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疯了一般的女人

    “李清书你到底要干什么?难道那天没有和你说清楚吗?为什么还要这样?你这是自取其辱吗?难道你被晓琰骂上很开心吗?我已经不爱你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而现在的你需要回到从前的那个你,明白吗?”

    见她一直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我,我只能苦口婆心的对她说道,我站在遥远的距离,没有所谓的遥相呼应,只有越走越远的结局,曾经的爱着的人只能是匆匆过客,藏在回忆之中就好。

    可是李清书没有回应我,而是迈开步子缓缓地向我走来,面容依旧是波澜不惊,有些深不可测,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或许是说些什么?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她,而不是迎着她微笑走去,迫不及待地情绪已经消失。

    很快她走到了我的身前,没有说话握住我的手腕就走,让我不免疑惑起来, 更是惊讶的询问道:“你要干嘛?”

    “带你去个地方。”

    李清书沉重说道。

    “我不去,我要回家,我的父母来了,我要陪着他们。”

    我连忙拒绝道,这大半夜的还是和她单独相处的好,而且必须要保持距离。

    可是李清书变了很多,可是唯独这个霸道的劲没有变,不言语,很用力的继续拉扯着我,我心里简直是愁出~水了。

    “你放开我,听到了吗?男女授受不亲,我和你应该保持距离,快放开。”

    我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奋力的挣扎起来,边大声吼叫着,我很用力,迅速便是挣脱开了她的手掌,可是片刻,李清书这丫的凶狠的转过身盯着我,简直是想要杀人,那目光配合的深夜真是无言言语。

    “你要干什么?这是什么眼神?难不成不和处对象,就要干掉我吗?”

    她这样看着我,我有些心悸,当然更多的还是尴尬,便说一些幼稚的言语,然后转身就准备逃离,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可是事与愿违,李清书竟然速度极快的用手擒住了我,将我的手臂别在了身后,疼的我大叫,迅速将身躯放下倾着,减弱一下疼痛。

    “卧~槽,你个疯女人,你到底要干嘛?放开我。”

    我有些莫名其妙,背对着她,却偏头朝着她怒吼道。

    可是这丫的聋了,又或许是哑了,不说话,却是直接用力,好不容易减弱的疼,再次汹涌起来,疼的我冷汗直冒,只能示弱的求饶。

    “好,好,好,我和你去,不管去哪儿我也去,你能别用力了,继续下去我胳膊就断了。”

    我的求饶,让沉默的李清书减弱了劲道,然后膝盖顶了一下我的屁~股,而我明白李清书的意思,只能懊恼尴尬的俯着身走向她停在路面的座驾,我现在不是想挣脱,而是想尽快上车,那样就不用被别着胳膊了。

    就这样我被在一个女人在家门口给挟持了,然后用所谓保证安全的安全带束缚住,被开车拉着上了夜路。

    深夜的寒风汹涌的刮着,如同澎湃的海浪快要将我淹没,李清书简直是疯了,现在的车辆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迈,而且丧心病狂的将车窗都打开,让外面游荡的风狰狞的潜入了车中,自从坐入这辆霸道的路虎车中时,我就没有感受到所谓的温暖,被安全带狠狠的束缚着,我快被宛如利刃的狂风席卷的渣都不剩,我刚开始还能把持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渐渐的,当李清书将车越开越快时,我就忍受不了了,内心彻底崩溃了,情绪已经到了扭曲的状态,大声的狂叫着,喝着锋利的风,露着惊惧的面容。

    “李......清书,你他妈疯了吗?能不能慢点,然后关上窗户,你不冷吗?变~态。”

    我朝着笔直的坐在驾驶位上的李清书艰难的大吼道,可是就算是海浪汹涌狂风大作,李清书也依旧是一个样子,波澜不惊。

    不管我怎么的大吼,她都无动于衷,我真是不知道她要干嘛?难道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我觉得她疯了,彻底的疯了,我简直是越来越猜不透她了。

    以一百多迈快二百迈的速度疯狂的行驶了十几分钟,才是停下了车,可是就算停下了车,我也是睁不开眼睛,迎风泪简直是太强大了,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心更是悸动不已的跳着。

    “到了,下车吧,你看你那胆子,真小,还是个男人吗?”

    李清书充满淡然更是带着一丝嘲讽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是听到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她下了车,而我则是在黑暗中继续沉寂了片刻,才是缓缓睁开了眼睛,用手胡乱的擦着面容的同时,观察着我到底来了哪里?看看是不是所谓的黑暗工厂?

    可是看着来到的地方,我真是有些触景生情,这个地方的许多回忆涌上来心头,想到了我化为鬼面揭开面具的画面,想到了李清书愤怒伤心暴打我的时候,想到了她将吉他扔进西湖中的场景,想到了我即使不会游泳也不管其他的跳入湖中的疯狂,这些回忆和画面让我的惊惧消失,可是却加重了难言的伤感,让我想起了那把还未开封的吉他。

    我曾经说过,也想过,只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打开那把尘封已久的吉他,而现在看来没有机会打开了,也不会打开了,就让它永远的尘封吧,和曾经的爱和过往一样,彻底的尘封。

    我抖擞了抖擞身躯,看着李清书拖着单薄的身躯,走在寒冷的深夜中,看着她走上熟悉的桥头,我摩拳擦掌也难以想明白她到底要做什么?

    而当我越来越疑惑,不准备下车时,看到了李清书走上桥头, 矗立着,疯狂的风吹起了她及腰的头发,而且看那架势像是要到西湖走一遭,虽然现在的西湖结冰了,但是过年的时候已经没以前那么冷了,上去掉了冰窟窿里就遭了。

    来不及多想我便匆匆打开车门,下车跑向了桥头的李清书,同时急切的大声吼道:“李清书你个疯娘们要干嘛?别动,不然掉进冰窟窿里没人救你,老子不会游泳。”

    连喊带叫,我迅速来到了桥头,风狠狠萧瑟着我的脸颊,仿佛要将我毁容一般,深沉的月夜给予了我很好的视觉感,该死的天气却是冻的我笨手笨脚,在李清书一条腿跨上桥沿之际,我迅速拉住了她的衣角,一把就是扯下了她,她一声惨叫,她有些重心不稳,便向后倒了下来,直接就是躺在了我的身上。

    然而我躺在了桥头之上,不对应该摔在了冰冷的桥头上,快要午夜的西湖就这样演绎了一场狗血的暧昧。

    我潜意识的抱住了李清书,我躺在桥上,她躺在我的身上,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热气,这意外的情况让我蛋疼不已。

    这样沉默的保持了片刻,我便急忙说道:“你丫的不准备起来了吗?很舒服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