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 乐于助人的我

    游戏厅的气氛总是欢乐的,当然这里不是小孩子玩的游戏,是大型游戏厅,因为网吧的兴起,许多游戏厅都关门了,但是唯独这个没有关,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来玩,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是这副场景,设备好像翻了新。

    “老伯给我兑换十块的币币。”

    我走到吧台前对一位有五十多的好汉微笑道。

    “是你啊,好久没来了,今天怎么突然来了?原来是带女朋友来的啊。”

    老伯看着我很是惊讶的说道,然后又看了看我身后的许洁怡说了句让我极为尴尬的话语。

    “老伯,你还认的我啊,真是难得,不过她不是我女朋友,老伯你误会了。”

    这个老伯是开这家游戏厅的老板,在上大学的时候这位老伯就是坐在这里,这些年过去了,依然如常,而且还认识我,足以让我惊讶了。

    “还骗老伯,不过姑娘,这里很热的,你快摘了口罩吧。”

    老伯善意的对站在我身后的许洁怡说道。

    “她脸上起了痘痘了,必须得戴口罩,老伯那我们去玩了,一会儿聊。”

    我接过铁质的币币,匆匆说道,然后便带着许洁怡来到了一台投篮机前,这是我在游戏厅最喜欢玩的,我今天就是想要让许洁怡和我一起投篮,让她在这里得到开心快乐。

    “许姐,不,许洁怡……你玩过投篮机吗?”

    我对正在看着游戏厅的许洁怡询问道。

    许洁怡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她没有玩过也在意料之中,明星是不会到这种地方的。

    “那就来玩吧,我们比赛投篮,看谁投的分数多,同时打个赌。”

    “什么赌?”

    许洁怡下意识的向我询问道。

    “如果我赢了,你就在这里哈哈大笑三声可以吧?”

    看着许洁怡有些戏谑的说道。

    “大笑三声?真是够了,好吧,不过我可别小瞧我,我可是很喜欢打篮球的,当然如果你输了,你在这里发疯似的的跑一圈如何?”

    许洁怡自信满满的说道,不经意间已经在倾城的面容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看到她笑了,我更加的安心了。

    “好,那就试试喽,到时候输了可别哭哦。”

    我迅速投了币,我和她站在各自的投篮机前,开始拿起篮球投起了蓝,我也是长时间没玩了,一开始的几颗球没什么手感,而我用余光看许洁怡发现她的手感很不错,我暗道自己得加把劲了,不然打赌我就输了。

    ……

    片刻后,投篮的结果产生了,她停止投篮的时候,我还在投篮,我赢了。

    “好了,我赢了,你笑吧,要大声哦。”

    许洁怡看了我一眼,有些沉闷的拿起放在篮球机上的墨镜,我还以为她有点不开心,然而当她戴上墨镜的一刹那,我便知道我多想了,她笑了起来,很大声的笑了三声,在她笑起来的时候,在游戏厅玩游戏的人们都是将目光移动到了我们这里,看着即使在游戏厅都戴着墨镜和口罩的许洁怡,现在她一定很美,她笑容的瑕疵就是在笑的时候没有将整个脸都显露出来,我看着她,也是不自觉的笑了,刚刚发生那样事情的她,能够这样笑的开心,我也算是没有白白努力,我是个好人,老好人了。

    “好了,笑完了,我们开车去,依旧打赌,如果我输了请你吃饭,你输也请我吃饭。”

    许洁怡停滞了笑容,看着我匆匆说道,她这个时候比我都想要玩这些东西了,这是我希望看到的。

    然后我们就没有然后了,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我们将整个游戏厅里的设备都玩了一遍,最后都是我赢了,许洁怡这位大明星难免有些不服气,可是时间到了中午,肚子也饿了,她便履行承诺请我吃饭,吃饭的地方我都没有来过,是极为高级的西餐厅,请我吃没有吃过的法国菜,看她在吃饭的时候都是保持着笑容,我觉得她似乎看开了一些,不然也不会一直都流露笑容,而且她脸上的笑容不是那种强撑的笑容。

    吃过午饭后,许洁怡说她有事,就离开了,而我也正好想要找刘琦蕾问问到底如何了,只是刘琦蕾的电话竟然关机了,我有些担心,便急忙打车去了她家,在出租车上也给罗猛打了电话,只是这家伙竟然直接挂掉了我的电话,他生我的气了,又或许干脆不认我这个兄弟了,我听着手机嘟嘟的声音有些无奈,一声声叹息响彻在空寂的车厢,我现在很迷茫,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很快我来到了罗猛和刘琦蕾的家,只是我来到门前一遍遍的按着门铃,都是没有人给我开门,打电话还是关机,而就当我认为家里没人的时候,房门打开了,开门的不是罗猛,是刘琦蕾,只是她的模样有些可怕,她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白色的睡意,微微的低垂着头,似乎在看着我,也似乎在看着门栏。

    “那个……罗猛在不在?”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憋出一句没有营养价值的询问。

    “你是来找罗猛的吗?”

