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如果一个人不干净了

    可是我们第一次撞击没有奏效,我的心焦急如焚着,然而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吼着一二三和邻居凶猛的撞开了门,而当我们疯狂的撞开门之后,想象中的事情没有发生,晓琰没有选择割腕,喝药,跳楼等自杀方式,而是穿着居家服蜷缩在频临窗户的角落,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湿漉漉的长发已经将她的面容淹没了。

    看着她的样子我真的无法言语,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碎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反正站在门口的我就是特别的难受,腿肚子都是不由得颤抖。

    “没什么事啊,哪里是自杀?真是瞎扯淡。”

    这时站在我身边的男人满脸愤然的说道。

    “怎么?你还希望她出事吗?你长着一颗什么心?黑心吗?”

    我极其的心烦意乱,当听到男人说出愤慨言语的时候我便怒了,转身就是对他怒吼道,完全就是本能的怒吼。

    “卧~槽,我帮忙还帮出事情了,真他妈扫兴,滚蛋吧你。”

    男人也是个暴脾气立刻就是对我咆哮道,说话间就是拉着他的胖儿子离开了,边跑还边叫骂着,听着他的叫骂,我更加的心烦意乱,我有些不想回头,不想要看到此时郁雪可怜的模样,一想到因为我她才成了这样,我的心就宛如刀割一般的痛,我的拳头不知多少次松开,多少次握紧。

    郁雪的哽咽声让我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即使捂住了耳朵,脑海和心灵都是在混乱着我,我好像已经出不上气了,现在的我好像和她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因为昨天你们全去了我家,心情杂乱,做了错事,将喝醉的你和欧旷达搞的睡在了一起,可是话到嘴边我还是不敢说,更是难以启齿,这样不是人做的事情让我做了,我到现在才明白,我错的多么离谱,我已经成为了道德最下层的人渣。

    “郁雪,郁雪,你怎么了?”

    我最终还是转过了身,看着蜷缩在角落痛苦不已的郁雪明知故问道,我到现在才是真正的明白,我是多么的贱,多么的无耻,多么的道貌岸然。

    可是郁雪完全失去了听力,我的话她没有听进去,当然她没有继续蜷缩在角落,反而是站起了身,胡乱的抹了抹眼泪,然后从苦着脸转瞬变为了笑颜,对我喜笑颜开的说道:“没事,就是我窗台前看到楼下的一只猫被车压死了,我感觉它很可怜,所以我就伤心的哭了。”

    “呃......”

    郁雪显然是不想说出发生的事情,她没脸对我说,可是我也没脸对她说,只是看着晓琰强颜欢笑的面容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了,这绝对对于我来说是最大的重击,郁雪明明很痛苦,还要撒出这么没有营养的理由,对着我美丽的笑着,可是她面前的我值得她如此吗?

    “晓琰,我......”

    “对了,你怎么来了?你不应该去陪着你的父母和你的未婚妻吗?怎么大驾光临的来到我的寒舍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有些不敢相信。”

    郁雪直接就是打断了我的言语,继续刻意的伪装着自己,不想让我看出来她有事情,而我现在到底是该配合还是不配合呢?现在的我又有什么选择呢?没有道德底线的我已经不配站在郁雪的面前让她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了,我在等着欧旷达,只要欧旷达一来我就走,不出现在她的眼前,或许我这就是懦弱的逃避吧?可是除了逃避还剩下什么呢?我对郁雪所做的事情简直是天理不容,被雷劈了也是活该,将深深喜欢自己的女人推入深渊,我都感觉自己真是不寒而栗。

    “我就是来看看你,毕竟你一个人过年很冷清,所以想要问问你,需要不需要买些吃的用的,我去给你买,还有你想吃什么?我马上给你做,看你脸色不太好,一定饿了吧?”

    我也是刻意的伪装着自己,对眼前哭花了脸的郁雪真诚说道,但是说话间我的心都是在抖着。

    “啊?梁家峰,你这是怎么了?一定是神经了,快走快走,我不想看到神经病。”

    郁雪一副惊讶的样子,对我下达了驱逐的命令,她或许现在最不想见到的是我,而不是欧旷达,我被郁雪奋力推着,但是我并不想走,因为欧旷达还没有来,现在走了我不放心,我想想自己也真够搞笑的,明明已经做了无下限的事情,现在却还要装出所谓的好人模样来, 又是体贴的询问,又是关切的做饭,我真是个伟大的演员,直接伟大出了屎。

    “郁雪,别这样,我还不能走,我给你做顿饭,就一顿饭好吗?你一定饿了。”

    我被郁雪推在了门口,但是瞬间抓~住了门框,焦急的对她说道可是现在的郁雪宛如愤怒的猛虎,铁了心是要将我送走。

    “我不饿,不需要你做饭,你快走。”

    郁雪咆哮似的对我说道,可是话语刚落,肚子便是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然而郁雪的神色立刻变了,装出来的愤怒立刻消失不见,满满都是伤感的尴尬之色。

    “你看肚子都叫了,就让我给你做饭吧。”

    我连忙对郁雪说道,劝说她将我留下来给她做饭,我不为别的,只为一份小小的致歉和心安,当然小小的一顿饭根本抵不过我对她做的事情,我感觉我甚是无力,无力的想要昏死过去,这一天天就没有开心的日子,每天就是心烦意乱,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或许已经疯了,只看着郁雪尴尬伤感的模样我将疯遮掩,将郁雪已经没有了力气的手拿开,准备到厨房做饭,直面她我的心情无法平静,我都想要落泪了,所以只能是落荒而逃。

    还算豪华的房屋一直都是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这种气息可以让人心烦和意乱,感觉心不是着急,身体也不是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只是当我踏着宛如棉花一般的地面,走到厨房门口时,我听到了郁雪意味深长且颤抖不已的话语,她的话让我的心瞬间破裂了,四处散发的惆怅气息迅速的回拢,似乎要将跳动的心捏碎一般,我颤颤的停息了步伐。

    “梁家峰,如果一个人不干净了,她还可以坚守一直坚守的爱情吗?”

    郁雪的问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一时间只是陷入了沉默,仿佛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是陪着我沉默了,而且这种沉默快要让我癫狂,我要如何回答郁雪,这句话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可是我没有丝毫的答案,我的脑子彻底的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