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这个夜漫长的过去了,回归了一瞬间的平静,然而我的心却是如常,似乎所谓的平静与我已经无关,黎明到来,有些冷清的阳光划破了苍穹,我有些幽寂的走在洱海边,夜幕的洱海和黎明到来的洱海真的不同,但心情是那样的相似,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阳光映照在我的脸上而愉悦,并没有因为清新的空气而开怀。

    新的一天,我需要带领我的旅行团在大理游玩,可是我已经心不在焉了,如何去专心的担当这么一个旅游团团长,我现在的心是乱的,是迷茫的,那几句简单的话语一直都是回荡在耳边,而每一次听到熟悉却陌生的声音,我的心就是一阵的刺痛,仿佛犯了心绞痛一般,我心中深深爱着的女人,竟然会这样的舍我而弃,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终究发生了。

    我一晚上没有走进宾馆房间,我害怕感受那种冷清孤寂的气氛,我害怕装饰华丽应景的海景房变得苍茫一片,我害怕白色的墙壁变得阴森,我有着太多的惧怕。

    一上午的时间都是带着游客在洱海身边旅游,我则是有些梦游一般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淳朴的村民所浮现的真诚笑容我都是没有去开怀的回应,身边的风景也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如一句丢失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行走在众人踩踏而出的小路,心中所想的地方是他家,心中所想的人是和他对话的人。

    一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夜幕再一次的降临,然而今天的夜幕却是与昨日不同,今天的苍茫天空缺乏了动人的色彩,今天的天空之上没有璀璨的星辰,没有弯弯的月亮,所谓的皎洁月光也无法挥洒在洱海身边,高耸的苍山被浓密的雨水覆盖,洱海中的湖水找到了同身不同心的同胞,开始了激烈的对抗,湖面荡起的波纹越来越大,反抗也是越来越激烈。

    我撑着一把黑色深沉的雨伞,与这个夜彻底的融合,我撑着伞在洱海周边转了一圈,然后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昨夜来过的地方,踏过小区的大门,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咆哮一般的呼唤我,指引着我来到了一栋楼下楼门前,我仰天黑漆漆一片的三楼房间,停顿片刻,雨水打湿了我的脸颊,我笑了笑大踏步走进单元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走着,每一步走的都是那样沉重,我宛如来自黑夜的使者,又或是装逼份子,走进楼道了,还是打着伞,与我擦肩而过的一对小情侣,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我,走过了又是不那么悄声的议论。

    “那人是不是傻逼啊?”

    “我看是个装逼分子。”

    我听到了明目张胆的议论,没有转身去愤怒的咆哮,而是拿出手机,用自拍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然后自嘲的笑了笑。

    然后默默的将手机装进口袋,上到了三楼,我再一次站在了这扇贴着倒福的红色门前,犹豫再三,挣扎再四,摇摆再五,伸出颤抖的手掌按响了极为刺耳的门铃,一声声门铃的响起,都是让我按不下下一次的门铃,我大约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终究是没有人给我开门,就当我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脚掌踏着楼梯台阶的声音,而且还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我连忙上了四楼,其实本来是想要上前面对的,可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暂时的逃避,当我上了四楼,从楼梯间的细缝看着下方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微笑的身影,再然后就是看到了趴在微笑背上的女人,这一刻我的心脏是停滞的,这一刻我的情绪崩溃的,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如果昨天是耳听为虚,那今天必然是眼见为实。

    四楼和三楼的距离只有几十个台阶,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如洱海与苍山的距离,心中一直思念的女人近在眼前,却如同隔了一条路蜿蜒的柏油马路,我一直都认为她不是真心和我分手,而是有难言之隐,然而将昨天的耳听为虚和今天的眼见为实整合起来,我的感觉不攻自破了,我的直觉是错的。

    晓琰真的是变了心,她来大理是来寻找微笑的,我甚至觉得她自从上次来到大理后就一直和微笑联系着,我的心在哭着,哭的不是水而是血,我这样的一个傻小子还一直傻傻的认为一切都是有原因,而现在此时此刻我看到了原因。

    “你今天想吃什么啊?红烧肉?还是皮蛋粥?”

