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 难以想象

    我们的对峙,是发自肺腑的,我们之间的对峙皆然是因为晓琰,现在矗立在酒吧中的我,真的有些忐忑,我甚至去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现在真的好想见到晓琰,想她问清楚一切的一切。

    “我已经说了,你会见到的,只是现在晓琰并不想见到你,我走了,你别在胡搅蛮缠了,像个成熟男人一样吧。”

    没有笑容的微笑一脸淡然的对我说道,他的那种淡然与平静让我更加的不安,我实在难以想象晓琰离开我之后,这么快就找了男朋友,而且这个男朋友还是眼前的微笑,想想当初晓琰毅然的拒绝微笑的场景,我还是难以去相信,也没法相信。

    微笑话语落下,便极快的向着酒吧门口走去,而我呆滞片刻,还是追了上去,只是这一次微笑竟然小跑了起来,我震惊的同时,也不忘了去追赶他,我今天绝对是不能让他逃了,我一定要见到晓琰,必须要见到,我带着这样的决心,匆匆的追出了酒吧,在路面上就是和他纠缠了起来。

    “你他娘的疯了吧?说了晓琰现在不想见到你,你没听懂吗?你这样纠缠我,我就会告诉你晓琰在哪里吗?你别痴心妄想了。”

    微笑一条胳膊被我抓着,一只手抓着我的胳膊,极为大声的朝我吼叫道,吹过的夜风加重了他的愤然。

    “滚吧你,你今天不管怎么样都得告诉老子晓琰在哪?不然别想走。”

    我吼的更加大声,反正是今天和微笑这家伙过不去了。

    “你他娘的没完没了吧?”

    “是啊,就是没完没了了。”

    我话语刚落,这家伙就是狠狠的踹了我一脚,我咬着牙忍住了发声,然后面容瞬间就是变了,迅速松开他的胳膊,极快的成拳,沉重愤怒的抡上了他的脸,只听他痛苦的惨叫一声,然后同样抡起拳头砸向了我,我急忙闪避而过,然后一脚踹出,踹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这个深夜就是又一声惨叫,这个夜变的喧闹起来 ,当然我也无法保持平静。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相互殴打,别看微笑当初一脸微笑,文质彬彬的模样,打起架也是极其疯狂,好像我抢了他钱似的,打起来完全就是不要命了,我打他,他不躲,只为抡我一拳。

    我有种感觉,这个家伙一定是有心事,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模样,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一定和晓琰有关,按道理如果他和晓琰在一起了,绝对不会和我在这里打架,而是不停的嘲笑我,不管我怎么纠缠他,他也只会将我当成一个傻子,现在却是如此,我和他在地上翻滚殴打着,心中也想着这些谜团。

    我们在地上翻过了一会儿,然后被路过的行人给拉开了,然而我们的嘴里也不骂所谓的脏话了,只是离的相对有些远,我们对视着,他或许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我读不懂他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我和他对视了将近几分钟吧,他率先移开了目光,转身走进了夜的迷茫,而我则是停顿片刻,跟上了他的步伐,架也打了,烦躁的心情也发泄了,但是我的目的不能够改变,我今天就要这样跟着他,我相信只要跟着他就能够找到晓琰的踪迹,不管我相信不相信他说的话,可以确定是他一定见过晓琰,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一次微笑没有理会我,似乎是就让我跟着他,他拐着腿走在前面,背影似乎有些顾忌,并不像胜利者的姿态,我很疑惑,我很想去问问他,只是俩个刚刚打过架的人,又怎么能和平相处呢?不可能平心静气的站在那里聊天。

    夜幕是低垂的,我的刘海也低垂着,那颗跳动的心也是早早的低垂了下去,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到底在哪里?是在亭楼还是大厦?我需要穿过乡间田野,又或是柏油马路,我只希望在雨水来临之前找到她,遇见她。

    心中的爱人,会在哪里等着我?是在我给予她的草原,还是冷清的宾馆房间?此时此刻我的心很静也很乱,前面的路边有一棵树,叶子在放荡的飞舞,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床上和他人游离翻滚,有些虚幻的幻想,就这样占据了我的脑海,我不愿想这些,只是看到走在前面,说了一些奇怪言语不知真假的男人,我就不由自主的去想象了。

