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 唱歌二流,做人三流

    “鬼面?鬼面是谁啊?”

    台下的男人满脸疑惑的看着我询问道。

    “靠,你竟然不知道鬼面,鬼面是这个酒吧之前的驻唱歌手,那个时候每到晚上,就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来到这里听鬼面唱歌,他不愿以真面目示人,戴着一个白色的鬼面,宛如一个幽灵生存在黑夜,他的出现给这个酒吧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他的神秘,让人们都在好奇他白色鬼面下的面容,他的情歌唱哭了多少男女,听着他的每一首都能够全身心的进入其中,进入歌的故事,也就是自己的故事,让沉重的压抑的酒吧得到了升华,可是鬼面突然间消失不见了,他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所有听过他唱歌的人都觉得这是极大的遗憾。”

    这时站在男人身旁的一个颇像女汉子的女人对男人说着,也对所有人说着,我站在台上,看着舞台下,灯光下的女人,发现她脸上的缅怀是真实的,不带一丝的虚假。

    认真的话语响彻,其他的一些人都是开始了议论,而开始征讨质疑我的男人也是惊奇不已,不过还是向我神色不善的说道:“你唱歌,和那个什么鬼面什么毛线关系啊?人家唱的好听,又不是你唱的好听。”

    对于他的质疑,我淡然的笑了笑,转身走到了立在舞台上的话筒前,将话筒从支架上拿起,认真的说道:“我认识鬼面,他没有向你们说的那么好,他就是一个不敢见人的懦夫,你们给他的评价太高了,唱歌二流,做人三流,这就是鬼面,而鬼面在他消失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消逝在了这个世界,他去寻找属于他的彼岸花了。”

    我的话特别的真诚,或许没有任何人比我自己更了解自己,我的内瓤多么的不堪只有自己清楚。

    “你放屁,你凭什么这样说鬼面?他是有故事的人,他的每一首都是至情至性的,即使他不再唱歌了,我们也喜欢他,我们也在期待他有那么一天来到酒吧唱一首歌。”

    只是当我话语落下的时候,一个男人便是朝我怒吼起来,紧接着其他的人也是放下手中的酒瓶,对我声讨起来,看着现场的情况,听着混乱不堪的声音,我被深深的震撼到了,我万万没有想到,曾经的鬼面在他们的眼中是这样的有地位,我可以感受的出来,他们的情绪是真实,我对于鬼面的侮辱,触动了他们愤怒的心弦。

    如果我要继续下去,绝对会引发斗殴,这就是精神力量,对于这些需要慰藉的人们来说,歌声就是他们需要的东西,而曾经的鬼面就是给了他们这些,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精神力量吧?

    我看着混乱的现场,沉寂片刻便再次大声说道:“你们真的希望鬼面再回到这里,回到这个舞台吗?”

    “对,我们希望他能够回来唱歌,但是酒吧老板已经说了,他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这就是我们的遗憾。”

    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拿着酒瓶,走到前面对我大声吼道,言语间有愤然,也有可惜,而愤然是对我的,可惜却是对鬼面的。

    美女的表态,让听过鬼面唱歌喜欢鬼面的人们都是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他们都在期待着鬼面,都在怀念着懦弱的鬼面,他们的眼神之中都是含着浓重的真诚,真诚的期待,特别的想望。

    这个时候我突然不想要唱歌了,因为我看到了殇就站在人群之中,他带着笑意看着我,仿佛知道了我心中所想,轻轻的对我点点头,而我也是长呼一口气,没有言语将话筒塞给了依旧站在台上的歌手,然后迅速的跳下的舞台,匆匆的走出了外面,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步伐极为的坚定,极为的轻快,仿佛从未有现在这样的轻松过,酒吧的人或许将我当成了一个喝醉了酒的疯子,我的离开不会掀起任何的波澜,只会让他们大声的叫骂几句,然后继续着他们的动作,拿着轻易握住的酒瓶,灌着麻醉神经的酒精,酒吧就是这样,处处弥漫酒气的世界。

    我走出酒吧,并没有离开,大约几分钟后,我的肩膀被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缓缓转过身看向来人。

    “殇,你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如此做的?”

