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痛

    李清书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已然是过去时了,不管李清书对于我的感情是如何?不管她是因为什么而喜欢上我,不管一词我必须要记得。

    现在的我已经处于风口浪尖之处,没有力气去继续让事态变大了。

    “梁家峰,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行为吗?”

    我在马路上匆匆走着,一直不知疲惫走在我身后的李清书对我大声的说道,虽然大声,但没有听到不满的声音。

    “李清书什么什么行为?我只是在摆脱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

    我没有回头,语气极为不满的说道。

    “疯女人?呵呵,或许就是吧?人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会疯,而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现在身处于王晓琰和郁雪之中到底要纠缠多长时间?是个男人就要果断的斩断一个人的手掌,越是将时间拖下去,越是离不开了,你不要以为郁雪每天和你喜笑颜开,不和你提家里的娇妻,当她一个人呆在家,或许呆在其他地方的时候,总会按照泪流,痛苦和哽咽伴随着她,你如果要伤害她早一点,不要给了她希望,同时又给绝望。”

    李清书话锋一转说起了依依的事情,不过听着她的话语,我可以感觉的到她对于依依的了解,不过我得知依依暗地里是这样的,心里不由自主的难受,但还是强装平静回过头,看着李清书,迎着春风冷然的说道:“不管怎么做都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整天不是跟着这个人,就是调查那个人,难道大老总不忙吗?你的闲心可真是庞大,依依是什么样子也不需要你这个有目的的人关心,或许你本来就不是关心吧?”

    我的话处处带着锋利的刀刃,不将眼前的女人搞成遍体鳞伤我誓不罢休,我和她的结果就是如此而已,其实不用李清书提醒我也要做出选择了,接下来就要去海南了,下次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再次求婚了,我要娶晓琰,这是我想要做出的选择,也是我的责任,我曾经说过,我不会放弃或者是抛弃晓琰,除非她离我而去。

    “我做所有的事情不知是为了谁?哎,算了,但你要明白真正适合你的,你想要守护的人依旧是我,就当我是自恋吧,我走了,下次来我就会带着全公司的人来了,到时候再一次一起去草原吧。”

    李清书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很平静的说完了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刚刚还是一副跟屁虫的气势,现在瞬间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模样,我不得不说李清书是个分裂症患者,而且已经到了二级,而对于李清书的想望或许已经不会实现了,我已经做了决定,这次去草原不由我带队了,我要带队去海南,但是我现在不想说,等她坐上去往草原的大巴,我会坐上飞机。

    看着李清书渐渐的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情说不上来的感触,站在原地被风吹了许久,处处散发光芒的世界仿佛有了萤火虫的飞舞,但每一只萤火虫都是跳着祭奠哀伤的舞姿,现在呢就是有阳光也宛如阴雨天,或许对于我的心来说从那天起都不是什么晴朗的天空,日日夜夜都在下着雨。

    ......

    明天就要去海南了,这一次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的动向,我不希望让呆在杭州的晓琰担心,我只想她可以快快乐乐的等着我回来。

    当我傍晚下班准备回家的时候,走出店门却是看到了远远站在路边的依依,现在我们的相处像朋友,只是谁也明白,朋友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对于依依来说,她将爱情的看我都重,爱情爱情爱了才情,难道依依多少年来一直都爱着我吗?或许初恋这个词太重太重,或许她的太多第一次都被我拿到了,除了被称为禁果的东西,说实话初恋这个词只是过去时了,虽然很重要,可是人总要向前看,只是现在每每想到她承受的一切,我对她做的一切,就会动摇那颗坚定不移的心,有时候会用手摸摸胸口,摸摸坚硬却看不到璀璨的存在,。

    我回头锁好门,看着被夕阳照亮的台阶,重重的叹息一声,然后回头满是笑容的走向了背对着我站在不远处的依依,她站在风中,站在夕阳下,显现了一个很美的背影,柔顺的黑色长发勇敢的飞舞起来,我缓缓的向她走去,但是有些跌跌撞撞,美丽的夕阳仿佛在微笑着,美丽的背影定格在夕阳西下,夜快黑,我该如何对她说出略带敷衍的话语,还是装作没有看到她饶着离开,表面的平静掩饰着不平静。

    但最终还是不忍心做出这种转身就走的事情,我没有做成恶人,但还是要做一个道貌岸然的人。

    “依依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不进店里呢?”

    我走到她身后装作疑惑的询问道,或许也不全是假装吧?

    “啊?峰下班了?我刚来,正好太阳要落山了,就站在路边看看美丽的夕阳,怎么样?此刻的夕阳美丽吗?像不像一个女人翩翩飞舞,然而有个男人却看都不看一眼转身离去。”

    依依回过头来,惊诧片刻指着西方,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的话让我难免愣神,但我细细去想边明白了依依想要表达的东西。

    “是啊,很美,不过几朵云怎么可能那么抽象呢?那个你找我有事吗?”

    我不想继续深究那几朵染着红霞的云,匆匆带过就好了,然后问她一句找我干嘛,就当是转移话题了。

    “云没有抽象,但是每个人都会有一朵抽象的云,峰,我不知道在你的眼中西方的云是如何的画面呢?”

    但是依依并没有轻易的被我带过,反而是继续深究起来,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提着问题,看着依依郑重的面容,看着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我便明白今天不说是不行了,可是如何说才能让依依处于一种正常的情绪呢?说的好了,会让她更为依赖和沉醉,而说的不好,便会伤她的心。

    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心魔,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够轻易的解决,任何东西的入侵都是虚无的存在,然而我紧紧只是有些笨的普通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