    微笑背着晓琰,站在家门口,边开门边向晓琰询问道。

    “鸡蛋面。”

    背上的晓琰做出了回答,很轻也很平静,但站在四楼往下瞧着的我却真实的感受到了那种平淡的幸福。

    “好嘞。”

    微笑答应一声,然后门开了,便背着晓琰走进了家中,房门被关上了,我就是眼睁睁看着他们二人走进房间,脚步从未移动过,我所听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已经不会让我像个愣头青一样去追问了,事实既然已经成为事实,我再怎么坚守已经是无用,这一次的房门紧紧的关上了,我却宛如一个雕塑一般仍旧是站在四楼,不知从何吹来的冷风席卷了我的身躯,我略薄的刘海一瞬间的吹起,我感受到了雨水侵蚀,只是当我用手摸摸脸的时候,才是发现原来那是滚烫的泪水,这一刻我的脚步不再是一动不动了。

    极快的后退着,直到靠在墙壁上才是停滞不动,我的手摸着自己的胸口,有些安静的落着泪,我清晰的耳朵听到了心碎的雨水下落的声音,昨天的耳听为虚是侥幸的,而今天却是相信了,只是相信过后的心已然不是正常,仿佛这颗心已经不是我的了。

    徘徊已久,该走了,瞪着的眼睛终于有那么一瞬间的闭上,待到睁开眼睛后,我便缓缓的走下到了三楼,脚步是虚浮的,缓缓的来还是缓缓的离开,来的时候心里还有期待,离开的时候心已死去,小区的道路似乎有了线条,这是属于爱情的线条,我再一次经历了悲伤的爱情。

    我好想问问晓琰说好的誓言难道成为了狗屁吗?问问她说的那句,‘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我要陪着你’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吗?

    来的时候有黑色的雨伞,离开的时候伞不知去了哪里?头发片刻就是湿润了,有些疯狂的雨水用力的击打在了我的面容,甚至是我的身躯,我已经无法和雨水相抗衡,已经无法和哀伤的情绪相抗衡,我就是一个傻小子,傻傻的到头来没有一个怀抱可以投奔。

    一个人走在被雨水打湿的路面,看着依旧灯光璀璨的洱海街道,我不知不觉来到了曾经离开时候的那间贴着我们心声的店前,当初写这个的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写了什么,当初离开的时候心里想了再来这里的时候会和谁来,然而并没有人和我来,我只是一个人。

    站在这家酒吧门口,我看着被雨水打湿了的落地窗,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走进了这家酒吧,这家酒吧比较安静,仿佛来这里的人都已经睡着了,坐在台上椅子上的长发美女正在谈着吉他唱着歌,听到这首歌我便停下了步伐,站在酒吧中,看着聚光灯下的舞台,听着颇为沧桑的歌声。

    “你以为一切都没选好,得到的和想要的对不上号。你以为时间可以重来,换个人来当主角,爱情就可以天荒地老,你不知世界谁对你好,为了你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不管你混的好不好,是否给他荣耀。她都愿意为你操劳,陪你到老。

    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你怎能如此伤她的心,她惦记着深爱的唯一的你,还不趁现在好好努力,有个爱你的不容易,你为何不去好好珍惜,当错过了失去了忏悔的你,是否还能换回那颗善良的心。”

    说实话这个看似只有二十岁来的漂亮女人,唱出的歌真的很沧桑,很好听,当然我只所以停滞步伐的原因是因为这首歌《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的含义,歌中唱的女人和曾经的晓琰完全相符,然而一切的一切只是曾经,不容易的爱人已经和别人同居了,我的眼眶有些红肿,有些难受,长发美女的歌声落下了,我更加的想要去看晓琰那时写下的公开秘密是什么?

    我迈着大步,迅速来到了秘密墙前,因为满墙都是贴纸,一时间找不到我和她的贴纸,当时我们贴的不算太远,看着一个个爱与恨的字体,我的心是沉重的,更是好奇的,我在墙上找了将近十数分钟,那个长发美女又是沧桑的唱了俩个歌,我终于找到了晓琰写下的秘密,看着密密麻麻且工整的字体,我立马在心里默默的读了起来。

    片刻我读完了晓琰曾经留下的秘密,然而一次根本不够,我又开始心中默读起来,一次接着一次,而台上的女人是一首接着一首,台下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是喝着品类不同的酒。

    我看到晓琰的秘密,笑了,看一次笑容就会更加的浓重,只是这样的笑是苦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