绪已经增添了几分感动,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的心里已经迈出了一步,就差口头上的表达了。

    当我们将东西放在楼下,却没有立即上楼,李清书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并没有询问我为什么不上楼,而她则是全心关注的和汤姆玩闹着。

    “汤姆,下午阿姨也陪着你去游乐场好不好啊?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李清书突然对汤姆满是笑容的说道,不过我听的出来,她这是间接的对我说,而我看着她无奈的笑了笑,几乎和汤姆同时道出了回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