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再见

    “我他娘的今天就打醒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混账,你还有没有良知?你为了自己的私欲伤害了俩个女人,你现在还混账的吼叫,我他妈真的觉得你就是一只狼,牛逼了就没了良心的白眼狼。”

    我一拳砸在他的脸颊,在他微微后仰的时候,我同时愤怒不已的叫骂道,这个时候我不再是一个外人,其实从我介入到他们的事态中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一个外人了,我作为一个残忍的破坏者破碎了他们的婚姻,将表面牢固其实已经成为空架子的婚姻彻底破碎了。

    罗猛被我陡然揍了一拳,时间也是停滞了片刻,一拳砸后,我没有继续,而是站在了原地,情绪波动的盯着他,而罗猛用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惨然的笑了,我不知道他为何而笑。

    “好久都没有打架了,还记得在学校经常都是打架,既然你开了头,那我也不能不接着,梁家峰,看我把揍的屁滚尿流。”

    罗猛盯着我有些疯狂的说道,话语落下便是迅速抡起拳头就是向我冲来,我听到他的话,略微的失神,然后就被狠狠的揍了一拳,然后我听到了身后大声的喊叫,这个声音刚刚都没有响彻,在我被揍的时候却响彻了,我很疑惑,但没有多想,而是不加犹豫的和罗猛殴打在了一起。

    我揍他一拳,他踢我一脚,我们真正的殴打起来,不管身边刘琦蕾的阻拦,我们或许有着太多的情绪需要发泄,而这个时候就是发泄的时候。

    直到我们都气喘吁吁的时候,才是停滞了下来,我们都平躺在地板上,家里的灯映照在我的脸上,烧灼感一直充斥在脸颊,情绪的释放却是到了极致。

    而这个时候的刘琦蕾却是蹲在我的身躯要扶我起来,从她的动作来看,她便已经是彻底的和罗猛闹掰了,其实从罗猛的话语中就可以看出刘琦蕾已经彻底的不爱罗猛,又或许结婚的时候就不爱了。

    我不知道我这一顿打,到底是为了谁?为了刘琦蕾?罗猛?还是我自己?我自己也不清楚。

    “梁家峰,我们曾经一起打过架,因为那个时候是兄弟,而今天我们是对打,代表我们之间已经不是兄弟了,等到我离婚了,刘琦蕾就由你照顾了,哈哈哈,哈哈哈。”

    罗猛从地上坐起了身,看着我笑着说道,说道最后的时候突然间大笑起来,极为的疯狂,疯狂的同时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脸上已经有淤青的罗猛,大笑的转身离开了,他最后似乎看了刘琦蕾一眼,我看的出来他眼里有着一丝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无奈,在我看来他的情变是他们俩个人的原因,但是他说让我照顾刘琦蕾,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不懂他为何这样说。

    “罗猛,其实在我告诉刘琦蕾你的事情的时候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其实我后悔了,但是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我只希望你能够回归本心,不要让这个世界不良风气影响,做一个真正正直的男人。”

    当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便郑重的说起来,表面我很平静,但心里我很痛苦,,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失去罗猛这个兄弟,一想起我们在青春岁月的欢笑和疯狂,我就极其难受,我的眼里早已经有了泪花。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脑海浮现出了我们在宿舍里开心的玩闹,一个宿舍四个人,每天都是欢声和笑语,谁惹麻烦了,其他三个人都是不带犹豫的去帮忙,罗猛睡在我的上铺,他就是我睡在上铺的兄弟。

    “梁家峰,男人需要的不是正直,而是能力,实力和金钱,没有这些东西,你即使是孔圣人都没有什么用,我劝你尽快的努力吧,不要让我失望,今天这一架我输了,但作为一个男人你输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我问起,分给我抽烟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那些日子里你总说琦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发带……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忧愁……”

    在罗猛话语落下,打开房门的刹那,我陡然唱起了歌,含着泪唱着这首家喻户晓的兄弟之歌,失去他很难受,其实现在想想我和他早已经是愈行愈远,走的路已经不同。

    在他关门离开的时候,我大声的喊叫一声:“再见了兄弟。”

    然后又低声的说道:“是我对不起。”

    说出这句喃喃之语的时候,我哭了,眼里汹涌的泪水彻底的流了出来,而站在我身边的刘琦蕾同样是哭了起来,竟然也是喃喃说着:“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

    我没有深刻的去想刘琦蕾的话语,而是半蹲在了地上,掩着头痛哭着,我不想要做一个没事的演员,我现在需要释放,我的难受需要哭泣,到现在我也在问自己,是否做的这一切都值得?我害了罗猛还是帮助了他?刘琦蕾呢?自己呢?

