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一个你不会留意的人

    “人生总会有些不如意,所铺出的路也不是按你设想的那样延生,如果喜欢做的事,或许深深爱着的人都与你渐行渐远,你是会前进,还是停留,更是懦弱的退去,西湖只有春季夏季的时候才是最美的,而往往冬季来这里的人,都是落寞与不堪,你是如此,我也是如此,我们或许心中都会想象春暖花开的时候再次站在这里,手掌紧紧抓着古老的桥之边缘,望着从冰川融化为清水的西湖,看着湖面荡起的波纹。”

    刘琦蕾站在桥边面带笑意,一字一句的说着,只是她看似愉悦的样子,让我觉得都是假的,她并不愉悦,反而是被一块重石狠狠的压着,她好像已经快喘不上气,只见她长长的呼着气,身躯显得有些单薄。

    “大道理谁也会说,谁也懂,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不是大道理就可以解决的,当你觉得自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时候那个感觉真的无法言语,我现在很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我做错了很多事情,已经变得战战兢兢。”

    看到刘琦蕾我忍不住想要说说我的情绪,甚至说说我的事情,或许她的出现就是让我发泄情绪,吐出心声的时候,刘琦蕾这个背叛罗猛的女人成为了我的倾听者。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你的错觉,你要相信你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舍弃你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这个世界的人,但你要明白,即使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舍弃了你,你也不是一个人,也并不是脱离了这个世界,因为有一个人一直将你记在心里,不论她处于如何的状况,即使她的身边来来往往太多人,但这个人都不会忘记你,会一直记在心底,或许记着你已经成为了这个人的习惯。”

    刘琦蕾面带笑容,微张着干瘪的红唇,对我平静的说道,她此刻的这张脸真的是平静,是一种极致的平静。

    但是她说的话让我有些莫名其妙,心里有了疑惑便离开脱口向她询问道:“一个人?谁?”

    “一个你不会留意的人,一个人你会憎恨的人,一个没有爱你权力的人。”

    刘琦蕾平静的脸荡起了涟漪,但是她没有看着我,说出了直白却听不懂的言语,她在说谁?我不留意谁?我憎恨谁?还没有爱我的权力,我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你就说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

    我烦躁的同时也是有了好奇之心,刘琦蕾突然莫名言语着实让我震到了,我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我,她都记着我?瞎扯淡了吧?

    “如果有一天你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她就会出现了,你也会知道她是谁,但是你现在不能自暴自弃,必须要坚强,特殊的情感就要特殊去对待,如果心里有了那么一丝决定,就去做吧,不管做错还是做对,勇敢的去面对,这才是你,梁家峰。

    刘琦蕾偏头凝视着我,颇为冷意的说道,如果她说的是错的,我也不能对,此时此刻仔细想想我我已错的不能对,汹涌的寒风一股一股咆哮着泪。

    “刘琦蕾,你就瞎扯淡吧,老子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让你耍,从现在开始别和我说话。”

    听到刘琦蕾的话语让我一阵的火大,我想来想去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一定是她在骗我,所以我发了火。

    愤然了她,我也不管她是个什么神色,只是自顾自的偏头走向了西湖桥的另一边,和她站的远远的,本来还准备向她吐吐心声,但是没有想到这娘们竟然耍起了我,一定是因为我听到了她的秘密,然后让我骂惨了,想要回报给我。

    就这样我们都默契的沉默了下来,我们在桥上各站一头,谁也不打扰谁,傻~逼似的受着冷风吹,还是处于这样的时候,站了许久我忍不住向她所在的方向看去,看到她笔直的站着,遥遥的望着冻结的西湖,散乱在风中的秀发已经调零,所谓的喧哗到不了这里,或许我和她都是没有真正的开花结果,即使我有了女友,即使她已经结婚。

    刘琦蕾来到这里,必定是和罗猛吵架了,不然疯了才来这里,我的手机不断的响彻着,刺耳的铃声已经让沉寂的西湖变得狂躁起来,让站在另一边围着围脖,戴着面貌,穿着大褂的女人忍不住看了看我,显然我的铃声打扰人家孤寂的清静。

    现在或许没有人会给我打电话,除了在家里的父母,铃声响彻了一遍又一遍,我最终无奈的接通了电话。

    “儿子啊,你在哪呢?去晓琰家做客了吗?”

    媒婆老妈存满期待的声音响彻起来,让我只能暗暗皱眉,心里独自的叹息,我终究又让父母失望了,半年前的婚礼我让他们失望了,而这次我又是一样的结局,他们想要的儿媳妇我没有能力把握。

    “是啊,我现在就在她家。”

    不过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撒个善意的谎言或许是对的,最起码今天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和晓琰感情破裂的事情。

    “是吗? 晓琰的爸妈如何?有没有看不起你是个农村孩子?对你好不好,你们交谈的如何?有没有说我也来了杭州,双方家长见见面?然后把婚事定下?”

    媒婆老妈一口气问了我数不清的问题,让我的脑子瞬间就是绷不住住了,都快要炸了,我不是嫌媒婆老妈烦,而是我实在是对于他们太过的愧疚了,媒婆老妈越是这样问,不断的询问,关切的询问,我的情绪立刻混乱了,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用圆谎。

    “萌萌,说话啊,喂。”

    在我呆滞的时候媒婆老妈的声音继续响彻着,让我立刻做出了回答。

    “晓琰的父母很不错,他们对我很好,我们交流的也很好,没有看不起我是个农村人,只是他们没有提关于我和晓琰婚事的事情,我也没有说你们来了。”

    我很快做出了回答,即使语气是颤抖不已但我努力遮掩着我的情绪外露,伪装着自己,让媒婆老妈感觉到我是开心的,而不是孤寂和落寞。

    “他们怎么会不说呢?是不是对你不满意呢?你要不要主动提提,看看他们怎么说。”

    媒婆老妈还是不放弃我的婚事,苦口婆心的对我说道,只是她的每一次言语,我就是一阵的心痛,他们给予我的爱,我总不能归还,我被惩罚,连带着父母也被宣判,我真的好恨自己,怎么连个安稳的感情都维持不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