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 超然五路

    听到我的话语,充满憧憬的郁雪,面容有了雨水掉入湖中荡起的波纹,她紧紧拉着汤姆的小手,看着来往的车辆,望着一辆不是我们所等待的7路公交车,坚定的说道:“我相信我不会放弃的,我的情绪不会变,而这条路,第一次这样行走的路面也永远是条无情绪的路。”

    郁雪的嘴唇微张又马上合上,让我回想起了她在医院中所说的话语,一个坚持了许久的爱情,一个认定了一生的人,而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我呢?可是我和她并不相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味的坚定就是不自量力的妄想,身上所绽放的光明色彩终究会蜕变,变为黑白。”

    我同样看着这辆缓缓行驶而来的7路公交车感慨万千的说着,说着她,也在说着我自己,看着7路公交车,不算太拥挤的车厢回想起了自己曾经所做的种种,所想的一切,寒风显现了汽车尾气的飘荡,也加重了我对于曾经的感怀,和那个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模糊。

    “只有妄想了才会去勇敢的追求,追求这条最为美好的路,多少个日日夜夜憧憬的时刻,梁家峰,我们也闲来无事,一起为这条矗立着满满路灯的璀璨之路取个名字吧。”

    郁雪继续保持着一种‘姿’势,用同一种语气对我说道,她的言语已经表明,就算我不取,她也会取,但她希望我来命名。

    看着停在我们身前的7路车,看着上车下车的人们,但所散发的感受却是完全不同,上车的人瑟瑟发抖,下车的人红光满面,但也有一点是相同的,就像我和郁雪,对于对方的情绪和认知是不同的,但所谓的妄想却是相同的,不管上车还是下车,所有的人都特别的焦急,而我和郁雪一直都为所谓的妄想煎熬着内心。

    “你刚才说这条路是无情绪的路,也希望一直都是,那既然是无情绪那就是超然一切,就如和尚不娶媳妇,不吃腥一样,所以可以叫作超然,但是如果叫作超然路的话有些太崇高了,不接地气,路就是普通的,普普通通走完一生。”

    我感同深受的表达,其实我也想为这条路取名,就当为我所希望的希望取名一样。

    “现在这辆崭新却披上黑色袈裟的7路公交车已经起航,去往下一个站牌,拉下一群瑟瑟发抖的人,送另一群人回家,也算是和这条路有缘,所以就叫超然7路吧,怎么样?”

    见郁雪在思考,也像是在等待,我便继续说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我的决定,郁雪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望着远方,而这个时候汤姆却是很配合着我,附和道:“有007中的7,好好好,就叫超然7路,father真有才。”

    汤姆的配合让我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也觉得自己很有才,但只是给这条路取名了又会如何?只是一个纯粹的念想罢了。

    “不,这个名字不好。”

    郁雪突然冷不丁的对我说道。

    “额,不好吗?那你来取吧。”

    我有些没想到她竟然会觉得不好,完全潜意识的向她询问道。

    而郁雪则是望着渐渐行驶而来的公交车呆滞着,完全可以当作助力的寒风为郁雪助力着那份美丽,只是这份美丽多了一份寂寥的感觉。

    “你说我们的家......不.....我的家在安然小区,那我们就得坐这辆即将停在我们面前的5路公交车,直接在超然的后面加5不是更好?顾名思义这条路和这辆车已经融合在了一起,而通往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所以就叫超然5路吧,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比你更有才呢?大作家?”

    “......”

    取好名字后,郁雪的心情好像更好了,坐在5路公交车上嘻嘻哈哈着,和汤姆很是开心,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欧旷达特意找好的家中,很不错的俩室一厅,欧旷达真是用心了,可是他的好,郁雪不知道,将所谓的好加在了我的身上,让我真的受之有愧。

    汤姆一进门便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四处乱跑起来,我警告他慢点跑的同时来到了双开门冰箱前,这个冰箱好像是崭新的,难道欧旷达一下午的时间就叫所以的家具电器都买好了?这是什么速度?

    我震惊之余打开了冰箱,我便再次陷入了震惊,这丫的真是土豪,说是把所有的东西都买好了,真是他娘的都买好了,双开门冰箱那可是相当大的,我都没有用过,不过看到电视里土豪家庭中用过,而就是这样大 的冰箱,欧旷达买的吃的将其生生的塞满了,而且在我开门之际,一包娃娃菜悲惨的掉在了地上。

    在我蹲‘下’身捡起娃娃菜的时候,一个满是欢喜的声音响彻在了有些冷清的房屋中,高挂房顶的奢侈吊灯都是更为的璀璨,只为衬托她的开心与欢喜。

    “梁家峰,你把我喜欢的东西全买好了?”

    听着惊喜甚是惊吓声音我走向了传出声音的卧室,俩大步,三小步,我便是来到了卧室门口,推开敞开的门,看到了拿着女士卡通白色棉帽的郁雪,感受到了她的喜悦,看到这个帽子我特别的熟悉,简直简直是太熟悉了,而当我看到摆放在‘床’上的其他东西,我再再次的陷入了震惊,心形巧克力,一束用塑料管折成的花色玫瑰,永不凋谢的玫瑰,还有刘德华的海报,还有各式的冬季衣服,我难以想象这一切是真的,我怎么会看到这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还是欧旷达给郁雪买的,而且刚才郁雪说这是她喜欢的东西。

    我的手颤颤的抖动起来,呼吸更是急促起来,平稳跳动的心加了一倍的速度,让我的脑海掀起了一片的浪潮,中规中矩的房间仿佛刮起了疯狂的沙尘暴,让我不断的后退着,眼睛之中或许早已经有了泪光的闪烁,质量不算上乘的裤子被我用手紧紧的抓着,仿佛片刻就要被撕裂。

    这时郁雪拿着纯洁如白雪的棉帽偏身看向了我,很惊喜,很开心,但是看着我片刻,神色又是剧变,变得琢磨不透,而我则是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向她颤颤的询问道:“你说你喜欢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你喜欢的?”

    “没......不是,你一定是听错了,不是这样的。”

    郁雪努力否定着一切,猛然的摇头示意着,只是她所谓的惊喜瞬间消失了,满满都是惊吓,可是我不在乎这些,我只在乎为什么这个房间会有这些东西?

    ”你刚才明明说了,你明明说了这是你喜欢的东西, 快速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喜欢这些东西?“

    ”听到了吗?你快说?“

    我冲上前‘抓’住郁雪颤抖的双肩愤然的质问道,心简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