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刘琦蕾步伐极快走到了房间703,但她没有立即敲门,而是徘徊在门口不知想着些什么,而我则是步伐更为快速的走到了703门口,她一切都看明白了,但是唯独一件事没有看明白,那就是她心里认为的出轨,其实并不全是,罗猛现在是处于犯罪的边缘,和她站在一起的我,一会儿又该如何面对罗猛呢?我和刘琦蕾一起出现在这里,明眼人一看就是知道我们站在统一战线上。

    刘琦蕾没有言语,而我也是一样,我们都是很沉默的站在明亮不已的走廊中,我们都在想着事情,对于刘琦蕾伸出手掌敲门的一刹那是一个爆发的前沿,或许她还未准备好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此时此刻她的情绪已经越发激烈了,所谓的平静已经不属于她,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其实也有想过转身就走,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只是瞬间的过度,我不能离开,我得和刘琦蕾一起来看看罗猛的丑陋嘴脸,还要控制事件。

    终于刘琦蕾抬起了手,敲响了木质的红色房门,敲的不那么重,但却是极为的沉重,她一声声的敲响房门,而我的心跳也是如此的悸动,紧紧的跟随着敲响房门的节奏。

    然而刘琦蕾并没有失去理智,正当我在心中想到罗猛从猫眼里看到我们肯定不会开门的时候,刘琦蕾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拉在了703房间的一边,紧紧的贴在洁白的墙壁上,等待着罗猛开门,我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长发如一缕瀑布顺势披在双肩,心中却是叹息着,看似还算平静的她,其实一直都是在强撑,不管如何她终究是个女人。

    我们就这样的等待着,很快房门终究是打开了,当房门打开的一刹那,刘琦蕾没有一丝的 停顿迅速就是出现在了房门口,眼睛直直的盯着开门之人,而我犹豫片刻,还是站在了刘琦蕾的身前,看着衣衫有些不整的罗猛,一时无言,不仅仅只是我无言,站在我身前的刘琦蕾,站在门口的罗猛都是如此,我看不到刘琦蕾此刻的神色,但我却可以看到罗猛的神情。

    震惊,震撼,难以置信,不可思议,惊惧……这些代表各种情绪的神色都是弥漫在了他白净的脸颊上,此刻的他不戴眼镜,眼神或许不怎么好,但眼睛中的意味我却看的极为明显。

    我也在猜测我们三人最先开口的会是谁?一开始想的是刘琦蕾,但事实却是罗猛。

    “你们……”

    只是罗猛惊疑的说起话来的时候,刘琦蕾却是打断了他的话。

    “你不是加班吗?难道你的公司在酒店?在这所谓的703?”

    刘琦蕾一针见血的向完全陷入呆滞震惊状况中的罗猛询问道。

    而我却是看着罗猛的模样,想象着此时那个有着特殊身份的女人在干嘛?是否已经被罗猛威胁的搞上了床,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将是难以预料的。

    “琦蕾我……”

    罗猛想要急切的解释,但刘琦蕾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的话语刚刚一出,刘琦蕾便是一把将罗猛推开就要寻死走进703,而我则是也要跟着进去,现在已经不是刘琦蕾和罗猛俩个人之间的事情了。

    “琦蕾,琦蕾,你等等……”

    罗猛必然会阻拦刘琦蕾,不让她看到703房间中的画面,刘琦蕾也不再是保持平静,推着嚷着要进到房间中,或许房间中的女人,已经知道了门口的情况,罗猛和刘琦蕾已经开始了之间的斗争。

    “梁家峰你傻站着干嘛?你帮我拉着琦蕾啊,我们正在谈正事呢,她这样闯进去多不好。”

    罗猛边阻拦着刘琦蕾,边对我焦急的呼喊道,让我帮帮忙。

    “梁家峰你帮我将罗猛弄开,我到要看看里面和他开会的是什么人?”

    罗猛话语刚落,刘琦蕾便也对我下达了指令,然而我该如何做?其实我来的时候就了决定了,就算咯猛再恨我,我也是为了他好,让他早日走出泥泞就会他骂我打我一顿都是值了,我知道了,我就得阻拦,就要改变。

    我迅速上前用力将满脸急色,极为慌乱的罗猛拉到了一边,而刘琦蕾则是用力的踩了罗猛一脚,借着这个空闲,刘琦蕾冲进了房间,而罗猛被刘琦蕾踩了一脚,疼痛的惨叫一声,看着刘琦蕾进入房间,焦急瞬间被愤怒笼罩,用力的狰狞,愤怒的呐喊,回身就是给了我一拳。

    “梁家峰你他妈故意的吧?”

