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 我对她的情感

    “你看我敢不敢。”

    我也不甘示弱,说话间就是将已经有些虚弱的许洁怡横抱了起来,向着雨幕中匆匆走去。

    “梁家峰你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你混蛋。”

    对于我突然的行为,许洁怡先是呆滞瞬间,然后便是大声喊叫起来,也顾不上哽咽了,我也算是做了一个转移注意力的事情。

    “我带你回家,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这么大的雨给淹没了,如果我一个人离开了,你给掉入西湖中,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我喝着雨水吃着冷风说着话,步伐极为的快速。

    然后我也不管许洁怡多么的大喊大叫了,将她抱到出租车上,很快我们到了小院,因为心绪有些混乱了,忘记了一件事情,当我打开门走进家中,抱着许洁怡走进自己的卧室时,客厅的灯突然打开了,我着实被吓了一跳,在我怀中已经睡着的许洁怡还在睡着,她累了,精神上的折磨是最累的,我被璀璨的灯光晃了眼,也被坐在沙发上的人震惊到了,我就这样满身潮湿,如一只落汤鸡一般站在家中发呆似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的李清书。

    我们之间对视片刻,我率先开口了,我仿佛在对李清书解释起来。

    “那个你别误会,这个是许洁怡,她喝醉了,我就带她回来休息休息,你怎么还没睡啊?”

    “许洁怡?就那个明星许洁怡吗?她没有经纪人助理吗?还需要你带她回来?你和她什么关系?难道你要?”

    李清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不停的发出疑问,不对应该是质问,她的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匆匆的走到了我身前,漂亮的眼睛瞪着我,脸上浮现的不是疑惑神色,而是惊吓神情,我知道她在想着些什么?肯定是认为我要做罗猛所做的事情,毕竟我刚才说她喝醉了,而且还是带回了自己的家,可是她的脑袋有点缺弦,如果我真要做那样的事情,我会把许洁怡带回家里来吗?我只会将许洁怡带到人不多的小宾馆中。

    “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呢?她是一个人来杭州旅游的,没有带助理,今天恰好遇见了,见她喝醉了,我不能看着不管吧?”

    我疑惑我为什么这样着急向她解释,或许是我怕被别人误会我是个肮脏的人吧?

    “你别扯淡了,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李清书看了看我怀中熟睡的许洁怡,满脸不相信甚至带着愤然的神色对我说道。

    “怎么了?”

    我下意识的看着她询问道。

    “你说她喝醉了,我怎么没有闻到一点酒味呢?难道是被雨水冲刷了?你们家的雨可以洗掉嘴里的酒味吗?”

    李清书冰川一般的冷冷瞪着我,极为愤怒的对我说道。

    “我……”

    本来想要继续解释,但是发现已经词穷了,确实如李清书所说,如果许洁怡喝酒了,怎么可能没酒味呢?这是我今天犯的第二个错,第一忘记了李清书会照顾汤姆,第二撒没脑子的谎言,不过看着眼前的冷脸李清书,我突然想到,我干嘛要这样向她解释?就算我做什么和她有毛钱关系吗?

    “不管是我们家的雨,还是别人家的雨和你有关系吗?你管人家嘴里有没有酒味呢?真搞笑。

    我停顿片刻,突然脸色转变,语气也同样转变的对李清书说道,然后话语落下便是抱着熟睡的许洁怡就要回到自己的卧室中,然而李清书是不会让我这样潇洒的。

    “你站住,我今天就管定了,你凭什么往这个家里面带别的女人?难道你将我当作空气了吗?难道我做了这么多你都没有感觉一丝一毫吗?难道你的心是铁打的吗?”

    李清书说的不是道德法律,而是我们之间的情感,或许对于我来说,情感要比法律更可怕吧?

    她做了这么多?我真的没有一丝的感动和触动吗?或许我早就触动了,只是一直装着,生生的硬撑着,可是我也找不到原因我为什么要硬撑着,我曾经深深爱过她,难道这不是旧情复燃的引线吗?为什么我要逃避呢?原因我找不到。

    可是现在我不是和她说这些的时候,一会儿我抱着的许洁怡再醒了,那可就乱套了,我不管不顾匆匆推开卧室的门,将许洁怡轻轻放到了我的床上,为她盖好被子,然后才是将一直在我身后说着话的李清书拉出了卧室,我们之间的交流就要开始了,我该说些什么呢?难道我和她说我触动了,也感动了,可是我觉得我说不出口。

    “她睡着了你能不能低点声?干嘛吼的这么大声,一会儿把汤姆也吵醒来就高兴了吗?”

    我拉着李清书来到客厅,然后松开她对她郑重的说道。

    “怎么怕吵了你家大明星的美梦吗?我真是想不到你和晓琰分手了,我以为我有机会了,我可以弥补我曾经对你的亏欠和过错了,和你在一起我可以真心的爱你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和许洁怡有关系,难道我的存在感真的就这么弱吗?梁家峰你就这样的狠心吗?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

    现在的李清书完全是处于失控的状态,她见我带回一个女人,或许第一想法就是我有其他的女人了,而不是所谓的准备做罗猛做过的事情,刚才一定是我先入为主了,我看着有些失去理智的李清书,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感觉自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连话都不会说了,一直在组织的语言就是说不出来。

    “怎么不说话?是被我说准了吧?梁家峰你好狠的心。”

    李清书见我不说话,极为愤怒的指着我说道,我们近在咫尺,对方的气息都可以清楚的嗅到,我全身的雨水都无法去擦干,湿漉漉的衣服都没时间去换,今天夜里,下着暴雨的沉寂氛围中,我必须要给李清书一句话或一个答案,不然我知道是过不去了,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我没有说话,像演默剧一样让她坐在沙发上,而我则是先去卫生间找了块干毛巾,匆匆回到客厅,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想着该说什么,当然眼睛没有看着她,或许就是简单的不敢吧?我实在是个懦弱的家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