    不知过了多久,我停息了不像个男人的哭泣,缓缓的站起身,沉默的就要离开…..

    “梁家峰,你干嘛去?”

    我刚欲离开,便被刘琦蕾紧紧的拉住了胳膊,她的询问让我也在想,我要干嘛去?

    “我不知道。”

    我最终只能这样说道。

    “你这样样子能去哪里?我给你上点药吧,眼睛都肿胀那样了,那混蛋真狠。”

    刘琦蕾一刻都不放松,对我匆匆说道,关切和让我疑惑的言语,让我终于有了疑问。

    “为什么我觉得你关心要比关心罗猛都浓重?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我多想了吗?”

    我转身极为认真的盯着眼前的刘琦蕾看,她的神色很焦急,而当我话语道出的瞬间她的脸顺便变了神色,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我更加的疑惑了。

    “刘琦蕾到底是为什么?你告诉我好吗?”

    我继续追问道。

    “我当然要关心你比罗猛多啊,他都那样伤害我了,我现在除了恨他就是恨他,而你宁愿舍弃兄弟之情都要告诉我罗猛的情况,让我明白你是一个……”

    刘琦蕾认真的说着,只是说着说着突然停滞了,我便下意识的询问道:“我是一个?”

    “好了,好了,我给你上药吧,你是一个好人,行了吧?真是的,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

    刘琦蕾停顿片刻突然笑意盎然的说道,说话间就是拉着我来到沙发前,让我坐在沙发上,我的全身仿佛都是有了伤,刘琦蕾找来药膏,开始为我细心的涂抹起药来,我们近在咫尺的坐在,她的眼里只有我的伤口,却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让我实在是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淡定的坐着,沉默着,心里想着烦乱的事情。

    “你干嘛这么冲动?我和罗猛都已经走到尽头了,你还要和他打架,真的不值得。”

    刘琦蕾边涂抹着药,边对我说着,似乎有些幽怨,也有些不满。

    听到她的言语,我着实更加的尴尬,其实我和罗猛打架更多的是打醒他,不要因为当了什么总经理,就得意忘形了,老婆都不要了,还去做犯罪的事情,对于刘琦蕾,或许只有那么一点点。

    “我就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火大的不行,不揍他一顿我过不去。”

    我暂且将尴尬抹除,有些愤然的说着。

    脸上的泪水和难闻的药水融合在了一起,而刘琦蕾这个即将离婚的女人似乎不那么伤心,好像给我上药都是一件让她开心的事情,而我只是想快点上完药,这个暧昧的姿势实在让我受不了。

    终于刘琦蕾为我细心的上完药了,而我则是迅速站起身来,对刘琦蕾说道:“那我先回家了,你先就在家里睡一晚吧,明天我来和你一起搬家。”

    “这么急?你饭都没吃呢,你看那一桌子菜不吃也浪费了,我去热热,咱们吃饭,吃完饭你再回去好吗?”

    刘琦蕾急忙转身对我说道,带着坚定也带着祈求,看着她,我终究还是说不出我不了的话语,最后只能在心中叹息,表面平静的答应一声。

    刘琦蕾紧绷的脸瞬间松弛下来,我不免在心中疑惑的想道:不就吃个饭吗?至于这样吗?或许她现在害怕一个人呆着吧?哎,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我和刘琦蕾一起将饭桌上的饭菜端到厨房,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边说话边等待着,这个时候我也真没有什么心情开玩笑,可是刘琦蕾却是努力说着有意思的话,仿佛她对于离婚看的特别开,仿佛特别的希望离婚似的?我不知道她此刻为何如此的放松?

    “刘琦蕾你现在离婚了,难道心里不难受吗?”

    “呵呵,我早就想要离开他了,现在才明白,我当时和他结婚的时候根本就不爱他,或许仅仅只是浓重的喜欢吧?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就结婚了。”

    刘琦蕾感慨的说着,明亮的灯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有笑容,却是苦涩居多。

    而我也明白了,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可怕的空城,总有那么一个人独自住在城中,感受着往来的瑟瑟冷风和满头风沙,又或者俩个人都迫不及待的离开这座城……不会回头,但会后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