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坦白

    现在的走廊仿佛已经交错了起来,看着李清书,我终究还是叹息一声,低垂下头,看着湿漉的鞋子,看着从发丝掉落的水珠,停顿片刻抬起头看着李清书淡然道:“你是依依的姐妹,并不是我的姐妹,所以我该如何做也和你没有关联,我想我们互相讨厌对方,以后还是少说话的好,拜拜,我回房了。”

    话语落下我便匆匆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只是当我敲起门的时候,李清书如常冷淡的对我说道:“希望你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对于她的提醒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敲着门,就当是没有听到。

    沉寂了片刻,门打开了,开门的是晓琰,当我看着门缓缓打开,看到晓琰那张苍白的脸,我的心是混乱的,再加上红肿的眼眶我的心已然碎了。

    “晓琰......”

    我看着一脸平静的她喃喃道。

    “你回来了?进来吧。”

    晓琰依然很平静的说道,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深处,看着她的背影我的心如刀绞,我可以想象的到,也难以想象的到晓琰在我和郁雪离开之后是如何想的,肯定哭的很凶,这样的状况谁也没有想到,不管是不是我的错,终究是因为我,美好的求婚变为了伤心的时节。

    我跟着晓琰走进了房间,然后紧紧关上了门,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片刻对晓琰说道:“汤姆在干什么呢?情绪如何?”

    “情绪不怎么好,刚睡。”

    晓琰平静的回答,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穿着居家服的她低垂着头,柔顺的头发披在双肩,似乎对于发生的事情并不介意,很淡然,只是她越是这样,我心里越是难受,如果她一见我就询问我和郁雪说了什么?我的心情还能好受些,现在她一个默默的承受哀伤我痛在心里。

    “晓琰,今天的事情太突然了,说实话我现在很乱,依依,恩,也就是郁雪,她受了很大的磨难,上高中的时候家里发生了火灾,父母双亡,毁了容颜,现在的那张脸完全是后天制造,被一个老爷爷收养改了名字,只是没到一年老爷爷就去世了,然后她就一个人生活,从来都是一个人,不敢来找我,见到我都是不愿说出真~相,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她是个可怜人。”

    见晓琰不说话,我便主动向她说道,声音压的很低,低的连自己都难以听到,我这样说,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安静沉寂的房间仿佛响彻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我不知道我说出这些,晓琰又是如何去想,怎么表达?只是有些尴尬的看着低垂着脑袋的她,等待着她与我的交流。

    问题是需要解决的,我和晓琰现在必须要交流,不然晓琰的内心会承受不来,依依的冲击力波及到了她。

    “什么?郁雪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那......”

    我话语刚落下,晓琰便是匆匆向我确认道,宛如摇晃的风铃,言辞中的震惊和迷茫晃动着我的心,我急忙坐在了她的身边,用手紧紧的握住她颤抖不已的手掌,我们之间靠的很近,我也对晓琰看的很清晰,我也明白自己是离不开她的,不管如何我都不能让晓琰离开我。

    “你一定要问那该怎么办吧?我说实话今天很突然,但我也明白自己的心,我对依依没有了爱情,只是愧疚和同情,我爱你,可是我不忍心再次伤害她,晓琰,我不想骗你,你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吗?这件事我谁也没有说,因为我实在难以启齿。”

    我紧紧握着晓琰的手颤声说道,心中除了悲痛就是后悔与愧疚,而晓琰泪已经流了出来,向我急忙询问道:“什么事情?你做了什么事情?”

    “我......”

    我有些难以启齿的说着,最终只说了一个我字, 想要说了,可是却说不出口,如果我说出了晓琰一定会看不起我,但这个时候我必须要说了,如果晓琰因为我做了这件事情而和我分手的话我也无话可说,都是我活该。

    “冰冰,你到底对郁雪做了什么?”

    晓琰反握住我的手向我追问道,泪水划过脸颊很怜人,可是我的心却是挣扎不已,我到目前为止还是在纠结挣扎,一颗心或许早已经分为了俩半,一半说,一半不说。

    我看着晓琰,为她轻轻的擦着脸上的泪水,蚊子叫一般的说道:“我......”

