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她的因为我的因为

    在我话语落下时,三俩步的距离很快便是走尽了,我和她擦着肩走过,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她加重的气息,可是我依旧是冷着脸,不管如何,我都必须冷着脸,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妄想。

    当我即将要开门的时候,变得沉寂的李清书开口了,可是我却不想让她开口,情愿她是一个哑巴。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说没事就没事吗?没事我来这里冻着干嘛?我傻~子吗?给你,这是华联超市的合同,我给你说好了,金木以后的产品能够在华联超市的杭州分店流通,看看吧,看看签了字就好了。”

    李清书颇为幽怨的说道,让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停下脚步,伸出的手掌缓缓的从门把上收回,脸色已经是剧变,所谓的无奈越发的浓重,李清书永远都是这样,她生活在上层社会,一直都低头俯视着下层社会的人,父母亲人对她的言传身教,想当然的认为下等人都会看重代表利益金钱的机会,这样别人给施舍的机会,这种可以换取成功的机会,但她不知道,我最厌恶这种施舍,高贵的品格谈不上,只是因为我是个男人,而李清书是个女人。

    我缓缓的转身,看向了李清书,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看着她递出的文件夹,我的手掌胡乱的张牙舞爪起来,心中苦涩与无奈,但表面便是依旧冰冷,对她淡淡说道:“李总,你这是要干嘛?我有什么理由拿你做好的晚餐?”

    “因为你是我喜欢的男人,因为我想要看到你入海为蛟,升空为龙,因为只有你成为了蛟龙。”

    “只有我成为了蛟龙,才能配的上你,配的上你的喜好是吗?”

    我直接打断了李清书三个因为的霸道言语,看着脸色发青的她,冷笑不已的反问道。

    “对。”

    李清书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扭扭捏捏,也没有所谓的默认,而是直接的承认,她喜欢人的方式,追求人的方式太让我感到无奈,真的和一般的女人不同,一句因为你是我喜欢的男人尽显她的霸道,在之前我或许没有察觉她有多么霸道,大多只是高冷,可现在她不再隐藏了,完全是在活着她自己。

    “呵呵,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包养吗?你觉得所谓的势力,所谓的金钱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你想要的爱情,搞到想要的人吗?你以为爱情是东西?你以为得到它就如谈成一笔买卖那样轻松?李清书,我对你无话可说,你走吧,你的施舍我不想要,和今天谈的超市合作我是一个想法。”

    我的冷笑没有消失,依旧保持着淡然的语气对李清书坚定的说道。

    “你怎么就不开窍呢?男人是什么?男人就是顶天立地的存在,你要永远都这样碌碌无为吗?你要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可是你却不领情,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已经告诉你了,这不是施舍,而是机会。”

    李清书现在的热心让我有些接受不了,而她的感情观,生活观更是让我无法接受,我直接夺过她手中的文件夹,在李清书流露震惊的神色的同时,我将所谓的机会扔在了楼下,简易的住宿楼方便了我的舍弃。

    在文件夹撞击着寒风飘零下落的时候,对曾经深深爱过,爱的癫狂的女人愤然的说道:“就冲你这样的言语,这样的想法,这样的爱情观,我们就不可能,曾经我确实爱过你,很爱很爱,爱到盲目,爱的愚昧,当然我不后悔,可是现在我走了不同的路,有了属于我的幸福,我感到庆幸,上一次已经和你说了,我们绝对不可能,因为我是个男人,而不是一个孩子,需要你的培养,因为我是个男人, 不是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需要你的施舍,你明白吗?告诉我,你明白吗?”

    我的语气越来越激烈,声线越来越高,到了最后甚至低吼了起来,邻居的‘呻’吟声都是淹没了下去,或许我表现的有些疯狂了,我的表达或许吓到她了,她的脸色满是震惊,更是惊吓,然后就是呆滞,呆呆地看着我,早已经红~润的眼眶更加鲜艳,泪光已经汹涌的闪烁起来,那种带着震惊的委屈,或许会触动我的心,但我会克制荡起的涟漪,对于眼前美丽的她来说,就算是天仙也和我无关,就算她哭肿了眼睛,哭花了脸也不会和我有关联。

    我转过了身,毅然决然的转过身迅速打开门,走进了房间,扑面而来的温暖却融化不了我被冰冷冻结冰封的心脏,她为我做的一切,我心领了,但只是心领,再没有其他。

    走进家中,关门的瞬间我停顿了片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我和李清书相隔于一扇质量并不高档的门,我紧紧地靠在门上,仰望着灯光照亮的房顶,我的头越抬越高,灯光刺的眼睛疼,疼的竟然想要落泪,而就在这时,汤姆的声音响彻起来,打断了我深陷情绪的状况。

    “father,你怎么这么晚才进来啊?你干嘛还和那个坏女人交往呢?以后不许和她交往了。”

    我低下头,看着满脸郑重的汤姆,听着他不容反驳的命令言语,我突然笑了起来,摸着汤姆的脑袋,笑容满满的说道:“不会了,我们不会交往了,但你也不许骂人,不然我打你屁~股。”

    “恩。”

    汤姆很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缓缓的牵起我的手,再次贴心的说道:“father,不要伤心,郁雪阿姨经常对我说,明天会更好,我们要说明天你好。”

    “明天会更好,明天你好。”

    我被汤姆拉着,走着,喃喃的说着。

    ......

    再有一天就要过年了,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晓琰重新回归了我的家,重新归来的她恢复了往日的风采,眉宇间都弥漫着淡淡的笑意,我数次询问她到底有什么开心事,但是她就是不说,只说没有什么事,只是和家里人吃了几顿饭,然后同意我在外面过年。

    晓琰要和我过年,让我很惊喜,只要汤姆对于晓琰的看法可以改观一些这个年肯定能够过好,这是我所希望的事情。

    不算高档的住房,我和晓琰,汤姆三个人开始了装饰,既然要过年了,怎么也得喜庆一些。

    而就在我为房门贴福字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彻了起来,我将倒挂的福字贴了一个角,然后拿出了手机,发现是郁雪打来了,看到来电显示,我便明白这娘们又要提要求了,理由就是我欠她的......我有些无语,怎么就惹上这么个人物?欧旷达你就不能给力点吗?尽快降服了她,我就不用跑腿了,大过年的也不省心。

    我拿着手机,听着铃声,感受着震动心中无奈的想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