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

    当欧旷达满腹疑虑向我询问的时候,一个经过吧台的女人震惊的惊呼起来。

    而我却是颇为淡然却流露苦涩笑容的低头看向了座椅的下方,也就是我的周围,满地都是水渍。

    “梁家峰你丫的真犯贱,让郁雪喝醉,自己却偷偷将酒倒在了地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仅仅只是报复吗?”

    欧旷达听到女人的惊呼,看到我的动作,便也发现了一切的真~相,他的疑惑也就此解除了,确实如他所说我就是将所有的酒都倒在了地上,从而被人当作了尿。

    “这位美女,这不是尿,是酒。”

    我没有立刻回答欧旷达,而是抬头看向身前的女人微笑道。

    而其他围观的人也都各自回归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我这才将目光停留在了将郁雪搀扶在吧台前的欧旷达,面容没有笑容,尽是歉意的说道:“我没有那样的小肚鸡肠,我只是没有办法,你也知道郁雪的坚持,我只有将她灌醉,才能安稳的过个除夕,这是我父母想看到的,晓琰想看到的,也是我想看到的,所以我必须这样做。”

    “啪。”

    只是我话语刚落,欧旷达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脸上,极其的快,特别的匆匆,而且他将郁雪放在座椅上,迅速来到我身边不仅仅只是抽我一耳光,在一众没有归家的人们注视下,欧旷达用手拽住了我的领口,对我愤然道:“因为这个你就故意的激怒她,故意的嘲讽她,明知道她会伤心你还要无耻的继续说,并且因为你自己想要幸福安慰,不惜将一个弱女子灌醉,喝了几乎快一瓶的威士忌,你他妈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这是人做的事情吗?这就是畜生做的事情。”

    欧旷达的脸已经开始扭曲起来,脸颊的毛孔都是竖了起来,显然醉的一塌糊涂的郁雪就是他的逆鳞,他见不得郁雪受到一丝的伤害。

    “我知道我对不起郁雪,我这样做简直连婊~子也不如,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你知道吗?如果郁雪今天或许明天再去我的家里,晓琰就会离开我了,她不会再忍了,所以我必须为自己,从而伤害郁雪。”

    我真诚的说道,除了真诚便皆然都是歉意,对于郁雪,也对于欧旷达的歉意。

    “那你可以想其他的办法啊,为什么要伤害她的心,又伤害她的身体呢?你不知道威士忌后劲多大吗?明天起床她将多么的难过,你就是个混蛋。”

    欧旷达依旧是怒气未消,对我怒吼的说道,欧旷达对于我的愤怒已经到了一个界限,我明白如果我们之间突破了界限,我们的友情也会到了尽头,所谓的破裂都已然是于事无补,我们之间就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变得这样恶劣,甚至是恶语相向,拳头相加。

    “这是我没有办法选择的事,也是必须要做的事,今天我灌醉了她,就由我将她送回家吧。”

    我缓缓将欧旷达抓着我领口的手掌弄开,语气淡然的说道,灌醉郁雪的原因我只说了其一,并没有说其二,反正郁雪必须由我送回家,欧旷达也不行。

    “不行,你已经伤害了郁雪,你不能将她送回家,要送也是我送。”

    欧旷达连忙就是退回到郁雪的身前,满脸怒意尽是防备的对我说道,显然是一丝一毫都不愿妥协。

    “欧旷达,就你现在还能送郁雪吗?喝了这么多酒,不仅车不能开,而且威士忌后劲大,如果过十分钟后,你的酒劲上来了,浑浑噩噩了,又或是随着了,谁来照顾郁雪。

    别看欧旷达现在还可以讲话,站立,但我看他的脸已经是红成了猴屁~股,已经如同一棵随风飘动的小草一般摇摇晃晃起来,用不了十分,他必定要昏睡过去,毕竟在喝威士忌之前,他已经喝了几瓶啤酒了。

    “我......”

    “好了,我将郁雪送回去就行,然后我就回家过年了,不会出什么事,到时候你再照顾她,陪她过年。”

    欧旷达一时间说不上话来,我便一步到位的说道,说话间就要上前搀扶醉意浓浓,但低声言语的郁雪,她在说着酒话。

    “行,不过我坐你的车到郁雪家。”

    欧旷达急匆匆说道,而且先于我将郁雪抱起,一只拿着郁雪包包,就要离开。

    “卧~槽,我怎么也是你的兄弟,你还这样防着我?我家里有的美娇~娘,你还怕我惦记你的女人不成,至于这样防备吗?”

    我对已经迈开步子走向酒吧门口的欧旷达愤然道。

    “郁雪不仅仅是我的回忆,更是我的挚爱,我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你梁家峰也不行。”

    欧旷达背对着我,融合着伤感歌声对我说道。

    而我听着他的示威言语,警告语气,只能苦着一张脸暗暗的叹息,兄弟就是这样离心离德的,就是因为这种错乱的爱情,我有时候想象如果这个世上没有爱情那该有多好,可是这只是想象,所遇到的事情还得咬着牙,挺着胸膛去面对。

    在离开酒吧之前,我回头看了看有些凄凉的酒吧,仔细的观察了观察,并没有看到殇的踪影,看来他已经脱离了爱情的苦难,已经修成了正果,这个酒吧也成为了他的回忆,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个文化特色,希望可以一直延续下去,让许多孤独寂寞伤感的人可以有一个暂时的归宿,不用在意别人眼神伤心哭泣的人,当然这个地方只欢迎那些身体不寂寞,心孤独的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地方,如果成为了所谓的约‘炮’场所,就是污染。

    说好的一个小时回家,现在已经是四十五分钟了,看来我要迟到了,不过年夜饭会吃的晚些,我必须要求证一件重要的事情,我驱车带着沉睡的郁雪和已经上下眼皮打架的欧旷达行驶向郁雪家的路。

    除夕夜虽然是依旧沉重的,但所谓的黑暗终究敌不过过年的喜庆,杭州作为发达城市,打造的过年气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回家路上随处可见的特色装扮,当然大多数都是红色的,毕竟这些代表喜庆,整个路面都是洋溢着合家团圆的气氛,只是坐在一个没有暖气,噪音极大的2000中,我的心情好不起来,为了保全自己做一个恶人,这不能是我。

    从后视镜看着靠在后座上脸色难看,极其痛苦的郁雪我终究是有些不忍,而且仅仅行驶五分钟的时候,郁雪便是痛苦壮烈的大吐特吐起来,而让她这样难受的人就是我。

    欧旷达护在郁雪的身边不只一次的怒骂我,一字一句的混蛋宛如一个怨妇骂自己的男人,让我无法反驳,终于在刚才,也就是2000行驶十五分钟的时候,欧旷达浑浑噩噩的睡着了,片刻就是打起了呼噜。

    看着二人熟睡的模样,我有了一个想法,一个不敢想,又特别恶俗的想法,但我瞬间就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