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真实事情真实发生

    我坐上了去往海南的飞机,对于李清书我~爽约了,我告诉我自己我只能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做好的决定就不会再更改,坐在飞机上看着飞机窗外的景色别有一番滋味,只是心头有着难以言喻的感触,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会什么会如此的不淡定,会如此的害怕,我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难道是如死神来了一般,飞机要出事?我来回扭动着脑袋看着周围。

    坐在飞机经济舱的人们都是做着各自喜欢的事情,有的带着带着耳机听歌,有的带着眼罩睡觉,有的在交流嬉笑,有的在看郭敬明的《小时代》。

    他们所有人都有做的事情,而看看我自己却是没有,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心灰意冷的状态,我实在是搞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了?

    这样的情绪和状态一直都是存在,到了海南也是如此,而在海南的七天来,我除了工作就是烦躁,但是这种烦躁是说不出来,想不明白的,或许是因为我准备要结婚了,有些突然吧?有了这样的答案,我心底里的慌乱也是小了些许。

    海南的七天游很快就结束了,这一次和草原行一样很成功,汤姆旅行社的规模已经是渐渐壮大,我对于未来生活的信心也是越来越憧憬和自信。

    飞机即将就要降落了,虽然我的身体还在飞机上,但是心却是早已经废了杭州的机场大厅,因为我知道晓琰和汤姆一定会来接我,因为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在七天后的今天,她会来机场接我,我一下飞机就会看到她。

    飞机降落很缓慢,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我是真正的着急,真正的想要见到站在人群中被簇拥的晓琰,美丽的她浮现着温暖的笑容。

    然而操蛋的飞机就是不落地,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等到草~泥~马飞奔而过时,飞机终于落地了,滑行了一段后,机舱门打开了,长途跋涉的旅客都是不紧不慢的下着飞机,而我则是急切不已的拥挤着,不停的插着队,不知招来了多少人的白眼,但我却是乐此不疲,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匆匆的下了飞机,踏着很短暂的楼梯,跑向了机场大厅。

    然而当我提着旅行包跑到人潮拥挤的大厅时,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阵都没有看到晓琰的身影,我不禁在心里默默想道:怎么没有晓琰呢?难道她忘记了日子了?还是人太多,被簇拥到后面去了?我还是等人群散去再说吧。

    我在心中告诉自己,也下了决定,便没有着急冲破人群,而是让开位置,站在了一边,看着刚下飞机的人们被亲人接走的画面,每一个人都是展露着笑颜,他们和家人团聚了,他们出差做成功了工作,所有该开心的事情,在这一刻真实的显现出来。

    只是当人情缓缓散去的时候,当接机的人们消失不见,再次簇拥上另一批的接机人的时候,依然没有晓琰的身影,我渐渐从高亢激动的情绪转化为了失望和担心。

    我失望没有第一眼看到晓琰,我担心晓琰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提着旅行包的我不再选择犹豫和徘徊,而是匆匆踏出了大厅,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是准备回家。

    同时我拨通了晓琰的电话,但是怎么也打不通,因为一直都是无人接听,我昨天上午还给晓琰打的电话,而且还打通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不断的打着电话,一次又一次的打个不停,但是依旧是没有人接听,我的心从着急变为了惧怕,我担心晓琰发生什么事情,不然她绝不会不接我机,而且还不接我电话,这个时候我联想到了这些天以来的心情慌乱的状态,难道这一切都是和晓琰有关吗?我不敢想,这些事情我真的是不敢想,我很明白这些天我心情烦乱的状态如何严重,我之前也是怀疑和晓琰,便每天都给她打电话,但是我拐弯抹角的问她,她也是很正常,所以我打消了这样的念头,甚至还怒骂过自己,不想些好的事情,尽想些坏的事情。

    “师傅能不能再快点?”

    再一次听到手机传来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后,我便急切的向开车的司机说道。

    “小伙子啊,这已经够快了,我年纪已经大了,眼神有些不好,不敢太快,不然我们都有些生命危险啊。”

    似乎已经五十岁多的出租车司机满是无奈,苦口婆心的对我说道。

    我靠,眼神不好还开车?

    我在心中愤然的想着,但是心情的急切真的是无法言语,便再次对他说道:“我有急事,摆脱了,你再快点,快点。”

    可是老头师傅却不停我的话,依旧是六七十迈的样子,让我一阵的嘴角抽~搐,而且前方突然堵了起来,一排车都是动不了。

    “现在不是堵车的时候啊?怎么这么堵?”