    我和他一直走着,沿着一条柏油大马路,路过了一座璀璨且糜烂的不夜城,然而我所想象的世界不是如此,我这样一个理想化的男人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一颗短暂却亮瞎眼的流星极快的划过了苍穹,虽然流星一眨眼之间就是消失了,但是走过的痕迹却很明显的残留在了茫然不已的夜空,我抬头望着天,感受着夜,时间如同射出的飞箭,极快的流逝了。

    微笑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家,在回家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种不明意味的眼神真实的显现,让我更加的疑惑谜一样的微笑。

    不过他以为他回到家就不用被我跟着了,那就是打错特错了,我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当他踏入单元门的时候,我便暗暗握紧自己的双拳,迅速跟着他走进了单元门,推开,关住,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

    自从和我打了一架后,他就变得沉寂了起来,也不对我的跟着有任何的异议了,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想绝对不是好药。

    他没有坐电梯,走到三楼便是停下来步伐,在一扇贴着福字的门前停下了步伐,用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当我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发现房门并没有关严实,恰好有一条缝,当我暗骂他不细心,准备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而当我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是坍塌了,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即使事先已经听过了,想过了,但是当真正听到面对的时候,这样感受真的不同。

    我的心里不断说着不可能,步伐也是稍稍的后退着,但是脑袋却是贴着门,我还要继续听里面的动静,人与人之间的交谈。

    这一刻我是浑噩的,身躯早已经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那种无法言语的感受直冲冲的汹涌在我的心头。

    当我在门前将近听了几分钟的时候,我的手也是颤抖的握着门把握了几分钟,我这几分钟,几百秒的时间内,是极为的纠结的,我好想立马就冲进这个半开门的房间,看看房间的人,向她问那么几个问题,可是我却始终没有扭动手把,又是过了几分钟吧,里面的动静小了,我的泪水却汹涌了,而且是越来越汹涌,我的手掌颤抖着,顺便的让光亮的门把都是如此了。

    我默默的擦掉泪水,轻轻的关上了门,有些摇晃的转身走下了三楼,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如果说什么是心碎,我现在就是心碎,那如果说心碎如何形容,那我只能说没法去形容。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单元门的,怎么走出小区门的,处处都是弥漫着汽笛声的深夜,是那样的喧闹,我现在真的是很一个人静一静。

    我走在洱海的路面,这里是夜色世界的天堂,我有些看不清苍山,也看不到洱海,只能感受自己的心在心绞痛着,还有能够听到自己落泪的细微声音。

    我仿佛光着脚走着路,好像有人在悄声的呼喊着我,只是这种呼喊带着一种没法去形容的讽刺,不知不觉的最终还是走到了洱海,望着倒影出璀璨灯光的洱海,精神或许会好一些,可是觉得缺一把吉他,我这只再次折翼的蝴蝶需要再唱一首蝴蝶。

    脑海里浮现着想象出的画面,耳朵边却是回荡着真实的声音,嘴里哼起了有些悲伤的歌,这首《蝴蝶》再一次唱出的感受与上次完全的不同,我唱起《蝴蝶》的时候,觉得夜的风不再是那样的温暖,似乎极为的萧瑟,现在的世界是黑暗的,所谓的阳光不知去了哪里,等到阳光照亮黑暗的时间会很久,而这一夜我将是如何的度过?

    我现在的情绪就是如此,茫然,难以置信,无助,伤感,颤抖,就是如此的简单。

    就如蝴蝶的歌词所唱,下一个终点也许只是一个瞬间,距离上一次的终点是如此的近,而我现在却再一次的面临所谓的终究,我实在难以相信所发生的事情,我胡乱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可是不敢想象,也想不通,风很小,小的吹不起洱海的波纹,风很小,却让我的心悸不已,此时此刻我情愿做平静的洱海,每一天都可以看到遥远的苍山,苍山虽遥远,却近在眼前,让我看着一对对幸福的甜蜜的伴侣走向尽头,让我看到失恋需要疗伤的人找到真爱。

    一首简单的歌哼唱完了,心却是更加的悸动了,泪水流淌的速度愈发的快了,仿佛不到流干的一刻是不会罢休的,我望着美丽的洱海,放声的大吼起来,让不远处游玩看风景亲吻的男男女女们投来的不属于喜欢的眼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