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坠入深渊

    既然我无法挽留她,那只能用这样的激将办法了,我还是认为她听到我要离开会挽留我,我的潜意识依然认为晓琰还是爱我的,她不可能,也绝对不会和我爱吹情散,她对我说过,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我会陪着你,所以我坚信她不会离开我。

    “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所以你的事情,我不想听,也没有义务听,你走吧,我不想大动干戈。”

    晓琰听着我说话,很是匆匆的对我说道,然后便是转身就走,而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晓琰离去的背影,此时的她是那样的无情,那样的淡漠,而我是这样的心痛,这样的绝望。

    想当然的我以为直接将希望扑灭,将我一直都不想放弃的心瞬间击打的坠入了深渊,我在这一刻才是真实的感觉到我和晓琰不可能了,晓琰真的不爱我了,这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

    眼睁睁看着晓琰走进别墅,再次关上封闭的双扇门,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眼眸,她的秀发脱离了寒风的控制,我的情绪或许是今生最坏的时候,最爱我的晓琰离开了我,放弃了我,不再选择坚守我们的爱,我的腿无力着,忍不住后退着,不敢相信着,我始终不敢相信晓琰会这样的绝情。

    可是这样的绝情已经成了事实,我缺乏了继续逗留在这里的斗志,我害怕这样的时刻,我不想要呆在这里,浑浑噩噩的我落寞的转身离开。

    我的眼睛里看不到聚集在门外的人们,或许他们在用有色眼镜看着我,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失恋了,我真正的失恋了。

    我如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缓缓的走到大门口,用手颤颤的打开冰凉且锈迹斑斑的铁栏门,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迷离的状况,我不知道我怎么走出的别墅,我也不知道怎么穿越过拥挤的人群,我更不知道我怎么开着车行驶在了宽敞的马路,脑袋混乱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一点,晓琰离开我了。

    这一次我没有发疯一般的开车,而是将车停在了一个我也不熟悉的街道,在冷冷的车厢中点燃一根烟,浑噩的抽着,或许被烟雾笼罩,我是一种享受,痛苦来的太多,我无法防备。

    新年的第一天我就失恋,新年的前一天我将喜欢我的女人踹入了火坑,这真是一种嘲讽,更是我的罪恶惩罚,其实我应该反着想,先想新年前一天,然后再想新年第一天,这样就一切了然了。

    在晓琰对我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都市忍着泪,走出别墅,穿越人群,坐上车我也是忍着,一路上开着车我也是忍着,然而当我停下车,点燃一根烟后,我就忍不了了,一直藏在眼底的泪水汹涌一般的夺眶而出,我嘴里的烟都不能继续抽,一只手捂着脸,痛苦的哽咽着,前身爬在方向盘上,放声的痛哭起来,万万没有想到的失恋让我终于奔溃了,奔溃的情绪让泪水肆无忌惮起来。

    我对晓琰的爱很真,也很对,可是我却因为替别的女人说话,对她发火而错的不能对,这样的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眼前已经是一片漆黑,吃人的黑暗快要将我吞没,而我却不懂的逃脱,或许已经无力逃跑了,只是蜷缩在漆黑的角落奔溃的痛哭着,晓琰对我的重要我哭了才知道,我暗恨自己为什么要替郁雪和李清书说话,我~干嘛因为心里的烦心事而对晓琰发火。

    或许我已经想当然的将晓琰当做了处理情绪的垃圾桶,每当我有事了,我会想到晓琰,我会认为晓琰会包容我,甚至是呵护我,有时的我很脆弱,但是没有想到晓琰一直都是假意的坚强,而她所谓的坚强一切都是为了我,其实她都是比我要脆弱。

    我因为这些哭泣,我因为这样奔溃,我因为自己的愚昧而愤怒,伤感和愤怒的气息已经弥漫了冰凉的车厢,当然其中还有浓重的后悔气息。

    当我崩溃后,泪就不那么容易停止了,我将所有的情绪都掺杂在了泪水中,这种失恋的痛楚我不是第一次这样感受了,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痛苦和难受。

    我也不知道我趴在方向盘哭了多久,反正是很久很久,然而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当我从方向盘上直起身来的时候,摸着发痛的头,看着车窗外的世界,发现已经暗了下来,而我哭着哭着睡着了,或许是太累的缘故。

    现在天黑了,我的情绪也更为的煎熬,并没有因为崩溃的哭而减缓一丝的痛苦,反而是更为的难受。

    眼睛有些朦胧的我,看着前方,看着许多家里已经是响起了炮,许多的人都是结伴随行,整个道路都是处于一种热闹的状态,而这样热闹的氛围已经充斥了整座城市。

    一场睡梦没有让我忘记晓琰淡漠的脸和无情的话,我除了叹息就是将双手握成拳头。

    现在的我都不知道该去哪哪里?别人都带着女友回家过年,和家人幸福热闹的吃着饭,一起放炮,一起看春晚,一起打大a,想到这些我真的很羡慕,而羡慕之余更是凸显了我的落寞和孤寂。

    我不敢回家,我怕父母会说晓琰,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心急的二老,我如何说出晓琰和我分手的消息,我如何敢看他们绝望的面容,太多的惧怕让我无法发动宛如冰窖的2000,只能懦弱的蜷缩在车厢中,抖擞着身躯,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在这样的夜里,我虽然很烦躁,很痛苦,但是我却又不希望这个夜迅速度过去,我希望时针永远追不上秒钟,我希望永远看不到黎明,那样我就不会面临伤害父母的时刻了,我也看不到父母绝望的脸了。

    就当我躲藏在车中沉寂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彻了起来,我却不想理会,不用去看也知道是心急的父母,所以我不敢接,接了只会继续不断的撒谎,我觉得我这个时候根本无法编制谎言,只会露馅。

    我不知道明白该不该回家乡,但是现在晓琰都放弃我了,我将郁雪都害成那样了,李清书更是不受父母待见,我觉得在杭州已经没有继续逗留的余地了,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即使这里很大,人很多,但我累了,真的累了,当我彻底失去晓琰后,这种累的感觉就更加浓重了,这不是简单的身躯疲乏,而是心累,半年的闯荡,几乎处处都是煎熬,各种让我蛋疼的事情都发生了,在大年初一的时候还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