    他愤怒且咆哮的怒骂了我一句,迅速走进了房间,向着刘琦蕾追赶而去,而我看着他们二人的背影,默默的用手摸着被罗猛揍了的嘴角,沉重的叹息一声也是焦急走进房间,接下来发生的状况才是最崩溃的时刻。

    当我冲进卧室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刘琦蕾和罗猛都是站在卧室,都是沉默着,都是看着卧室的另一个人,而当我站立身姿,看向这个人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陷入了震撼之中,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难以置信过,我甚至觉得所在的地方是在梦境之中,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但大腿是痛的,证明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看着站在床边衣装还算整齐,只是头发有些散乱的女人,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和罗猛和刘琦蕾一样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她的模样也是和我们一样,满是惊惧和不堪,不属于的她的慌乱也是如此的明显,她站在床边呆呆的站着,也看着,看着闯进门的刘琦蕾和我,她将目光从刘琦蕾的身上移动到了我的身上,她的面容极为的苦涩,也带着一种羞辱在其中,所谓的特殊身份的人就是她,所谓的泪水已经涌现了她的眼眸,但我仔细的观察,发现她的脸上已经有了时间的泪痕,她刚刚就已经哭过了。

    我们四个人的沉默,维持了很久,最先开始说话的还是罗猛……

    “琦蕾,不是你的想的那样的,我们之间是谈工作的,因为公司准备让她做形象代言人的。”

    罗猛声音有些颤抖,但也是强装着镇定,对站在身边的刘琦蕾匆匆说道。

    我的眼里现在只有站在床前的女人,当罗猛话语响彻卧室的时候,她的神色变了变,但苦涩一直都未曾改变过,同时她也终于有了动作,以她这样的身份,被我们撞见这样的情况,必定脸上挂不住,她拿起包匆匆就要离开,没有回应罗猛的刘琦蕾也是有了动作,立刻拦住了她,同时冷冷的说道:“这就走了?有什么事情还是说清楚为好。”

    刘琦蕾说话的语气是颤抖的,或许她已经有了泪光,泪水是否滑落我不知道,我只能感受到气氛变得更为沉重了。

    “琦蕾,你要干嘛?要说清楚什么?我们是谈工作。”

    罗猛到现在还装模作样的解释着,他真的是即兴表演,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底线,难道她不觉得刘琦蕾还有这个同样被她伤害的女人可怜吗?

    台上的观众只有我一个人,我穿插在他们三人之间,感受着他们的故事,我不是多余的人,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看到此时刘琦蕾和她的模样我内心很后悔,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她。

    现在该如何?我不知道。

    “我在和她说话,你要真是在谈工作你着急什么?再说了,谈工作也要开房谈吗?谈工作头发都这样杂乱吗?你们这是谈的什么工作啊?”

    刘琦蕾拦住她,对着罗猛也对着她冷笑的说道,只是刘琦蕾的冷笑已经带了哭腔。

    “我……”

    罗猛一时无言了,他终究还是不知道怎么演戏了,而被刘琦蕾阻拦的她,泪水已然滑落在脸颊,倾城的面容面如死色,极为的难看和痛苦,只是她所受的遭遇不能摆在明面上说,我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就得由我来做这么一个坏人了。

    “罗猛,你难道还不懂的迷途知返吗?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我看向罗猛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迷途知返什么?我做错什么了?我谈工作也不行吗?你狗日这是故意让我们夫妻闹别扭吧?”

    罗猛与我对视着,眼神已经变得凌厉,极为的愤恨我,或许他已经意识到是我告诉的刘琦蕾,是我得知了他的行踪。

    “罗猛你个王八蛋,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你都找小三了,还这么理直气壮,你也别把气撒到梁家峰的身上,是我叫他来的,叫他来就是让他看看你这个人是什么嘴脸。”

    这时刘琦蕾也是极为愤怒的说着,这个房间之中唯独不说话的就是面如死灰的她。

    “琦蕾我没有,我找什么小三啊?你误会我了。”

    罗猛继续演着戏,可是我们的对话伤害的只是她,因为她不是小三。

    “琦蕾,罗猛根本就不是找小三,她也不是小三……”

    我深深看了一直沉默的她,颤声的说道,而我话语一出,她的身躯都是一颤,我看的清楚,也想的明白。

    现在唯独是刘琦蕾不明白了,存满惊讶的看向了我,而罗猛更是如此,他或许以为我是帮他说话吧?只是当他听我接下来的话语时,是否还会如此想象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