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今天就破个例吧

    看看空寂的客厅,再也找不出任何的喜庆,客厅宛如我的眉头一夜昂已经皱了起来,墙壁上的钟表让我心烦意乱,最终还是逃离了简易的家,准备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明白李清书和郁雪,开车走在路上我就难免的头疼,太阳穴已经憋屈不已,简直快冒血了。

    首先我得解决李清书,她也是被我伤透了,我现在还要去补一刀,也真是醉了,这和上次让她和晓琰解释误会有一比了,我躲她还来不及,现在要送上门去。

    我即是轻车熟路,又是陌生不已的来到了别墅区,看惯了贫乏小院的过年情况,来到豪华的别墅区又是一片不同的过年的气氛,这里也是张灯结彩,每家别墅门口都是一辆辆豪车,那灯笼更是硕大无比,下午也算过年的间歇期,有些平静,我驱车停在了李清书的家门口,我想她应该在家。

    只是将车停在她家门口,我没有立刻下车,而是掏出烟盒点燃一支烟,望着已经翻新的墙壁,看不到了曾经我不甘写下的那几个大字,现在回想几个月前的情况,真是不敢想,几个月我就变了心,也算是个朝三暮四的男人了。

    我凶猛的吸尽了一支烟,将烟头随意的扔掉,猛吸一口凉气,抖擞抖擞身躯下了车。

    来到她家铁门前,发现唯独她家没有一个灯笼,显得很是孤寂,没有半分喜气的气氛,冷冷清清,让我感慨万千。

    望着二楼的窗口我看不到她的身影,轻轻推开充斥冰冷的黑色铁栏门,很轻易的走进了她的院落,她竟然没有锁门,我走在冷清的院落竟然有种感觉,李清书猜测我会来,她在家里等着我。

    院门没有锁正常,家门没有锁那就是不正常了,看到双扇门岔开着一条缝,我同样轻轻的推开,蹑手蹑脚的走进家中。

    我有些鬼鬼祟祟的没走几步,便是看到了坐在诺大客厅的李清书,发现她穿着薄薄的纯白线衣躺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高高矗立的红酒瓶,她在喝酒,借酒消愁。

    我没有再向前,呆呆地停在了原地,看着好像已经醉了的她,看着她,看着熟悉的客厅和沙发,我难免想起了曾经的夜晚,激吻的瞬间,想着想着我的心越发的沉重,但仅仅片刻我便打消了曾经的思绪。

    “你来了?”

    当我停滞在原地分毫不进的时候,李清书的声音响彻在了空寂的别墅中,诺达的别墅显现了她声音中的落寞和哀伤,我真是不想听到这样死气沉沉的言语,曾经的她多么的盛气凌人?可是经历了凌超的伤害,我的无情彻底的让她转变了,变的颓废不堪,喜庆的过年还需酒精的麻醉。

    “你知道我要来?”

    我语气沉重却低声的询问道,那么一丝的惊讶实在敌不过所谓的沉重。

    “算是吧,不然我也不会在家喝着酒却敞开着大门和家门。”

    李清书轻声说道,语气都是有些不稳,苦涩越发的浓重,但她没有看我,而是继续喝着酒,更是直接拿起酒瓶狂灌起来,那种喝酒的姿态让我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抖动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你怎么确定我会来找你?说实话我现在巴不得见不到你。”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着一种很平静的状态,用一丝丝,一点点疑惑向她询问道。

    李清书放下了酒瓶,扭头看向了我,只是当我看到她的正面时,我的心震动了,更是沉了下去,李清书此刻的面容是绯红色的,我知道这是酒精的缘故,她的面容有很清晰的泪痕,眼眶更是红肿不已,我知道这是我的缘故,她哭花了妆容,却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只是那份颓废与愁容真切的映入了我的眼底,又是一步,被她的褪色眼眸盯着,我再次后退了一小步。

    “感觉。”

    李清书看了我好一会儿,只轻轻吐出俩个字,简单不过却蕴含太多的感觉,让我长呼一口浊气,然后用手掌颤颤的拿出杂牌烟盒,抽~出一根白身黄头的烟,吃在嘴了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了裸~露烟草的部分,沉重的吸了起来。

    我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被李清书收入眼底,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愤然,毕竟在她的家里是允许吸烟的。

    我吸着烟转过了身,我实在不想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我现在的脑子很乱,都不知道做些什么?只是知道要抽烟,即使不喜欢抽烟,但我需要。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家里不能抽烟吗?”

    李清书终究还是向我质问了起来,只是这种质问有些软~绵无力,察觉不到任何的愤然气息,我现在竟然希望她可以愤怒的叫骂我几句,而不是这样的柔弱。

    “今天就破个例吧,再没有以后了。”

    我努力演绎着一个无情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墙壁对她说道。

    李清书没有再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神色又是如何?只是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仿佛我没时间抽烟一般,这种急促我也不知道为何?

    燃着火星的香烟终究会燃尽,只剩下了黄灿灿的烟头,可是我却不知,直到烫到了手,我才是慌乱的将烟头扔掉,带着痛楚感狠狠地踩灭了烟头。

    “你还是这样没有素质,找不到垃圾桶吗?你看看多么明亮的地板,都可以当作镜子了,你却用烟头烟灰玷污了。”

    这时沉寂了一只烟功夫的别墅再次响彻起了李清书的声音,似乎有些怨言,不过很弱,弱不禁风的弱。

    “是啊,我本身就是个乡下长大的人,习惯了这样的没素质,有些习惯或许永远都改不了。”

    我终于转过了身,看向了李清书,这个时候的李清书不再像刚才那样散漫,已经是端正的坐在了沙发上,摇晃着红酒杯,而我则是面露灿烂的笑容对她说道,只是心中却是真实的苦笑着。

    “是啊,当初你用手抓饭我现在也是记忆犹新,久久无法忘怀,虽然那样的你很丑,可是现在想想我却可以笑的出来,不是嘲笑,而是微笑。”

    李清书猛然的将杯底残留的红酒喝进嘴里,面带迷人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

    只是她的话让我一瞬间想起了曾经用她洗澡擦身体的毛巾擦脸,擦嘴,让我难免有了一丝的笑容,一种自嘲的笑容。

    “你在笑什么?”

    李清书放下脚杯,疑惑的向我询问道,精致的脸没有一点的生气,虽然有红晕但那全因酒精。

    “我想起了体现我最为没素质的事情,就忍不住笑了。”

    我说话很轻,或许是尽量让自己轻松,因为我知道我今天不能说重话,需要慢慢的和她商量,慢慢的用尖刀切割她,慢慢的给予她痛苦,或许这样的痛苦要比一刀了解她更狠辣。

    “你过来说说什么事情?我要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