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依依的磨难

    一群牛羊在不远处的草原上奔跑着,异常的欢快,兴奋的叫着,愉悦的吃着草,偌大的草原完全是属于它们的世界。

    我在片刻之前终于知道了真~相,我的禁区终于被打开,只是当我知道真~相之后心情是多么的沉重。

    依依在放假的时候家里发生了火灾,父母全都葬生于火海,她侥幸活命但是却完全毁了容颜,等到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完全变了面容,现在的她,她的脸一切都是假的,完全都是后天制造的,鼻梁,嘴等等所有都是假的,教科书一般的面容原来是整容。

    “那个时候的你该是多么痛苦?依依对不起,在你最危难困难无助的时候我不在你的身边,我就是个混蛋,不但不在你的身边,还心里对你有着愤恨,而且愤恨了很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依依藏在我的怀里,紧紧的抱着我,极为大声的痛哭着,仿佛这一刻她将最近所承受的一切全都爆发了出来,心中的压抑,那块压的她已然虚脱的重石终于放下了,好像偌大的草原被狠狠的砸了一个大坑。

    我迟来的道歉没有让依依缓解自己的情绪,反而是哭的更加汹涌,我只能带着沉闷悔恨的情绪拍着她的后背,很轻很轻,每一次手掌的下落都是来自我对依依的可怜,这些年缺少父爱母爱的她将是如何过的?我现在蹲在草地上紊乱的心想起了之前欧旷达对我说的事情,她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生活,考上大学也是一个人,昂贵的学费也是一个人,考上硕士博士也是一个人,以至于她一直都是住在宿舍楼,每一个团圆的节日都是一个人,而且最为重要,也傻的是她就这样一直一个人,没有找一个能够给她幸福的男人,我不是傻~子,她这是因为我,因为她从来都不曾抛弃过我,只是命运将她,将我都捉弄了。

    现在的我也无法想太多了,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依依太可怜了,她受的苦难太多了,真的真的太多了,当一个女人完全丢失了家庭,丢失了自己,那种举目无亲,那种改头换面,甚至都改了姓名的她将是如何的痛苦?当时的她脑海里一定是苍白的,是一种处于黑暗的苍白。

    “依依那你为什么要改名字呢?为什么痊愈的时候没有去找我呢?”

    我继续轻拍着她的背,颤声的向持续哭泣的依依询问道,这也是我心中的疑惑。

    “我成了这副陌生的模样还有什么脸去找你?那个时候我觉得你一定不会喜欢我,那个时候的我脸上还有疤痕,而且我被一个好心人的老爷爷收养了,我也改了名字,因为我想要重新生活,只是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老爷爷去世了,就留下了我一个人,然后我一个人来到了杭州,一呆就是好几年,这几年我每天都想着你,也想忘记你,但是却没有勇气去找你,虽然我想要见到你,这种矛盾的心理让我越发的抓狂,以至于我不断的去整容,想要让自己变得的美丽,让脸上的丑陋疤痕抹除,想要在见到你之后给你眼前一亮的感觉,即使这张完全后天制造的脸是假的不能再假的。”

    依依在我的怀里哽咽的说着话,说的很慢很慢,颤抖的语气从未遇见过,也未感受过,我就保持着一种姿势,倾听着她的言语,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心痛一次,宛如身处在沙漠之中,心脏的外表如同黄沙一般脱落着,我是个感性的人,看着依依的模样,听着依依的声音,已经无法无动于衷,甚至是坦然的置身事外,就算是其他人,突然知道自己的初恋遭受了这样的苦难,只有有心的人都会触动心灵,对依依心生怜惜,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对于依依是什么样的感情,同情?爱情?又或是什么?

    “依依你怎么这么傻?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如果你当时找我就不会有现在的状况了,我也不会,哎,这是一种命,时也,命也。”

    我边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身后的世界,看着牛羊欢乐的奔跑,看着风卷起了小草,情绪甚是低沉几乎奔溃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一种什么行为?我这样做究竟会不会对不起晓琰?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你说的对,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如果那个时候我鼓起勇气去找你,我也不会看到你向别的女人求婚,也不会如此的心痛,峰,我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吗?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自私,我也知道你特别爱那个晓琰,你们已经到了结婚的地步,可是爱情本就是自私的,我只知道我爱你,我不想要看着你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在一起,不会在意我的整容脸,不会嫌弃我举目无亲,峰......”

    依依终于松开了我,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肩,极为激动的说道,脸颊之上满满都是泪水纵横的痕迹,没有一丝的血气,完完全全的苍白脸,看着此时的她,听着她对我激动却带着祈求的询问,我一时间无言以对,现在的我说实话真的很乱,乱的不知该怎么办?

    依依瞪着满是泪花的眼睛看着我,手掌更是有些用力,只是等待着我对她的回答,不过看她满是期待又极为落寞的神色,我明白她已然不抱任何的希望。

    “我......”

    我吞吐的说不出话来,如果现在一把刀我真的会一刀捅了自己,我觉得我上辈子造孽了,而且还是那种极为浓重的情债,不然老天爷也不会这样玩我,我所面临的状况或许全国也没有多少人能够遇到,一直在我身边的女人竟然是初恋,而我却浑然不知,如果我一见到她救看出她是谁?我还会和晓琰在一起吗?我还会恬不知耻的追逐李清书吗?

    或许也不怪老天,只是怪我眼睛长了后脑勺上,连初恋站在自己身前,和自己说着话,甚至做出和初恋很相仿的动作,我都浑然不知,即使怀疑了,却不敢确定,甚至傻~逼似的的排除了,而且还将自己曾经的女人让自己的兄弟睡了,刚才没有想到这些,现在又想到了,我就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依依,可是如果我愿意给依依机会,给予她保护和温暖,那将我未婚的妻子归于何处?这是一个无法去想象的 题,越想越烦躁,我便缓缓将依依的手拿开,在依依的紧张注视下站起了身......

    然后直接重重倒在草地上,完全是不去保护自己直接摔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