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执念

    我这个所谓的牵头人,所谓的旅行社老板在难以过去的深夜成为了一个独立且格格不入的人。

    在这片草原的人,除了我都是在欢乐的跳舞与歌唱,看到她们这样那样的开心,我真的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人活这一生难道就是如此操蛋吗?为什么在对的时间要发生错误的事情呢?真的让我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渐渐的庞大,然后再变成压制到极致的小点。

    李清书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迅速就是融入进了转动的齿轮中,是那样的与这个篝火晚会相违和,郁雪,刘琦蕾,晓琰,许洁怡我所认识的女人全都满面笑容的舞动着自己的步伐,手拉着手围着越燃越强的篝火转。

    而我从站着改为了坐着,坐在很弱很小的篝火前,默默的吃着羊肉,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割着,一口一口美味的吃着,然后再喝口正宗的蒙古族好酒,入口辣,进入嗓子后还是辣,进入身体中依旧是辣,辣出了一个境界。

    几米的距离外是那样的热闹,几米的距离内这样的孤寂,这个时候的我觉得是如此的孤寂,即使有这么多的人陪伴,可是......真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可是。

    而就在我明知道蒙古族酒极其的辣,一樽一樽的喝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的响起,有些醉意的我恍惚间听到了那个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声音,不免让我的身躯一颤,手中的酒樽更是惨然的摔在了草地上,浇灌了生机盎然的青草。

    “如果现在还不算太久,我们可以回到那个时候吗?”

    一句饱含的太多的话,竟然是从郁雪的口中说出的,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徘徊的酒樽,然后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已经坐在我身边的郁雪,她的面容不那么自然,有好几种神情包括其中。

    “什么时候?”

    看着她,我终究询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呃......没什么......没什么。”

    郁雪的神色更加丰富了,看着我直摇头,吞吞吐吐的说着话,现在的她和之前的她相比,缺乏了自信,对于我来说异常的清晰,像是从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女变为了一个年迈的老太太,至于原因,我也清楚,全是因为她自认为对不起了我,她不干净了,没有脸面面对我了。

    可是......我都不好意思想象所谓的可是了,看着身边的有些失措的郁雪,我的拳头默默的握紧,杂乱的心绪如同落地的酒樽,融入土壤的酒水, 一片惨然。

    “郁雪,你不要和李清书呆在一起,她最近很怪。”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想看了看被一群男人热情簇拥的李清书,对郁雪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是害怕她和我一起对付你的爱人吗?”

    郁雪复杂异样的神色减弱了几分,看着我很是认真的询问道,那种似曾熟悉的忧伤让我重新倒回到了将酒樽掉落在地面的瞬间,可是这样的恍惚最终还是被我抹除了,我始终相信那一夜的情况,我所看到的洁白到极致没有一丝装饰的身躯,我也肯定她不可能是她。

    “不是的......”

    我急忙说道。

    “那是什么?”

    郁雪追问道。

    “郁雪,我希望你能够幸福,欧旷达很好,真的很好,他绝对比我好一万倍,可是你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我低声对郁雪说道,我不知道晓琰听没听到,但情况已经成为了如此,不能原地踏步了,我该劝还是得劝,不是为了甩麻烦,而是完全为郁雪好,毕竟这样混蛋我不值得她如此难过与伤心。

    “我看的到,可是那又如何?”

    郁雪极为严肃却又透露着伤感对我说道。

    “呃......”

    “就比如你,现在的你心里只有王晓琰,即使看到身边有好的女人会搭理吗?梁家峰,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你,可是我就是犯贱,即使明白配不上你也要继续坚持下去,或许这就是一种犯贱的执念吧?”

    郁雪将目光移动到了一边,一字一句的说着,说的我极为的心伤,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眼前这个傻傻的女人,现在的我真的好想说出是我将你推入了深渊......

    然而就在这时,不同的声音突然响彻起来,将我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生生的拍灭在了肚子里。

    “梁家峰,郁雪你们在说什么呢?”

    许洁怡缓步走到我们身前,疑惑的询问道,看着她被莹白色月光映照的额头,发现有了若隐若现的汗水,不过眉宇间很兴奋,显然她玩的开心了,想想在酒吧遇到她的时候,现在的她算是释放了压抑心底许久的哀伤。

    “探讨什么时候回去,毕竟很晚了,许姐看你有些累了,要不要回去呢?毕竟我们不能和人家牧民比。”

    我看了一眼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脸沉闷和压抑的郁雪,对许洁怡微笑的说道,所谓的微笑也是强力挤压出来的。

    “恩,也确实累了,不过回不回去应该是听你这个老板的吧?”

    许洁怡瘫软似的坐在了草地上,对我展露笑颜的说道。

    然而没等继续言语的时候,那些为了许洁怡而来的忠实粉丝已然大踏步的跑到了许洁怡的周围,似乎一刻都离不开她似的。

    瞬间我和郁雪被这些痴迷的粉丝隔绝了,我也是特别的无奈,便将身边的喇叭拿了起来,朝着正在跳舞唱歌的游客喊道:“各位阿姨伯父,大哥大姐,弟弟妹妹们时间已经不早了,该回旅店了,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去下一个旅游区。”

    这一声喊叫让正在欢乐舞动身躯的人们停息了动作,转动的齿轮也在这一刻间变得停滞下来。

    显然有些游客对于我的打扰有些不满,可是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已经十点多了。

    这时在篝火周围的司机和导游都是说起话来,帮助我将上百号游客全都带着回到了大巴车中,有些清冷的风异常的吹动着,很是庞大的人群瞬间少了一少半人,而这时的晓琰,刘琦蕾,李清书全都是向着我这边走来。

    许洁怡因为受不了粉丝的簇拥早早的回到了车中,因为刘琦蕾是许洁怡的粉丝,刘琦蕾自告奋勇的将许洁郁带到了她的车上。

    现在我的周围人不多,但却让我情绪压抑不已,晓琰挽着我的手臂,汤姆牵着我的手掌,郁雪和李清书站在一起,很是亲密无间,然而欧旷达却是被排除在外。

    “旷达你开车带着郁雪,晓琰汤姆我们去大巴。”

    这样的情况维持片刻,我便是匆匆说道,言语间完全无视了和郁雪极为亲密的李清书,反正我现在看李清书越发的蛋疼,她一直都是面露着笑容,我知道我对她说了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完全就是我不让她好过,她也不让我好过。

    ------------

    拜求订阅支持哦,移动和阅读和客户端都可以,不求别的,只求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