    片刻我将我对依依所做的事情和我现在最为亲密的女人说了,说的时候是那样的不想说,可是既然已经冲动的说出了,晓琰也是不断的追问,不说已经是不行了,其实在心底我也是想要看看晓琰得知我做了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时该是怎样的态度?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生出归于好奇的心理。

    只是晓琰听到我的交代她沉默了,很直接的陷入了沉默,没有表达任何的话语,手依旧被我握着,她的身子依旧和我紧紧靠在一起,寂静的房间瞬间到达了冰点,虽然晓琰没有说话,但是我可以感受的到她情绪上的变化,我这个时候特别希望晓琰可以打我一巴掌,可以打消我一丝愧疚,也可以让她的心里好受些。

    “晓琰,我做了错事,做了畜生一样的事情,这些天来我每日都在愧疚后悔中度过,我就不是个男人,当我今天得知郁雪就是整容后的依依时,我的心像撕裂了一般,如果她知道我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她会怎样去想?或许直接会选择轻生,希望你可以保密,而我梁家峰,是个懦夫,是个畜生,根本配不上你。”

    我看着晓琰郑重的说着,不争气的哭了起来,泪水流的很慢,流淌在脸颊的时候是刺痛着,是如同磨砂一般的痛。

    见晓琰不说话,我便再次主动说了起来,我现在已经不算是人的范畴了,但是我这个不算人的人害怕沉默和孤寂,我希望晓琰可以说话,打我一顿我也是很好,然而她偏偏沉默了。

    “冰冰,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在那段时间逼你逼的太凶,你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对不起,冰冰对不起,是当时不是晓琰的我让你成为了这样,让你每一天都活在愧疚中,让你对自己的初恋女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同样谢谢你,谢谢你将这样的秘密也会和我说,我很感动,我不会怀疑你的人品,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喜欢你,爱你,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郁雪知道,听你说她受的磨难已经太多了,如果得知自己最亲爱的人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我是她绝对会奔溃,我们从现在起就烂在肚子里吧。”

    晓琰开口说话了,不再沉默了,时钟继续走着,我的心也跳着,她的泪流着,听着她的言语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心里明白也知道晓琰真的很好,只是我的事情太多,一时间无法给她幸福,现在得知我恶事的人已经有俩个了,一个是李清书,一个是晓琰,我敢肯定晓琰不会说,但是就怕李清书会说,一会儿我得叫她出来和她好好谈,就算求也要求她不要说,现在的依依经受不起其他的冲击,不然真的会出事。

    “晓琰,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我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出,你就没有一丝的厌恶我吗?”

    我的目光停留在晓琰的面容,极为认真的向她询问道。

    “我为什么要厌恶你,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感情,所以才做出了极端的事情,现在我只能怨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如此的惆怅和难受,冰冰,现在郁雪的状态怎么样?不行你再去陪陪她吧,我没有事的,我今天在草原上看她的样子,听着当着众人说你们的曾经,那个时候我也是很感动,我觉得她是个可怜的女人,然而刚才从你口中得知她受了那么多的磨难,毁容,整容都经历过了,我对她的同情更甚了,我该庆幸自己有着爱我的父母,和想要的生活,没有毁容的脸,再然后听到你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我对她的同情转变为了愧疚,冰冰你别管我,我没事的,你去吧,现在多和她说说话,毕竟你对不起她了,我累了,我想要睡觉了。”

    晓琰说的很快,说话的同时满是泪痕的脸竟然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不过却是苦涩到极致的笑容,虽然说是让我走,但是在松开我手之前紧紧的握了握,我甚至都感受到了疼痛,但是等到疼痛下去的时候,晓琰已经是匆匆起身走进了卧室。

    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柔软,我想要说话却不知说些什么?我在想晓琰对我说的话是真的吗?我如果去安慰依依了,她又会如何去想?我觉得我和依依都要冷静一下,不联系是最好了,我总要扮演一下坏人的角色,现在最为重要的还是和李清书谈谈,希望她能够善罢甘休,不要因为恨我而做出伤害依依的事情来,我现在不能想小时候坦然的保护依依,但也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了想,我抬头看看紧闭的卧室门,然后晃了晃头,叹息一声站起身走向了门口,准备去找李清书。

    这个时候我其实在心里想着,我这么一个蛋疼的人?怎么能遇到这样的狗血的爱情?会遇到这么多的女人,欠下这么多的情债,走在门口的时候我摸了摸心口的戒指,再次重重的叹息一声。

    ------------

    今天就一更3000字的章节了,最近状态实在不好,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