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我也会嫁给你

    “冰冰你咋这么讨厌呢?说些流氓话又肉麻的话,真是越变越坏了。”

    晓琰眉毛上扬,白了我一眼,愤然的对我说道,而且挣脱开我的手掌,偏头看向了一边,也是学会了口是心非。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走吧,回家。”

    我哈哈大笑的说道,说话间就是踩动了油门准备离开,即使烦心事再多,我也过个好年,和家人一起幸福的吃那么几顿饭,尤其是年夜饭。

    “等等,先别回家,先去国贸商场。”

    晓琰突然偏头对我说道。

    “为什么?”

    “为什么?冰冰你是不是傻啊?大过年的不买一身新衣服,难道就穿着你这身不知穿了多久的旧衣服吗?”

    晓琰看着我,看着我身上穿着的杂牌棉衣,颇为无奈的说道,显然刚才抚摸~我的衣衫就是已经想到了这些,让我买新衣服。

    “额,怎么大个人了,还讲究小孩子的习惯吗?我这一身除了裤子外都是前几个月买的,也不算旧,不要买了,还是回家吧。”

    我尴尬了片刻,但还是很倔强的不买,前几个月买的衣服也是新的,没必要,现在正是攒钱用钱的时候,在杭州买这么一身过年衣服不得好几千,我一个月工资才五六千,太奢侈。

    “新年新气象,有了形象才有气象,到时候竞选总监也会有好运,不买不行。”

    “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买不起,你没看开的车都是而二手没有暖风的车吗?穿衣服都是地摊的,我不是不想买,而是我需要钱,现在攒一分是一分,汤姆眼看着上小学需要找个好学校,父母也年岁大了,而且我得攒钱娶你了哇,要是我大手大脚乱花钱,我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你的父母,和你的父母吃上一顿饭了。”

    我一口气道出了心声,话语中也是有些怨言,我相信晓琰也能听到明白,压在心口还是不舒服,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晓琰看着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面容细微的转变起来,不过也仅仅是片刻,微张红唇对我说道:“冰冰,我知道你很难,你也认为你自己很穷,很想成功,证明自己,但这些都不重要,倘若你成功不了,就算一辈子都是一个小职员,我也会嫁给你,你不要在心里多想,还有现在是过年,一个生活在农村的人都有新衣服穿,改头换面,你生活城市里怎么能不买呢?我给你买,不花你的钱,你留着给伯父伯母汤姆买点营养品好吃的。”

    晓琰很郑重的说道,真诚温暖,字字句句都是冲击着我的心头,看着她黑色的眼眸,心中暗暗想着,我或许误会她了,晓琰依旧是晓琰, 还是知书达理,处处为我着想,一切以我为先的晓琰,她绝对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嫌弃我,没有告诉她的父母,如果是这样,在我只是个小职员,甚至心里只有李清书的时候就不会追求我,我的想法有些想当然了。

    “谢谢你。”

    我轻声说道,即使我的感谢很是见外,晓琰不喜欢,更不想听,但我还是要说,这一声谢谢不仅仅只是刚才晓琰话语所叙述的事情,而是感谢晓琰自从遇见我对我所付出的一切,感谢她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给予不同意味的温暖,感谢她在这一年一度的除夕陪着我过年,这一声谢谢很颤抖,也很沉重,话语一出我便开车转了弯,准备去国贸,而晓琰对于我的感谢并没有多么激动,反而是很平静,看着我整个倾城的脸颊都是爱的笑容。

    晓琰花了三千多块给我买了一身新年衣服,算是让我的精气神翻了一翻。

    “伯父伯母,昨天我有点事着急的走了,真是对不住。”

    晓琰走进门,我的老爸老妈迎在门口,晓琰满满歉意的向他们二老道歉道,而且还很真诚的鞠了一躬,让本来还有些神色不好看的媒婆老妈神色瞬间松弛起来,而老爹更是主动的接过晓琰手里提着的东西,同时对晓琰慈祥的说道:“没事,事情为先,今天来了就好,真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姑娘。”

    革命老爹那张老扑克牌脸都是笑意无限,显然是对晓琰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很满意,褶皱起的皮肉都是青春无比。

    “老爸,这是晓琰专门给你买的养生酒,您老平时喜欢喝酒,不过太伤身体,所以就特意买的黄金酒,还有老妈,这是晓琰给您买的皮草,我说别买这么奢侈的衣服,可是晓琰不听,执意要买。”

    当老爸老妈笑意盎然的时候,我借机将手中的黄金酒和昂贵的皮草递向了老爸老妈,让他们笑意浓浓的脸瞬间震惊无比,毕竟皮草不是一个农村人可以买的起的,我的老妈也是爱美的女人,即使现在已经是四十多了,只怪她生在了农村,住在了农村,不能时髦昂贵的穿衣服。

    现在晓琰很奢侈的给她买了一件皮草,那绝对对老妈是惊喜无比的事情,看着老妈颤颤的接过我手中的皮草,老爸接过同样昂贵的黄金酒,还有一个名牌打火机,我满是愧疚,我这个当儿子的没有给他们买过他们最喜欢的东西,可是儿媳妇却是率先给买了,而且都是不眨一下眼睛,简直就是土豪的手笔,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心意,证明晓琰很在乎我的父母,很想要处好关系。

    “晓琰啊,真是破费了,伯母真是不能收,这皮草太贵重了,而且我是个乡下人根本穿不出去,太招摇过市了,你还是退回去吧,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价格多少钱,但一定很贵,不然农村人也会人人皮草了。”

    媒婆老妈一脸笑意的看着晓琰,将手中的皮草颤颤的送还给力晓琰,看着老妈想要却不能要的模样与眼神,我真是一丝一毫都开心不起来,我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无数遍,骂我这个连给母亲买皮草都买不起的混帐儿子。

    “对啊,晓琰这衣服太贵重了,你伯母不能收,而且这个打火机肯定也很贵,我平时用塑料打火机就好了,你也拿回去退了吧,你也是个年轻人,买的东西很多,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不能这么破费。”

    不只只是老妈,连一贯不爱说话的革命老爸都是谢绝起来晓琰的好意,苦口婆心的说着,老爸老妈的神色中满满都是所谓的感激和欣赏,这点我绝不会看错。

    “伯父伯母,我给你们的是心意,说钱就见外了,你们就收下吧,不收下你们就是拿我当外人,我还是回家过年的好。”

    晓琰将手伸了出去,却是不去接,而是将递出来的皮草推了回去,同时佯装严肃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