    老头师傅疑惑不已的喃喃道。

    我听着他的话语,心中却是更加焦急起来,老天见我焦急不已,便给阻碍,看这样子我便明白前面是出车祸了,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堵车。

    想到这些,我便匆匆套出五十块,直接扔给了老头师傅,说了一句我要下床,然后就准备下车。

    然而事与愿违,老天师傅竟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不让我开车门离开。

    “我靠你干什么?五十还不够吗?现在才二十多好吗?”

    我回头对老头师傅愤然道,这个时候的我完全是被恐惧笼罩了,心情也是特别差,不然我也不会朝着一个和我爸爸年纪差不多老人这样吼叫,他在这种年纪开车已经是不容易。

    “这个时候不能下车,不符合交通规制,而且一分价钱一分货,我开了三十多年车从我有过多收乘客的钱,我不能在你这个小子的身上破例。”

    老头师傅没有发怒,反而是紧紧抓着我的手臂,一本正经极为严肃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语我顿时就无语了,极为大声的朝他吼道:“是不是还要给你颁个中国好司机的奖呢?我是真的有事,你就饶了我吧。”

    我极为无语说着的同时,迅速挣脱开老天师傅的束缚,迅速打开了门就是踏出了车外,然后不顾中国好司机的大吼,疯狂的跑向了家的方向。

    现在离家也不算太远了,再跑四五个公交车站牌差不多就到了,我从大路跑到了小路,边狂奔边神经病般的念叨着:“不要出事,一定和晓琰没有关系,一定是晓琰没有听到手机响,或者是汤姆有什么情况,绝对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之前的烦躁也一定晓琰无关。

    我发了疯的奔跑,将近跑了数分钟后,终于跑到了有些破旧的小院,我跑进小院,发现竟然没有晓琰最喜欢的甲壳虫车,顿时让我心头一沉,脚步都是有瞬间的疲~软,但是最终还是由最后的一口气扛起来,兴冲冲的跑上了楼梯。

    在跑向自己家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刚刚从家中~出来的‘夜’生活泛滥的女邻居。

    “我们的老板回来了?”

    女邻居美艳的笑着,轻声漫步的向我走来,同时如妖精说话一般的对我说道。

    “恩。”

    我很简单的恩了一声,便就要让过她,走向家门口,但是这个骚娘们竟然故意拦住了我,我往这边,她就和我一样,我往那边,她也和我一样,这不禁让我瞬间涌现了怒火。

    “我靠,你他妈滚开,臭婊~子。”

    我一把推开满脸贱笑的女邻居,同时大声的怒吼道,当女邻居摔在走廊的同时,我快步越过她,走向了家门,迅速将早已经掏出的钥匙拿出,插入了房门锁中,房门打开了,身后传来了女邻居污浊的怒骂,但是我没有理会,我也没有时间理会。

    急匆匆的走进家门,甚至连门都没有关,走进家门的我便是大声的呼喊起来。

    “晓琰,晓琰,你在吗?”

    “晓琰晓琰我回来。”

    “汤姆?臭小子怎么还不出迎接老子我。”

    然而我不管我如何的大吼,都没有任何的回应,我找了卧室,找了厨房,找了卫生间都没有他们的踪影。

    我气喘吁吁的靠在了卧室的床前,瘫软的坐在了地上,看着敞开的房门,喃喃的说道:“晓琰和汤姆到底去哪里了?难道是出去买东西了吗?或许等等就回来了。”

    在我等着他们回来的时刻,依然是不停的打着晓琰的电话,然而依旧是无人接听,但是我似乎听到卧室的床头柜抽屉里在震动着什么?我仔细的听了听,我站起身走向了床头柜,然而就在这时震动的声音消失了。

    我站了片刻,最终还是摇摇头无奈的说道:“真是操蛋,都出现幻听了。”

    说话间我坐在了床~上,继续打起了晓琰的手机,然而当我打通晓琰手机的时候,震动的声音再次响彻了起来,这一次极为的明显,我立刻将头偏到床头柜抽屉的方向,看着紧闭的抽屉,我有些疑惑,但是疑惑之中已经有了认知。

    我表情变了变,心情杂乱的站起身缓慢的走向了传来震动声响的抽屉,我之所以缓慢,其实就是不敢面对心中所想,或者真实发生的事情。

    我从未有过如此的心情,我从未如此的害怕过,我害怕真实的事情真实发生,我害怕空气之中掺杂了其他的东西,我害怕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我就是如此的害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