    刘琦蕾却是极为反常的抬起头,杂乱头发下的面容很是冰冷,语气极为沉重的向我询问道,我感觉有一股极冷的气息向我扑面而来,仿佛瞬间整栋楼都是处于这种气氛之中,我愣了愣声,急忙说道:“不是的,是来找你的。”

    我的话语一出,刘琦蕾脸色便是瞬间变了,变的不那么可怕,迅速整理了整理头发,给我让开了道路,同时说道:“那个混蛋不在,你进来吧,我去洗漱。”

    没等我说什么,刘琦蕾便是匆匆走进家中洗漱去了,而我则是走进她的家,四处乱看,情绪有些不平静,我不知道他们谈的如何了?是否已经要离婚了?毕竟出轨了,大部分都是要离婚的,我坐在极为华丽的沙发上等待着刘琦蕾洗漱完毕。

    过了有十几分钟吧,刘琦蕾才是湿漉着头发走出来,略长的秀发披在双肩,刚才的落魄感已然消逝了,只是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她盘起了头发,然后为我拿了杯饮料,还怪我自己没有拿饮料。

    “那个……罗猛呢?出去了吗?”

    我接过饮料,装作随意的说道。

    “别提他好吗?”

    刘琦蕾瞪了我一眼愤然道。

    反正她现在的情绪极为的不稳定。

    “怎么?你们彻底的闹掰了?心平气和的谈了吗?”

    我急忙向她询问道,这是我最为关系的事情,我还是希望她们可以分开的,毕竟镜子已经破碎了,就再也无法重圆了。

    “这种情况还有必要谈吗?既然他都在外面找女人了,我还继续维持这没有爱情的婚姻干什么?有什么时候我真的很羡慕晓琰,甚至是李清书,她们可以去勇敢的去爱心中所爱的人。”

    刘琦蕾恢复了平静,极为冷淡的说着,说到最后的时候竟然还带着一种憧憬,越看她平静的样子,我就越觉得她心里很难受。

    “婚姻不是儿戏,要理智的去解决,你问问自己真的想通了吗?”

    我还是苦口婆心的说道,即使心里希望她离开罗猛,毕竟罗猛已经不爱她了,她或许也不爱罗猛了,继续下去就是浪费感情和时间。

    “其实你也希望我能够离婚吧?不然你是不会让去翔天大酒店的,其实我真的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在这可怕的牢笼呆上一段日子。”

    刘琦蕾喝了一口饮料惨然的说道,她笑着,却像哭了一样。

    “既然你已经想到了,我也不隐瞒,其实我就是想要让你们分手,或许我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但我是希望你们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我希望罗猛可以迷途知返。”

    我坦诚的对刘琦蕾说道。

    “在你的眼里还是兄弟重要,呵呵……”

    刘琦蕾话语落下,我刚要说话的时候,刘琦蕾突然干呕起来,捂着嘴就是跑到了卫生间,我急忙起身跟了上去,跑到卫生间门口看着刘琦蕾在马桶前呕吐着,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便急切的询问道:“是生病了吗?怎么突然干呕起来了?”

    “没……没事,昨天就有一次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应该胃部有点难受。”

    刘琦蕾有些艰难的说道,脸上更加难看了。

    “真的没事吗?用不用去医院看看,不行买点药,我去给你买药。”

    我现在完全就是成为了一个帮助人的人了,不管看到哪个人受到了伤害,心情不好,我都要给予安慰,或许这样也是在安慰自己吧?

    “真的没事,那个我和罗猛准备明天就办离婚手续,我是一刻都不想和他呆了,你正好来了,帮我收拾收拾东西吧。”

    刘琦蕾用面巾纸擦了擦嘴,对我认真的说道,她嘴里所说的离婚仿佛极为的轻松。

    “好吧,我陪你收拾。”

    其实我是想和罗猛谈谈的,只是这个家伙现在生我的气,连电话都不接了,就留下和刘琦蕾帮忙收拾行李吧,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独自承受这一切很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