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向钱看,向厚赚

    真是被我说准了,我辞职他会举双手双脚同意,如果我不辞职我可能都不会进入总经理的眼睛,以后我娶晓琰也是个问题,不管我有没有想过不辞职,但是我庆幸自己所做的决定。

    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眼眸却也不动声色的盯着七个黑色的大字,虽然写的有些乱打,但是这不是普通的七个字,对于我来说也是不小的财富,总经理写的这七个字是送给现在的我,更是送给未来的我。

    坚持心中的执念,包括了太多,我的心性,我对于事业的追求,对于晓琰东执念,甚至是所有的一切,这七个字告诉我太多,对于总经理我心存的那么一丝不满都是抹灭了。

    “不管我做的对不对,我都不会后悔,心中的执念一样也不少,一种也不会改变,总经理,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总经理,您多多保重,小心梁浩,和孟龙残留的势力。”

    我将纸张轻轻卷起来,看着站在桌前的总经理真诚的说道,他笑着,我也不继续板着脸了,面容松弛了,也有了淡淡的笑容。

    说话间我便转身走向了门口,我不知道总经理会说什么,但是我现在不能正面面对他了,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眼眶竟然有些湿~润,感觉泪水已经是脱离了汹涌的步骤,直接就要夺眶而出。

    “小梁,你也要保重,记得照顾好晓琰,女大不中留,让她时不时回来看看我和她的妈妈。”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总经理的话语响彻起来,我听出了颤抖,也感受到了那么一丝的伤感,现在晓琰都还没嫁呢,总经理就是舍不得了,如果有一天我娶晓琰的时候,总经理不得哭鼻子。

    “放心,我对晓琰会比对我也要好,也会让她经常去看叔叔阿姨,我也会去。”

    简单却真诚的话语落下,我开门走出来办公室长,不过我在关门的一刹那听到了总经理让我去领取没有领取大工资。

    我有些感慨的笑了笑,颇为讽刺的走出走廊,看向自己的办公室,昨天只是坐了半天,几个小时,今天就是要离开了,要让梁浩那混蛋坐了。

    不过我辞职后感觉很是轻松,即使再次面对梁浩我也放松了心情,满是笑容的对他说道:“梁组长,恭喜你,你马上就要升职了,而我也要多谢你,谢谢你让我这样的轻松,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切,让我看穿了谎言不再傻~逼下去。”

    我不管梁浩流露什么样的神色,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向了财务室,支取了一些钱,什么也没有带就离开了金木。

    我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离开,感觉很好,也很妙,下了楼,站在被阳光映照,被汽车尾气弥漫的冷意世界,仰头长长的咆哮一声,然后缓缓低垂下脑袋,但是却将目光停留在了对面的大润发超市上,看着诺大的超市我沉默的注视着片刻,然后开着停在公司门口的2000离开了金木,也离开了大润发。

    现在我需要去宣泄一下,要将欧旷达和罗猛叫出来吃顿饭,庆祝一下我失业。

    我给他们打了电话,皆都答应出来,现在罗猛地情况看似很好,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对她做了什么,而欧旷达事业很稳定,不求挣多少,喜欢就好,可是他的感情却不怎么好,叫他出来也问问郁雪现在如何,应该心里的压力减轻了一些吧?

    我们三个兄弟在一家很平常的饭店聚集在了一起,客套话不多说,直接就是打开啤酒盖喝了起来,三个人一瓶酒下去才是有了说的话,天南海北的谈了起来,只是我一直都是心不在焉,我的脑子里迫不及待的想着以后该如何奋斗,再一次我失业,或许不如当初那样迷茫,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

    “猛子,旷达,哥们又失业了,现在有些苍白弥漫,不知道以后做什么?做什么才是应该去做的。”

    我有些迷茫,就叫来了他们,我喝了一瓶酒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失业了?你不是在金木公司干的好好的吗?怎么会失业呢?”

    罗猛将酒瓶放下很是震惊的对我询问道,其实罗猛当初对凌超也是特别好,现在凌超入狱了,罗猛提都不提了,因为李家的刻意压制,我们被凌超囚禁的消息没有被世人知道,罗猛也不例外,只是我觉得罗猛有点功利化。

    “是啊,你不是说年后就竞选总监吗?怎么失业了?”

    罗猛询问完,欧旷达便是继续,这几天的欧旷达脸色有些不太好,或许是和郁雪相处的不好。

    “一言难尽啊,反正现在是无业游民了,需要尽快有个工作,不然得饿死,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可是异常艰难啊,而且还得赚钱娶媳妇。”

    我猛的喝了一口酒,对欧旷达和罗猛感慨万千的说道。

    “你真是不省心,眼看就要升职了,你却是......唉,尽快再找个销售的工作吧,应该会很容易的。”

    欧旷达颇为无奈的说道。

    “旷达说的对,不行你来我们公司吧,我现在怎么也是副总,你来销售部门做我也可以关照你。”

    罗猛接着欧旷达的话对我说道。

    我听着他们的话沉默了,只懂得喝着难喝的啤酒,吃着油腻的花生米,欧旷达的话我不认同,罗猛的话却是让我不认同的同时有些激动,我不是对于罗猛愤然和激动,而是对于关照这俩个字。

    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用关照的字眼对我?难道我就是个孩子,需要大人般的呵护吗?

    我靠酒精来压抑自己的激动且混乱的心,罗猛看我这个样子苦口婆心的继续说道:“有句话哥们儿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话不能说?说吧,还当讲不当讲,我们是外人吗?”

    我有些无语的说道,混乱的心绪也有了些许疑惑。

    罗猛看着我,停顿了片刻终于说道:“兄弟,我有时候觉得你太感情用事了,有时候真的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甚至是自己的看法,在这样的社会生存,必须要钱看,向厚赚,你这样的性格不改改,很难成大事,你看看你都快三十的人了,现在竟然什么都没有,你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爱你的人吗?”

    罗猛说的很认真,也很真诚,看着他颇为干净的眼睛我明白这是他的真心话,或许这样的真心话早就想要对我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