    我看着殇,看着他手里的东西,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因为我了解我自己。”

    殇有些感慨的说道,看着站在眼前的他,我更为的疑惑了。

    “你了解你自己,可你并不了解我啊,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我向他询问道。

    “因为你很像我,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如果我刚才站在台上,心里一定会想要重新戴上鬼面站在那个舞台。”

    殇淡淡一笑,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然后便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了我。

    “你去我车里换衣服吧,这是我的鞋子,应该你能穿,面具也在里面,至于衣服我车里有。”

    殇继续说着,然后又将钥匙交给了我,交代好之后他便回到了酒吧,而我提着塑料袋,看着消失在眼眸的身影,不由自主的笑了,说实话殇真的特别理解我,懂我,如果说我们很相像也不为过。

    ……

    我换好了衣服,但是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低垂着头看着手中的白色面具,其实我还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再次站上舞台,我问自己为什么要站上舞台,但是思考片刻,我还是缓缓的将崭新的白色鬼面戴上了,这个面具和从前的那个一模一样,看来殇是早就准备好的,仿佛知道我会回到酒吧,我会重新站上舞台,这让我不得不佩服他。

    我戴上鬼面后,并没有照镜子,而是立马取了下来,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漏洞,我的发型需要变一下,不然一会进去就算是换了衣服也会被认出来,思绪间我便将放置在车中的矿泉水倒在了头上,将打理好的发型彻底的弄乱,然后重新戴上白色鬼面下了车,因为我挺特意将车开到了一个很隐秘的位置,我下车也不会被人看到。

    我这样鬼鬼祟祟的行为,也是满醉的,好像自己是个多么火的明星似的,很快我戴着鬼面,来到了酒吧门口,这个时候我不再是梁家峰,而是不敢见人的鬼面,我有太多的情感需要戴上面具去发泄,我不想要被人认出我是谁,我希望躲在黑暗之中,也希望站在灯光之下,只有这样我才能完成我的希望。

    我整理整理衣装,弄了弄潮湿的头发,笔直着身躯,缓缓的走进了酒吧,当我走进酒吧的一刻间,我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戴着鬼面唱歌的时候,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我是谁,那个时候我欺骗着李清书,心中皆然都是报复的想法,而现在即使重新戴上面具,但一切都是物是人非,我对李清书没有了恨,却有了其他,也同样在酒吧听我唱歌,和我是红颜的晓琰却是我想要结婚的女人,却离开了我。

    我的心是乱的,眼睛却是明亮的,我还可以看清前方的路,我可以看到酒吧人们看到我之后的惊讶和震惊,一传十,十传百,片刻酒吧便是轰动了,酒吧里有一多半的人似乎知道鬼面,也见过鬼面,他们都在揉着眼睛,他们都在欢呼,他们已经喊起了属于曾经的名字,那个一夜爆红的鬼面,那个行走在夜色中,不敢真面目见人的鬼面。

    “鬼面,鬼面,鬼面。”

    他们在用力的呐喊,他们欢呼雀跃,而我这个被簇拥,被注视的人,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人物,更别谈什么明星,我也没有将热烈欢呼我的人当作所谓的粉丝,我只是将他们当作了精神朋友,我们在这个酒吧,精神是相同的,是共存的,换句话说我们就是同道中人。

    每一个人都传递着一种情感和精神,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人,他们失恋了,他们心痛了,他们发生了悲惨的事情,但是他们没有去将自己的身躯糜烂,没有将自己的精神腐蚀,他们没有用所谓的一夜‘情’放纵自己,他们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全国都没有多少家主打压抑气氛的酒吧,虽然和其他酒吧同属黑夜,但是黑夜和黑夜也是不同的,这里没有打架斗殴,这里没有污‘浊’情‘色’,这里只是歌唱者和倾听者的融合。

    和谐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变得热烈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期待已久的人,这个不敢见人的家伙再次出现了。

    我和他之间在戴上鬼面的时候便有了区别,鬼面站上了舞台,看着场下已经沸腾的人们,那些没有见过鬼面的人,都是满脸的震惊和疑惑,当然也和其他人一样满满的期待。

    我站在台上,躲藏在面具之下,没有任何的言语,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或许能够表达的只有歌声,当音乐前奏响起,酒吧瞬间就是安静了下来,我不知道现在酒吧里的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我,因为我已经闭上了眼睛,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我不曾想过她会离开我,我不曾想过我会再次站在这里,准备唱一首我特别喜欢的歌,我觉得我唱这首歌一定会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